-

正在這時,赫司堯轉身,目光冷冷地看著林又,那雙眸似乎要將人吞噬一般。

似乎是看出赫司堯生氣了,林又唇角勾起,目光挑釁地看著他。

然而下一秒,赫司堯忽然笑了,“林總似乎對我的事情,格外的關注啊!”

“關注談不上,主要是赫總的手段,令人脊背發涼!”林又道。

“既然如此,那你最好彆惹我,否則我不止讓你脊背發涼,我會讓你骨頭都顫抖!”赫司堯看著他一字一頓地說道。

屆時,林又眯起眸,怒視著他。

“還有……”這時,赫司堯嘴角揚起一抹邪性的笑,“既然你這麼心疼,那就由你去英雄救美吧,祝你們永結同心!”

說完,收起目光,轉身拉著葉攬希跟小四朝裡麵走去了。

大寶跟二寶看著,眉梢挑挑,也轉身跟著走了進去。

而林又則是站在外麵,看著他們的背影,目光愈發的幽深。

……

另一邊。

電梯裡。

赫司堯下顎線緊繃,周身的氣壓都很低。

這時,小四伸出手輕輕的拽了一下他的衣袖,小心翼翼的問道,“爹地,你在生氣嗎?”

很快,赫司堯斂起情緒,垂眸看著小四,勾唇開口,“冇有啊,大獲全勝還有什麼好生氣的!”

聽到這話,小四這才鬆了口氣,不過看著他,還是忍不住說道,“確實,小林叔叔氣的臉都黑了!”

赫司堯冷冷一笑,“這是他自找的!”

這時,小四努嘴,嬌嗔的說道,“還有啊爹地,人艱不拆,你就算跟哥哥打配合演戲,是不是也應該想一下我,我都拒絕人家了,你非要那麼說,搞的我很尷尬耶!”

說起這個,赫司堯唇角揚了起來,“是爹地的不對,下次我會提前通知你的!”

“纔不要有下次!”小四說。

赫司堯唇角忍不住揚起,心情還算愉悅。

這時,大寶看著他開口,眉頭輕蹙,“所以,林又說的是真的嗎?”

赫司堯看向他,想起什麼似的,目光幽深,“什麼?”

“林又說,你把那個女人送進去了,這事兒是真的嗎?”大寶問,這事兒在他看來,還是很詫異的。

赫司堯思忖了片刻,開口,“你說呢?”

大寶蹙眉,剛要說什麼時,赫司堯唇角揚起,戲謔的看著他,“你再叫聲爹地,我就告訴你!”

大寶,“……”

說起這個,他的臉刷的一下紅了。

當時就是為了打配合給林又看,完全就是下意識的開口而已……

冇想到赫司堯竟然還記得。

這時,大家好像都反應過來了,目光齊齊的看向大寶。

大寶的臉,從臉頰紅到了耳根,放佛都可以滴出血了。

赫司堯看著,嘴角揚著,有一種說不出的愉悅,雖然麵對林又是不悅,但是也不得不承認他的出現讓他獲得了更多。

大寶這一聲爹地,對他來說,彌足珍貴。

屆時,幾雙眼睛直直的盯著大寶看。

“哥哥,你也改口叫爹地了?”小四看著他問。

大寶剛要說什麼,這時,電梯叮的一聲開了,大寶見狀,轉身逃也似的走了出去。

二寶生怕下個被調侃的就是自己,也立馬跟著出去了。

看著他們的背影,小四跟赫司堯相視一眼,忍不住笑了。

這時,葉攬希從他們身邊走過,看著他們開心的樣子,忍不住說道,“你這高興的未免太早了點!”

“早嗎?”赫司堯反問。

“顯然!”說完,葉攬希也走了出去。

電梯裡,剩下父女兩人。

“二哥哥呢,二哥哥改口了冇?”小四問,兩個人一同走出電梯。

赫司堯無奈搖頭。

“冇事兒,連大哥哥都能搞定,二哥哥不是問題!”小四說。

赫司堯斂眸,“你大概對你二哥哥有一個錯誤的認知!”

“不會,雖然說他們嘴上冇改,但是在心裡已經認可了你!”小四說。

“是嗎?”

“當然!”小四點頭,“這可是他們親口告訴我的!”

赫司堯聽著,眸光微眯,似乎在斟酌什麼。

這時,小四忽然想起自己身肩重任,看著赫司堯,“爹地,我能問你一個問題麼?”

“嗯?”

“你打算什麼時候跟媽咪和好啊?”

說起這個,赫司堯歎息,“這個問題,難道不應該問你媽咪嗎?你看我像是掌握了主動權的人嗎?”

好像是這個事情。

小四眨著眸,“可,可你們不是都睡一個房間了嗎,為什麼希姐還冇答應跟你複合啊?”

“所以說啊,你希姐是不是不負責任?”赫司堯反問,一副頗為委屈的樣子。

“希姐纔不是不負責任的人呢!”小四說,然後看著赫司堯,“爹地,你會不會是又做了什麼讓希姐不開心的事情?”

“敢情爹地在你心裡,就是這樣的存在?”赫司堯反問。

“我這不是分析事情嘛!”小四不好意思的笑笑。

“那你覺得在這個節骨眼上,我敢嗎?”赫司堯問。

小四認真想了想,“按照邏輯上來說,好像是不敢哦……”

“那就是了!”

這時,小四打量著他,“爹地,你剛纔的表情好像電視劇裡演的那種妻管嚴哦!”

說起這個,赫司堯不但不氣,反而特彆驕傲的揚起眉,“是嗎?”

小四點頭,“特彆像!”

赫司堯笑著,“那你記得把這話告訴你希姐,看她怎麼說。”

“爹地,你霸總的氣勢呢?”小四笑著問。

“被你希姐壓製的死死的!”

小四冇忍住笑了,“我看電視上說,再強勢的女人都抵不住霸總那一套,爹地,你會不會在希姐麵前不夠霸道?”

“是嗎?”赫司堯問。

小四點頭,“你就發揮本色,對媽咪強硬一點,霸道一點,實在不行直接按在牆上壁咚……應該會有效果。”

這時,赫司堯垂眸,“你確定?”

“試試唄!”

“捱打了怎麼辦?”

“捱打了……就再換彆的招數唄!”小四說。

赫司堯調侃,“……你這老師教的不考慮後果啊!”

“那電視劇裡被打一巴掌打多了,實在不行……到時候你就演苦肉計!”

赫司堯,“……”

看著小四,她微微一笑,“總歸是路是走出來的嘛,爹地,祝你早日拿下希姐!”

說完,到了家裡,小四衝他使了個眼色隨後直接鑽進了大寶房間。

看著小四的背影,赫司堯嘴角微勾,然而下一秒,他的視線落在了葉攬希的身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