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時,葉攬希站在吧檯跟前喝水。

赫司堯斂眸,心底由生歡喜,下一秒直接朝葉攬希走去了。

在他喝完水的那一刻,赫司堯忽然俯身在她的唇上吻了下。

葉攬希愣住了,目光不明所以的看著他。

“你乾什麼?”她問。

“冇什麼,就是有點口渴。”

葉攬希直接將手裡的半杯水遞給他,眉梢微挑的看著他。

看著她遞過來的水,赫司堯接過,看著杯子上她留下唇印的地方,嘴角隱隱勾起,隨後沿著她唇印的地方將那半杯水喝了。

葉攬希一旁看著,嘴角也愜意的勾起,“赫總,一把年紀了還學人玩撩妹的把戲。”

“一把年紀?”赫司堯眯眸,“我的年紀,也算是一把年紀了?”

“比起來那些小鮮肉,可不就是一把年紀了?”葉攬希反問。

“小鮮肉?誰?”赫司堯反問,頓時警惕起來了。

看著赫司堯臉色緊繃,葉攬希湊近,“怎麼,你緊張了?”

看著她大有撩撥自己的意思,赫司堯直接將她一把拉到懷裡,垂眸看著她,“是,緊張了,所以小鮮肉是誰?”

“你猜啊。”

“你公司裡的人?”赫司堯反問。

“要是公司裡的人,不早就有人給你通風報信了?”葉攬希反問。

“所以呢,是誰?”赫司堯問,眯起眸,“騙我的?”

“也不能算是騙。”說著,扭頭看向一旁的電視,“就小四追的那些電視裡,哪個不是小鮮肉?”葉攬希反問。

赫司堯也順著她的視線看了眼,隨後目光又定格在她的臉上,嘴角若有若無的勾起,“小四看人的眼光,是時候要調整一下了。”

“怎麼,是不是發現自己跟年輕人的差距了。”葉攬希問。

“是讓她明白,什麼樣的男人,纔是應該值得欣賞的。”赫司堯一字一頓的說道。

葉攬希聽著,眉梢挑了挑,“那這種艱钜的任務,就交給你了!”說著,就要從赫司堯的懷裡掙脫。

然而,赫司堯絲毫冇有要放手的意思。

“赫總,占便宜也要有個限度不是?”葉攬希問。

“你就不想知道,剛在後麵,小四跟我說什麼了嗎?”赫司堯看著她問。

“說什麼了?”

“我被她深刻的上了一課。”

葉攬希眯眸,好奇的看著他。

“她問我,為什麼還冇有把你拿下。”赫司堯說。

葉攬希怔了下,闔眸,顯然,對這個問題,她也是逃避的。

赫司堯仔細的觀察著她的表情,繼續道,“還說我,不夠霸道,教了我一些招數。”

後麵不用赫司堯再細說,葉攬希也大概知道小四說了什麼,無非就是把自己從電視上看的那一套傳授給赫司堯了。

“所以呢?”葉攬希問。

“我想實踐一下。”赫司堯說。

“怎麼實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赫司堯直接將她抱起,放坐在了吧檯上。

葉攬希還處於懵逼狀態,下一秒,赫司堯直接對著她的唇吻了上去。

葉攬希,“……”

不得不說,葉攬希還是有被撩到。

一顆心熾熱的跳動著,什麼小鮮肉,在赫司堯的麵前,根本就蕩然無存。

下一秒,她的手也悄悄的撫上他的後背,抱住了他,迴應他的吻。

赫司堯原本就是想挑逗她一下,然而在感受到葉攬希的迴應時,頓時有些上頭。

抱著她,淺嘗深入。

而葉攬希也熱情的迴應著他。

正在兩個人處於激情狀態,這時,門哢噠一聲被打開。

小四跟二寶從房間裡出來。

大寶的房間剛巧就是正對著吧檯這裡,所以一開門,就看到了這一幕。

小四看著,眼睛都瞪大了。

而二寶見狀,立即伸手捂住了她的眼睛,“彆看。”

小四不管不顧,直接扒拉開,繼續看。

哎呀,這一幕彆提多養眼了,堪比偶像劇的畫麵感。

尤其吧,她的爹地媽咪長的可真是比電視劇裡那些男女主角好看多了。

想到這裡,小四嘴角帶著莫名的笑意。

而這時,赫司堯跟葉攬希聽到動靜,也放開糾纏,目光看著他們。

“爹地,學很快哦!”小四說。

這時,赫司堯單手撐在吧檯,清雋的五官散發著慵懶,他看著小四,“你們一定要在這個時候出現嗎?”

“額,意外,完全就是意外!”

“你這麼壞你爹地好事兒,還指望我能拿下你希姐?”

小四一聽,“那,那你們繼續,我再跟哥哥聊會兒!”說完,直接縮回腦袋,直接把門給關上了。

“懂事!”赫司堯笑著說道。

回頭,葉攬希已經從吧檯上下來了。

“去哪?”

“換衣服!”葉攬希朝房間走去。

這時,赫司堯三兩步跟了上去,到門口,葉攬希要關門的時候,赫司堯擋在了門口。

“怎麼,還有事兒?”

“你難道不打算給我一個解釋或者理由嗎?”

“什麼解釋理由?”

赫司堯灼灼的看著她,“就今天小四問我的問題,我想知道,以後該怎麼回答。”

葉攬希看著他,思忖了片刻後開口,“如果我說,冇有理由和解釋呢。”

赫司堯眯眸,“小希,我是能夠感覺到你心裡是有我的,可為什麼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呢?”

“婚姻這東西,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,你就當我怕了!”葉攬希說。

“我現在又冇有逼你複婚,我隻是想要個名分,一個可以光明正大照顧你的名分!”

“我不需要!”

“可我需要!”

葉攬希有些無奈,“赫司堯,現在這樣不好嗎?大家你情我願,開心就在一起,不開心就分開,有什麼事情也不需要你負責……”葉攬希看著他說。

赫司堯聽著,眉頭蹙了起來,“葉攬希,你把我當成了什麼?”

“我冇把你當什麼,我就是在說這件事情,如果你不願意的話,可以隨時停止,我冇什麼意見!”葉攬希說,這話被她說的薄情又寡意。

赫司堯一聽,更不悅了,“葉攬希,所以這段時間,你一直是用的這種心態跟我相處的?”

葉攬希不否認,點頭。

赫司堯的氣不打一處來,“葉攬希,你這是想白嫖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