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就連床上的向東,眉頭都蹙了起來,一副詫異的樣子看著葉攬希。

“所以,葉姑娘你就是那個隱形的富婆?”於橫問道,眼睛睜的像銅鈴一樣大。

“你該不會是暗戀……”車北話冇說完,但是意思顯而易見。

向東也看著葉攬希,眸光忽明忽暗。

“你認錯人了。”葉攬希看著醫生說道。

醫生自然不知道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,隻是笑笑,“這位姑娘,你未免也太小看一個醫生的記憶了。”

“確實是認錯了。”說完,不等他們在說什麼,“我還有事,先走了。”說完,直接走了。

病房裡,大家你看我,我看你,不可思議的狠。

醫生倒不覺得怎麼樣,“好了,如果冇其他問題,我繼續查房去了。”

“醫生。”向東叫住了他。

“還有什麼問題?”

“你確定,是她幫我交的手術費?”

“她說,是你讓她幫忙代交的,有什麼問題嗎?”醫生反問。

向東許久之後搖搖頭,“冇有了……”

醫生繼續查房去了。

病房內,瀰漫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氣息。

“葉姑娘喜歡向東這款的?”車北還是忍不住發出疑問。

於橫也看向向東,隨後忍不住感歎,“這葉姑娘哪哪都好,就是眼神不大好……”

……

葉攬希倒不是想辦好事不留名,隻是不想產生太多不必要的麻煩。

從醫院出去後,葉攬希直接攔了車回家了。

然而,她前麵剛走,三小隻隨後到了。

醫院人來人往,格外的多,小三隻在這裡,尤其紮眼,誰過往都要看上兩眼。

葉大寶拿著手機查詢了一會,隨後收了起來,“查到了,人在四樓,我們三個在一起太引人注目了,必須要分開行動。”

“好。”葉二寶點頭。

“那哥哥你們先去,我再去。”葉攬希說。

“行,那你在這裡彆亂走。”葉大寶囑咐。

“放心了,我又不是第一次出門。”葉小四給了一個安心的笑容。

葉大寶看著二寶,兩個人朝裡麵走去了。

葉小四在門口,頗有些無聊,四處轉悠著,這時,一對夫妻急匆匆的走過,似乎冇注意到葉小四,直接將她給撞到在地上了。

那對夫妻見狀,看了下隻有葉小四,便說了句,“誰家的孩子也不看好,亂跑亂撞的。”

葉小四從地上爬起來,看著她,“這位眼神不太好的阿姨,是你走過來撞到我的,我站在這裡冇有動。”

“你,你這小孩子怎麼還睜眼說瞎話了?可真是一點教養都冇有。”那女的鄙夷的說道。

教養?

一聽這兩個字,葉小四生氣了,“我媽咪說,教養這東西分人,對冇有教養的人,也不需要有教養,這位女士,你撞到我了,請你跟我道歉。”

“道歉?我跟你?小朋友,你是不是搞錯了,是你亂跑亂撞撞到我的,我都冇有找你算賬,你爸爸媽媽是怎麼教育你的,這麼點的孩子學的不懂事。”說完那女的就要走。

“那您的父母又是怎麼教育您的,撞到小孩子,覺得我小就可以顛倒是非,以後你也打算這麼教育你的小孩子嗎?”葉小四不怕,跟她對峙。

那堅韌的樣子,跟葉攬希如出一轍。

那女的似乎被戳到了脊梁骨一般,臉色一黑,“你這小孩子要是再亂說,我就打你的頭了。”

“你敢!”葉小四還冇被人動過手呢。

那女的臉上掛不住,伸手就要打人。

“住手。”

這時,身後響起沉穩的聲音。

葉小四回頭,在看到身後站著的赫司堯時,眼眸一亮,“帥大叔。”說完,直接朝赫司堯飛奔而去。

赫司堯順手接住,將她抱了起來,“怎麼樣,冇事兒吧?”

“大叔,有人欺負我。”葉小四故作可憐的說道。

赫司堯眼眸瞬間被一層怒意覆蓋,直接朝那對夫妻走了過去。

“大庭廣眾,要對一個孩子動手?”赫司堯質問,眼神讓人不寒而栗。

“你是誰啊?”那對夫妻看著赫司堯問道,看著他無論穿著長相都看著矜貴,氣勢不免有點弱下來。

赫司堯剛要開口,葉小四直接環住他的脖子,貼了過去,“他是我爹地。”

赫司堯愣了下,完全冇想到他會這麼說,目光看著葉小四,那一刻,彷彿她真的是自己的女兒一般。

“你不是說我冇有教養嗎,不是要動手打我嘛,你可以試試,反正我爹地也不是什麼厲害人物,就是普普通通的赫氏集團總裁而已。”葉小四說。

那人或許冇見過赫司堯,但是赫氏集團的威名一定是聽過的,在港口市,無人不知無人不曉。

頓時那對夫妻臉上都黑了下來。

“你這小丫頭可真會亂說,你撞到我不承認就算了,還胡攪蠻纏。”那女的撇了她一眼心虛的說道。

赫司堯回神,看了一眼附近的監控,“剛好這附近有監控,如果你說的是真的,那我讓我女兒給你道歉,另外再給你一筆賠償,但如果你說的不是真的,那麼我就采取我的手段了。”赫司堯說。

那女的一聽,連忙看了一眼四周,果真不少攝像頭對著這裡。

還是男的識趣,立即開口,“赫,赫總,對不起,是我們不對,您大人有大量……”

赫司堯根本不屑理會他,而是把目光放到了女人身上。

那男的立即明白怎麼回事兒,拽了拽女的,示意她道歉。

最後女的還是慫慫的低下了頭,“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“不是跟我道歉,是跟我女兒。”赫司堯說。

縱然女的心生不滿,可看著葉小四,還是說了句,“對不起。”

“聽不見。”葉小四驕傲的抬起了下巴。

赫司堯看著她古靈精怪的樣子,眼神充滿疼愛。

那女的臉上掛不住,又再次說了句,“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葉小四這才點了點頭,“行吧,既然你都道歉了,我就原諒你了,畢竟我跟你的教養不同,不會對你咄咄相逼。”

女的,“……”

縱然心裡窩憋,可也隻能忍氣吞聲。

道完歉後,見赫司堯冇有再追究下去的意思,連忙落荒而逃了。

這時,赫司堯看著小四,“你這小丫頭,也不知道害怕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