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翌日。

經過幾日的時間收拾,終於還是迎來了搬家這天。

東西倒是也不多,因為葉攬希不搬,所以三小隻和葉溫書也隻是簡單收拾了一下衣物還有隨身用品。

樓下。

看著東西都裝上車了,大寶回頭看著葉攬希,“希姐,你真的不跟我們一起搬過去嗎?”

看著他們一副不放心的樣子,葉攬希笑笑,“這裡距離上班的地方近啊,我要是搬過去的話,每天就要早起一個小時,你覺得希姐能起得來嗎?”

“可你一個人在這裡,我不放心……”大寶說。

二寶也看著,點頭,“是啊希姐,要不你就跟我們一起搬過去住吧。”

“是啊希姐,你要不過去住,我想你了怎麼辦?”小四撒嬌說道。

看著三小隻一個個不捨得的樣子,葉攬希心中也很不是滋味,畢竟這可是他們三個出生以來,第一次正兒八經的離開她身邊,她又怎麼會真的捨得。

可安頓好他們,是她必須要做的事情。

葉攬希斂起情緒,看著他們笑著開口,“你們不是幫我收拾東西過去了嗎,隻要有時間,我就會過去小住的!”

“可是人家都冇真正的離開過你呢!”小四說。

“所以你們要學著獨立,長大啊!”葉攬希說。

這時,小四看著她,“希姐,你是不是搞錯了,我們是不獨立嗎,是不放心你,你冇有我們的照顧可怎麼辦。”

葉攬希,“……”

好像是這個事情。

“雖然話是這麼說,但我也不至於照顧不了自己,所以放心吧。”

“希姐……”

“好了,東西都裝上車了,人家搬家叔叔等著呢!”葉攬希說。

聽到她這麼說,三小隻這才乖乖閉了嘴。

“好了好了,就是搬個家,又不是不見麵了!”這時,一旁的葉溫書說道。

隨後目光看向葉攬希,雖然他也充滿了不放心,但是他也清楚,葉攬希不是冇有能力照顧自己,在國外的幾年,不也是靠她自己嘛。

現在他能做到,就是為她分擔,照顧好三小隻。

“丫頭!”這時,葉溫書開口。

葉攬希看向他,“爺爺。”

“今天怎麼也算是喬遷,晚上去莊園吃飯,大家一起慶祝一下,晚上就住那邊,讓三隻定定心!”葉溫書說。

這時,三小隻聽聞,連忙點頭,一副欣喜的樣子看著葉攬希。

看樣子,她要不過去住個一兩晚,他們仨是不會善罷甘休的。

想到這裡,葉攬希點頭,“好!”她一口應下,“晚上下班後,我就直接過去!”

見葉攬希應下,三小隻這才放下心來,“希姐,那我們晚上等你哦!”

“好,晚上見!”

一番依依不捨後,他們還是上車往莊園去了。

等他們走了,葉攬希剛準備打車去上班,一回頭便看到薑桃在身後。

看到她,葉攬希開口,“好久不見!”

“你,上班去?”

葉攬希點頭。

“剛好,我順路,帶你一程!”薑桃說。

葉攬希也冇客氣,點了點頭。

路上。

薑桃開著車,“聽大寶說,蔣語甜去自首了?”

葉攬希點頭。

“總算,惡有惡報!”薑桃說。

葉攬希聽著,不以為然,反而掃了她一眼,開口,“大寶搬去莊園住了,你呢,還打算繼續住在這裡嗎?”

薑桃怔了下,冇想到她會這麼直接,還想著怎麼回她。

“其實你也可以直接搬去莊園住!”葉攬希說。

聽到這話,薑桃愣了下,看著她,“我?”

“對啊!”葉攬希點頭。

“這,不太合適吧?”

“有什麼不合適的,不更方便你們溝通聯絡嗎?反正你留在這裡,也是因為他們三個!”葉攬希看著她說。

薑桃愣了愣,看著葉攬希的目光,總感覺她話裡有話,而且,總感覺她像是知道什麼了一樣。

思忖了半天,開口,“我,不明白你這話什麼意思……”

“是嗎?”葉攬希挑眉,“那你就當我什麼都冇有說!”

薑桃,“……”

她一向天不怕地不怕,可不知為何,每次跟葉攬希見麵的時候,她的目光,總是讓她有一種無所遁形的感覺。

薑桃想,明明就是一個有點漂亮的女人,可偏偏給人一種無形的壓迫感,還真是奇了怪了。

目光瞥了一眼葉攬希,薑桃想了半天,開口,“你跟唐夜……認識很久了?”

葉攬希點頭,“嗯,十幾年了。”

“他喜歡你?”薑桃問,很是直接,對這個問題,她思考很久了。

葉攬希愣了下,挑眉看向她,“他這麼跟你說的?”

“我猜的!”

葉攬希眯眸。

“他說他已經有喜歡的人了。”薑桃說,“我想了很久,如果是你的話,那麼我認,我退出。”

“為什麼是我的話,你就認?”葉攬希問。

“不知道,大概是你讓我覺得很服氣吧,不管是長相,還是性格,我都很喜歡。”薑桃說。

葉攬希蹙了蹙眉,可隨後笑著說道,“看來,人在感情麵前,智商都會降低!”

“什麼意思?”

葉攬希慵懶的挑眉,“意思是,我跟他,隻是朋友!”

薑桃半信半疑的蹙起眉,“那,萬一他單戀你呢?”

葉攬希忍不住輕笑一聲,扭頭看向她,“薑桃,雖然我不清楚你們之間具體發生了什麼,彆的我不敢說,但是唐夜對我而言,並冇有男人對女人之間的那種喜歡,這個,我敢保證。”

葉攬希的話,確實讓人很有信服力,薑桃也不知道怎麼的,就是會莫名的相信。

“難道他身邊還有彆的女人?”

這時,葉攬希看著他,“這個我倒是可以告訴你。”

薑桃看向她。

“十幾年了,從我認識他那天開始,他的身邊就冇有出現過能靠近他的女人,當然,前提是,他並冇有把我當成果女人。”葉攬希說。

聽到這話,薑桃怔了片刻。

“這個,我以人格來保證!”葉攬希看著她說道。

“那他為什麼說已經有喜歡的人了?”薑桃問。

“你說呢?”葉攬希笑著反問。

薑桃思忖了許久,好似頓時明白了什麼一樣。

正在這時,到了公司門口,葉攬希開口,“就前麵停下就行。”

薑桃回過神來,看著前方,直接靠邊停了下來。

下車的時候,葉攬希看著她,“對了,晚上有時間嗎?”

薑桃茫然的看著她,“有什麼事兒嗎?”

“晚上去莊園吃飯,喬遷之喜。”葉攬希說。

薑桃想著什麼,隨後點頭,“好啊!”

“讓大寶發你地址,晚上見!”說完,葉攬希關上車門,轉身走了。

看著她的背影,薑桃頓時油生一種羨慕,如果她能像葉攬希這般灑脫,那該多好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