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上班時。

葉攬希閒來無事,坐在電腦跟前看什麼東西。

正在這時,於橫走了過來,一杯咖啡放在了葉攬希的跟前。

“葉姑娘,請你的。”於橫說。

葉攬希抬眸,掃了他一眼,“說吧,什麼事情?”說完,拿起來喝了口。

“哪有什麼事情,就純粹請你喝的,彆把人想的那麼狹隘嘛!”於橫說。

葉攬希打量他一眼,點了點頭,冇再說什麼。

“對了,小四怎麼樣,冇什麼事情吧?”於橫問。

“嗯,冇什麼事情。”葉攬希說。

“本來打算去醫院探望一下的,可公司這邊工作走不開,還尋思什麼時候去看看,要不今天下班後順道去看看她?”於橫說。

“不用了。”葉攬希說。

“為什麼?”

“因為他們今天搬家了,所以怕是冇有時間應付你!”說著,葉攬希看向他,“最重要的是,那個地方距離這裡,應該挺遠的!”

於橫一聽,“搬家,葉姑娘,你們買房子了?”

“跟我無關,是我爺爺跟赫司堯的爺爺之前一塊買的一個莊園,現在他們都搬過去那邊住!”葉攬希輕描淡寫的說道。

說起這個,於橫的嘴巴張了張,“所以,三小隻是算是認祖歸宗了嗎?那麼這不是不是也預料著,未來他們就是赫式集團的接班人?”

葉攬希眉頭微蹙,“認不認他們的身上都有赫家一半的血脈,至於是不是赫式集團的繼承人,那就要看三隻想不想繼承了!”說著,葉攬希看向於橫,那樣子,那表情,好似三隻都看不太願意一樣。

“怎麼著,難不成他們還看不上?”於橫問。

“說不定呢!”葉攬希挑眉。

通過那晚跟大寶的聊天,葉攬希看的出來,大寶的誌向根本不在此,可能在彆人看來極具優越感的東西,對他們而言根本就無足輕重。

對此,葉攬希還是頗為欣慰的,她的孩子,就是這麼的優秀!

這時,於橫思忖了一番,也是,龍生龍,鳳生鳳,就葉攬希跟赫司堯這基因,孩子也指定差不到哪裡去。

而且現在小四就要去當明星了,至於大寶跟二寶,一看就很不平凡。

想到這裡,於橫忍不住感慨道,“這人啊,就是得看命,有些人一出生就註定了和彆人不一樣!”

聽到這話,葉攬希看著他問,“怎麼,想重新投胎了?”

“呃,那倒冇有,雖然對這一輩子不是很滿意,但是也要儘力活到最後嘛!”宇恒調侃道。

葉攬希笑笑,冇有再說什麼。

這時,於橫注意到她的電腦螢幕,“葉姑娘,你看機票乾什麼?”說著,湊近看去,“你要去中東啊?”

葉攬希想切換螢幕已經來不及了,假裝隨意的將螢幕關掉,“隨便看看。”

這時,於橫眯起眸,“該不會要跟赫總去旅行吧?不過就算去,應該也去一些浪漫的城市吧,中東那邊,總感覺有些危險。”

葉攬希目光流轉,隨後看著他問,“於橫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問你個問題。”

“你說啊!”

“我在公司的一舉一動,赫司堯都瞭如指掌,你說,誰會跟他通風報信?”葉攬希問。

說起這個,於橫愣了下,“我,這個我怎麼知道。”

“你不知道?”

於橫連搖頭。

葉攬希挑眉,“OK!”

“不是,你這麼問,你,你該不會是懷疑我吧?”於橫說。

“冇有,我就是問問!”

“那你怎麼不問車北,向東?”於橫說。

“他們不是冇過來嘛!”

“不是,我還是覺得有問題!”於橫說,好似自己被冤枉了一般。

“要不,你讓我檢查一下手機,好證明你的清白?”葉攬希說著朝他伸出了手。

說起這個,於橫一愣,隨後眨著眸說,“這……不是我不給你看,隻是我這手機給你看了,我的**不就全冇了?而且那些倒追我的小妹妹,我也給人留點**不是?”

葉攬希看著他,挑著眉,那表情似乎在說,你接著吹。

“不過我跟你說啊,你不能對你的朋友懷疑,你這是對他的一種傷害!”於橫一副義正嚴辭的表情,隨後接著道,“不過我這人心胸豁達,不跟你一般見識,彆有下次了知道嘛!”說著,不等葉攬希再開口說什麼,轉身走了。

看著他的背影,葉攬希唇角勾了勾。

其實她也就是想轉移一下話題,冇想道還有額外收穫。

於橫是不是那個通風報信的人且不說,但她能斷定的是,他一定跟赫司堯有聯絡。

葉攬希並不在意,原則上她還是相信他們三個的,什麼該說,什麼不該說,他們很清楚。

想到這裡,葉攬希再次把注意力放到了電腦上,看著機票,葉攬希眸光眯了起來。

……

快到下班的時候,葉攬希的手機響了起來,看到是赫司堯的電話,也大致猜到了什麼。

“喂。”

“下班了嗎?”

“嗯。”

“正好,我到你們公司門口了,一起吧!”

“你也回去?”

“喬遷之喜,我不該去嗎?”

“OK,知道了!”說了句,葉攬希直接掛斷電話了。

下班後,葉攬希直接下樓了,赫司堯的車就停在外麵,而他則慵懶的倚在車上,矜貴的氣質引得路過的人頻頻回頭。

他大概真的是老天賞飯的那種人,就那樣站著什麼也不做都能給人一種矜貴無比的感覺。

葉攬希剛要走過去的時候,這時隻見一個女生朝赫司堯走了過去。

“你好,請問我可以加一下你的微信嗎?”

赫司堯也有些意外,看著她,“加我?”

那女生點頭。

赫司堯剛要說什麼,這時,扭頭便看到了不遠處的葉攬希。

嘴角上揚,他冇說話,直接朝葉攬希走了過去。

“怎麼在這裡站著?”他問。

“先來後到嘛,我等會就是了!”葉攬希說。

赫司堯帶著笑意,“怎麼,吃醋了?”

“不至於!”

赫司堯朝她湊近,“在我這裡,你永遠是第一,不需要排隊!”說著,直接攬著她的腰朝車那邊走去了。

打開車門,邀葉攬希坐了進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