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莊園。

葉攬希還是第一次來這裡,原本以為不過就是一個普通的彆墅而已,然而等到了之後才知道,終究是她想的太簡單了。

近萬米的院落,以中式為體,結合了當代美學以及現代的居住理念,大門、院門、宅門,三重遞進儀式,宅門府邸,看起來氣派不已。

而四周則是由坊巷、宅門圍合而成為獨立院落,像是皇城四合院一般,體現出中國傳統大戶的門第感,更造就了一種良好的私密感,頗有一種,門庭知禮序,院落顯禪意,於大院之中,知山水見天地的感覺。

車子在門口停下來後,葉攬希扭頭看向赫司堯,“這裡,你來過嗎?”

赫司堯則是不以為然的搖頭,“冇有。”

“比想象中要氣派的多,也舒服的多,看來,爺爺跟赫爺爺還是很有眼光的!”葉攬希說。

很少從葉攬希口中聽到讚美,赫司堯看著她,“你喜歡這樣的?”

“欣賞而已。”葉攬希道。

喜歡是喜歡,但是居住在這裡,太過繁瑣,進出門也不太方便,對她這種嗜睡的人來說,太過束縛。

而赫司堯則是眯著眸,似乎在醞釀什麼。

“走吧。”說完,葉攬希率先朝裡麵走去了,赫司堯看著,隨後大步跟了上去。

莊園分為前院、側院、後院,園中的景象更是一絕,走在裡麵,甚至可以感受四季之美。

葉攬希看著四周,門庭落葉,頗有一番感受。

“冇想到這裡一直空著,卻一點都不亂。”

赫司堯則是雙手背在後麵,邊走邊道,“當然了,這裡有人專門看著,也有人定期打掃的,當然不會亂了,尤其這幾日,聽說要搬到一起住,爺爺可是找人裡外打掃了好幾遍。”

葉攬希聽著,嘴角揚了揚。

搬到一起後,她就真的放心了很多。

很快,兩個人走到了正廳,這時,大寶跟小四正在跟著學烹茶,二寶手不方便,則是在一旁看著,時不時的說句什麼,看樣子像模像樣的。

到這樣的環境下,頓時感覺三人都規矩了許多,那種出生名門的少爺小姐的即視感,頓時顯現了出來。

這時,李叔從裡麵走出來,在看到他們的時候,立即開口,“少爺,葉小姐!”

赫司堯頷首,問道,“爺爺呢?”

“在裡麵呢,跟葉老在下棋!”李叔說,隨後壓低了聲音笑著說道,“兩個人抬杠了一下午了!”

赫司堯聽著,嘴角也揚了起來。

“不過抬杠歸抬杠,看的出來老爺子精神和狀態都比之前好了,今天醫生過來檢查也這麼說,甚至說,再維持下去,藥都可以減量了!”李叔十分開心的說道。

赫司堯聽到,也放心了不少,“那就好,不過也彆鬆懈,定時還是要讓醫生過來檢查!”

“是!”

“另外,葉老這邊也跟醫生說下,都要定期檢查,做個預防!”

說起這個,李叔說道,“老爺子今天安排了,今天非讓葉老做檢查,兩個人還因為這個吵了一架,不過冇拗的過小小姐,最後還是做了個檢查,葉老子身體挺好,各方麵指標都正常,冇什麼問題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這時,一旁聽著的葉攬希衝李叔點了點頭,“謝謝李叔,以後還勞煩您多多關照了!”

“葉小姐哪裡的話,這都是應該的!”

“那個,我來的時候帶了瓶紅酒。”葉攬希說,直接拿了出來。

赫司堯見狀,眉梢微挑,從她帶手裡接了過去,然後看著葉攬希調侃道,“挺懂行啊。”

“隨便買的!”

“隨隨便便十幾萬?”赫司堯挑眉。

李叔一聽,眼神都謹慎了許多。

葉攬希冇多說,赫司堯卻勾起春,隨後直接遞給了李叔,“李叔,送到廚房吧,今天晚上就喝這個!”

李叔見狀,小心翼翼的接過,“好,知道了。”

然後小心翼翼拿著紅酒朝廚房走去了。

赫司堯看著葉攬希,“走吧,進去看看?”

葉攬希點頭。

於是,兩個人朝裡麵走去。

大寶跟小四麵前,一人一套茶具,兩個人做的極為認真,仔細。

一道程式下來,小四看著一旁的人,“老師,我做的對嗎?”

老師的表情,有些詫異,要知道她隻是教了一遍啊,眨了下眸,隨後點頭,“對,小四小姐,您之前是學過嗎?”

小四搖頭,“第一次接觸!”

“您看起來,可不像是第一次,倒很熟練!”老師道。

小四笑著,“可能是有天賦吧!”

彆的不說,在學東西這方麵,他們仨是學的真快,可以說是過目不忘,這對他們而言,可以說是小意思。

老師一旁看著,也不知道該說什麼,再回頭看向一旁的大寶,他則像穩重的坐著,不緊不慢的洗茶,煮茶,那樣子,表情認真專注,動作紳士又矜貴,簡直就是赫司堯的縮小版。

老師看著,目光裡都是讚賞,他的行為可以堪比教學模範了。

誰又不像擁有一個這樣的兒子呢,帥氣又紳士,一舉一動簡直太戳人心了。

老師忍不住問道,“您也學過嗎?”

大寶則是慢條斯理的煮出一杯茶後,直接走向了葉攬希,“媽咪!”

葉攬希看著,目光落到他端過來的茶,接過,淺淺的品嚐了一下,說實話,葉攬希品不出來有什麼不一樣,索性也隻是衝他笑了笑,“嗯,很棒!”

大寶則是笑了,隻有在葉攬希的跟前,他纔會笑的像個孩子一樣單純。

這時,小四看著老師,開口說道,“老師,您不用問了,我們仨個真的是第一次學!”

老師聽到,既詫異,又難以置信。

說簡單也簡單,說繁瑣複雜也複雜,可他們隻是看了一遍,便做的像是演練過千萬遍一樣自然。

說是第一次,也著實令人難以置信啊。

而一旁的赫司堯,則是眉目閃爍著驕傲,看著三小隻的眼神都充滿了欣賞。

嗯,不愧是他的孩子,優秀的總是那麼的不正常,讓人大跌眼鏡。

隨後示意的看了一眼那人,老師立即明白什麼,點頭,退下了下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