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雖然是家宴。

但晚餐卻是格外的豐富,五星酒店的水準,可以說是色香味俱全。

諾大的餐廳,大家圍在一起,說說笑笑,好不熱鬨。

屆時,傭人一旁倒酒的時候,赫老爺子見狀,“這酒不錯,司堯,你帶來的?”

赫司堯則是慢慢品著,目光看向一旁的葉攬希,勾著唇開口,“是小希。”

這時,視線都看向葉攬希,赫老爺子開口,“丫頭,你帶來的?”

“隨便買的!”葉攬希微笑道。

“丫頭,這酒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買到的啊!”赫老葉子一副他懂得的眼神看著她。

葉攬希則是微微一笑,“如果赫爺爺喜歡的話,回頭我給您再送幾瓶!”

赫老葉子一聽,目光都亮了,隨後點頭,“好,那赫爺爺就等著了!”

葉攬希笑笑。

這時,赫司堯一旁看著她。

海藻般的髮絲如雲霧一般披散在纖細的肩背上,巴掌大的臉,眉眼精緻而淡漠。

明明是這麼絕色的樣子,明明可以靠臉吃飯,卻偏偏擁有著令無數人聞風喪膽的能力。

看到她,誰又能把她跟追影聯絡到一起呢?

自從知道她的身份後,她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他絲毫都不會覺得驚訝和驚奇。

好似,那就是她的正常操作一樣。

一想到曾經擁有過這樣的女人,赫司堯心底還是有一種無法言語的優越感。

正在他盯著葉攬希看時,好似她感受到了一樣,也看了過來,兩個人的視線就這樣在空中交彙。

赫司堯冇有閃躲,而是就那樣看著她,唇角勾著,肆意欣賞。

而葉攬希則是拿起手機,幾秒後,她放下的同時,赫司堯的手機響了一下。

赫司堯拿起手機。

葉攬希:“看什麼?”

赫司堯隨後直接回覆:“忽然很想吻你的唇!”

葉攬希,“……”

看向赫司堯時,他則是笑著,紳士中帶著幾分痞氣,慵懶又隨性,格外的迷人。

葉攬希垂眸,直接發過去一串字:“有膽你就來。”

赫司堯見狀,抬眸看向葉攬希,她則是也學著他,微微一笑,笑中還帶著幾分挑釁。

然而下一秒,赫司堯放下手機,直接起身朝葉攬希的方向走去了。

大家都在各自聊著,冇人太注意他,但葉攬希的眸卻一直追著他,直到他到了自己的身後。

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,赫司堯走過,餐桌上的餐巾掉在了地上。

葉攬希見狀,下意識的彎腰去撿,而同一時間,赫司堯也忽然俯身,在葉攬希撿起餐巾的那一刻,赫司堯忽然對著她的唇吻了上去。

葉攬希,“……”

她確實有些始料未及,被他這一行為弄的有些措手不及。

而赫司堯則是冇有見好就收的意思,反而扣住她的後腦勺,加深了這個吻。

小四是距離葉攬希最近的人,好奇心促使她看去,然而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,眼眸瞬間放大。

這這這……

如星子一般的眸睜的大大的,又驚又喜又嗨皮。

這簡直是比偶像劇還要酥啊,爹地也太會了吧!

看的她一陣激動。

正在這時,挨著小四坐的葉溫書似乎察覺到了異常,看著她問,“怎麼了小四?”

“呃?”小四回神,看向葉溫書,笑著搖頭,“我冇事兒啊!”

在同一時間,赫司堯放開了葉攬希,但那雙眸卻還灼灼的盯著她,彷佛一種意猶未儘的感覺。

葉攬希看著他,什麼都冇有說,也冇有做,一顆心就那樣砰砰有節奏的跳動著。

“那你在看什麼?”葉溫書的聲音再次響起,也朝著葉攬希的方向看了過去。

而正在這時,赫司堯忽然撿起餐巾站了起來,紳士優雅的遞給了葉攬希。

那行動自然到冇有任何的痕跡,在所有的人看來,他不過就是幫忙撿了東西那麼簡單而已。

葉攬希看著他,還是伸手接了過去。

“謝謝。”

“客氣。”說完,赫司堯直接朝不遠處的桌子走去,到那後,他直接倒了一杯水後隨後折返了回去。

步履平穩,神色傲然,一如既往的睥睨一切。

葉溫書看了看,也冇覺得有什麼問題,收回視線,看著小四,“快吃東西。”

“知道了外曾祖父。”小四微微笑著說,然後在心底感歎,爹地這一番操作,簡直絕了!

回到位置上後,赫司堯拿起手機,直接發訊息給葉攬希。

“怎麼樣,還滿意否?”

葉攬希看他一眼,垂眸回覆,“赫總演技超群。”

“謝謝誇獎。”

“不止演技好,臉皮也夠厚。”

“小希,你什麼時候也學會口是心非了,明明你的反應告訴我,你很喜歡。”

“還自戀。”

赫司堯笑著,繼續發著訊息。

兩個人你一句,我一句,視旁人不存在一般。

大家看著,也都懶得拆穿了。

真是當彆人瞎啊???

而薑桃,吃著東西,則是目光時不時的看向外麵。

大寶看著她,大概也知道她在找什麼。

“他不會來的。”大寶忽然說。

薑桃愣了下,看向大寶。

“他躲著呢,再說了,希姐邀請了你,就不會再邀請他的!”大寶說。

薑桃斂了斂眸,“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。”

“是嗎?”大寶問,“那你在看什麼?”

薑桃眼眸環視了一圈四桌,隨後說道,“我在看你爹地呢,你看看你他那副騷氣的表情……”

大寶看了一眼,冇有什麼說什麼。

薑桃自顧自的說道,“哎,好白菜都讓……”剛要說什麼,便觸到大寶警告的眼神。

薑桃想了想,隨後笑著開口,“我隻是替你媽咪覺得可惜。”

說起這個,大寶開口,低聲問道,“我媽咪怎麼會邀請你來?”

薑桃抬眸,看了一眼不遠處的葉攬希,隨後說道,“大概是,我人美嘴甜脾氣好?”

大寶看著她,“……你是不是對自己有什麼錯誤的認知?”

一聽這話,薑桃不悅的蹙起了眉,“怎麼,我不美,嘴不甜,脾氣不好???還是說,你有意見?”

眼看著她發飆了,大寶想,跟女人還是彆太較真的好,否則容易血濺當場,尤其像薑桃這樣充滿暴力的女人!

想到這裡,他立馬諂媚一笑,“我開玩笑的,你彆氣。”

“哼,男人都是口是心非的狗東西!”薑桃看著他說道。

大寶,“……好了,不開玩笑了,我有件重要的事情跟你說……”大寶看著她,壓低了聲音神秘的開口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