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攬希冇說話,隻是看著她笑笑,彷彿也應承了她的答案。

薑桃看著麵前的紅酒,還是忍不住好奇的問道,“你怎麼會知道我來找你?”

“不知道,就是來碰個運氣而已。”葉攬希笑著說,然後端起紅酒,輕輕搖曳後,抿了口。

舉手投足間都帶著一種說不出的慵懶感。

薑桃看著她,怎麼那麼不信呢。

碰運氣,會提早就準備好兩個杯子?

薑桃雖跟葉攬希接觸不多,但通過幾次的事情,多少對她有些瞭解,她人情淡漠,不愛多說,但為人也充滿了神秘感,讓人望而生畏。

薑桃一向自詡天不怕地不怕,可唯獨在看到葉攬希的時候,總有一種心理髮毛的感覺。

就像是,她長了一雙透視眼,能將自己上下看乃至內心都看個清楚一樣。

想到這裡,薑桃問,“今天大寶問我,你為什麼會邀請我來。”說著,看向葉攬希,“我當時冇想那麼多,現在,我也想知道,你們的家宴,你為什麼會邀請我來,聽說,還是你提議讓我住在這裡的。”

“你覺得是為什麼?”葉攬希挑眉,邊喝著紅酒邊看著她問。

薑桃搖頭,“我有點,看不透你……”

葉攬希笑了,“怎麼,堂堂暗網的第一殺手,害怕了?”

“怕到不至於,就是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,就好像,你對我瞭如指掌一般。”薑桃說。

葉攬希不語。

這時,薑桃倏爾的怔了下,抬眸,目光詫異的看著她。

“你,你怎麼知道……”薑桃問,隨後想到什麼,“大寶跟你說的?”

葉攬希點頭。

想到這裡,薑桃看著她,“他都說什麼了?”

“該說的,不該說的,都說了。”葉攬希道。

薑桃,“……”

思忖了片刻,看著葉攬希,“所以,你想跟我說什麼?”

“隨便聊聊。”葉攬希說。

她看起來,狀態很輕鬆,確實像隨便聊聊的樣子。

但她能在這裡專門等自己,又怎麼會真的是隨便聊聊。

但薑桃知道,葉攬希是個通透的人,如果真有什麼彆的心思,也就不會邀請她來了。

想到這裡,她也放鬆下來,看著她,“好啊,那就隨便聊聊。”

葉攬希又倒了杯紅酒,看著她舉了下杯,“cheers。”

薑桃目光流轉,隨後也舉起杯,跟她碰了下。

月色下,兩個長相絕色的女子,愜意自得的喝著紅酒。

薑桃瞥向葉攬希,“你是想聊關於三小隻的事情吧。”

葉攬希看著她,點了點頭,“是。”

“你……不會是想讓他們退出吧?”薑桃問,不然,她還真想不到她會跟自己聊什麼。

“如果是呢?”葉攬希問。

薑桃蹙眉,“如果真是這樣的話,這個事情,我說了不算。”

看著葉攬希不說話了,薑桃繼續說,“暗網從來不會強迫任何人,進退全看個人意願,這事兒,他們仨知道嗎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你應該先問他們的。”薑桃說。

“如果真想讓他們退出的話,我就不會問你了!”葉攬希說。

薑桃都糊塗了,“那你……”

“大寶的天賦,你應該比我更清楚,他現在還小就已經有這番成就了,我不確定會不會隨著時間,他的能力會更強,但如果是呢,他勢必會成為眾矢之的。”葉攬希說。

薑桃看著她,“所以,你是擔心他的安全問題。”

葉攬希點頭,目光看向薑桃,神情頓時變得嚴肅起來。

道理都懂,薑桃也都明白,可這點,她確實冇有深思過。

“在之前,我們都不知道大寶的身份,也就是你出車禍那次,大寶才願意現身跟我見麵,說真的,當時看到他的時候,我整個人都是玄幻的!”薑桃說。

葉攬希不語,就那樣靜靜的看著她說。

“大寶早就在黑客界嶄露頭角了,不,正確來說,已經有一番成就了,視他會眼中釘的人早已經不在少數,但是我覺得,隻要是大寶不想的,就冇有人能夠找到他。”薑桃說,“除非,有比他更厲害的黑客,但目前來說,除了追影之外,還冇有人能有這個能力。”

“也許,隻是還冇有遇見。”葉攬希說,她從來不認為自己是天花板,她也永遠相信,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現在冇有,不代表永遠冇有,隻是還冇有出現,亦或者,還冇有遇見。

縱然,她真的是那個第一!

“對,確實不能排除這種可能性。”薑桃說,“但我相信,隻要給他時間,他一定會成為那個王者。”

“可在成為王者之前,他的身邊還是會有很多形形色色和不確定性的危險!”葉攬希說,這纔是她最擔心,最在乎的事情。

薑桃不否認,點頭,“是,但是你放心,隻要有我在一天,我就不會讓他們三個有任何的事情和意外,如果真的有人非要動他們,我就是拚了這條命,也會護他們周全。”

聽到這話後,葉攬希剛嚴肅的神色,這才放鬆了下來。

看著薑桃,她唇角揚了起來。

“而且,整個暗網都是他們的後盾,也不會放過想要傷害他們的人,也不會給他們這個機會。”

“暗網的承諾是後話,太遙遠,我不信,但你的話,我信。”葉攬希看著她說。

薑桃愣住了,“所以你的意思……”

“薑桃,彆怪我太自私,作為他們三個人的母親,我可以不乾涉他們自由,但我冇辦法不擔心他們的安全,你是我唯一能看得見摸得著的人,我需要你的承諾,雖然說,這些話不用我說你也會全力保護好他們,可我就是想要這個承諾,你也必須明白我對這個事情的重視性,如果有人動了我的孩子,我會不惜一切代價報複的,相信我,我有這個能力,也會說到做到!”葉攬希看著她一字一頓的說道。

薑桃不知道葉攬希哪裡來的底氣這麼說,可莫名的,她的話就是讓人有一種信服力。

看著她,薑桃點頭,“我明白。”

屆時,葉攬希看著她,“那我就把三隻的安全交給你了,薑桃,彆讓我失望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