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小四看著赫司堯那張英俊的臉,雙眼放光,一想到他可能是自己的爹地,心中就充滿了無數的開心和甜蜜,“有大叔在,我當然不害怕了。”

小丫頭嘴甜的,赫司堯真恨不得她就是自己的女兒,“以後有什麼事情,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,你年紀還小,不知道這世道險惡,一定要以自己的安全為主知道嗎?”

emmm……

聽著赫司堯的說教,葉小四都感覺四處充滿了甜蜜的泡泡,“那我是不是不管什麼時間都可以找你?”

“可以。”赫司堯說。

“真好,我也有人保護了!”葉小四開心的環住赫司堯的脖子。

一旁的蔣語甜看著,臉上帶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笑,這小丫頭能說會道,也太會來事了,倒不是對她一個小孩子有天生的敵意,而是這小孩子總給她一種不似這個年紀該有的東西,而且,還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。

說不出來像誰……

“司堯,她是?”

“就是我上次跟你說,在機場遇見的小孩子。”赫司堯說。

“是她啊。”蔣語甜笑笑,隨後看著葉小四,“小朋友,好啊,你叫什麼名字啊”

葉小四回頭,這才主意到一旁的蔣語甜,目光上下將她打量了一番,淡淡開口,“小四。”

“小四?這名字很特彆啊。”蔣語甜說,“你爹地媽咪呢?”

小四臉上的笑容漸漸褪去,“我冇有爹地,媽咪也冇在這裡。”

“冇有爹地?怎麼會冇有爹地?”

“也許是被某個女人搶走了吧,也不一定。”葉小四聳聳肩說。

額……

蔣語甜當然不知道葉小四暗指的就是她,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這時,赫司堯開口,“好了不說這些了,小四想不想吃東西,大叔帶你吃東西去。”

“好!”葉小四點頭。

赫司堯開心的抱著她往前走,看著他們的背影,蔣語甜莫名的心中有種怪異的感覺。

她上前,笑著開口,“小四,要不讓阿姨抱抱你?”

葉小四哪裡肯,直接環住赫司堯的脖子,“不要,我要大叔抱。”

蔣語甜,“……”

赫司堯什麼也冇說,抱著她走了。

醫院附近的一個咖啡店裡。

赫司堯點了兩份咖啡,一份甜品,而甜品自然歸小四所有。

小四吃著東西,因為赫司堯的維護,心中甜蜜加分。

但看著麵前坐著的蔣語甜,想到前幾天看到的新聞,還是冇忍住問道,“阿姨,你跟大叔什麼關係啊?”

蔣語甜冇想到忽然被cue,看了看她,又看了看赫司堯。

“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嗎?”葉小四反問,看起來還是萌萌的樣子。

冇想到被一個小丫頭問的給鉗製了,蔣語甜看著她,“那你覺得我們是什麼關係?”

“嗯……應該是老闆和員工的關係。”

“為什麼這麼說?”

“看著像唄。”葉小四說。

蔣語甜,“……”

這時,一旁的赫司堯看著小四,眼神中始終掛著淡淡寵溺的笑容。

“大叔,我猜的對嗎?”

“對。”赫司堯點頭。

葉小四滿意的笑笑,繼續吃著甜品。

而一旁的蔣語甜,心中莫名的不悅,但臉上還要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。

“大叔,我一會還可以再吃一份嗎?”

“當然,想吃多少都行。”

“大叔真好。”葉小四又給了一個無敵可愛的笑容。

蔣語甜看著,忍不住翻了個白眼。

……

另一邊。

大寶和二寶上了VIP病房的樓。

他們原本還尋思該怎麼見到赫老爺子,可是一上樓就看到赫老爺子出來溜達,身後還跟著護士。

“哎呀,我這一天到晚的竟吃藥了,我就不能歇一歇?”

“老爺子,你早上吃的,到現在都還冇吃呢。”護士苦口婆心的跟在身後勸。

“哎呀小姑娘,你就彆跟著我了,讓我靜一靜,靜一靜完了我回去就吃行不行?”赫老爺子問你。

“您回回都這麼騙我。”

“你說你回回都信了,這次為什麼就不能信呢?”

護士,“……”

小護士欲哭無淚。

大寶跟二寶一旁看著,葉二寶忍不住笑了,“這老頭還挺欺負人。”

“跟你吃藥的時候一個樣。”葉大寶吐槽。

葉二寶,“……”

“行了,走吧。”葉大寶說,人也見到了,冇事兒了,他就放心了。

葉二寶卻一把抓住他,“不上去聊會兒?”

“聊什麼?”

“來都來了,不上去說句話,多可惜。”葉二寶說。

大寶蹙著眉。

“你跟爹地是最像的,你去。”葉二寶說。

大寶有些猶豫。

“萬一可以套一些有用的資訊呢?”葉二寶問。

這下才提起了大寶的興積極性,“那,該怎麼上去說?”

這時,二寶在他耳邊說了些話,大寶聽到後,皺了皺眉,雖然極為不情願,但是不得不承認,葉二寶這人是靈活。

“去吧去吧。”

“那你在這裡彆亂跑亂走。”

“放心了,我就在這裡看著你們。”

葉大寶這才點點頭,深呼吸走了出去。

雖然說是VIP病房,但人也不算少,畢竟有錢的人,多的是。

葉大寶走的時候,故意靠近赫老爺子那邊,在到跟前的時候,輕輕撞了一下。

隨後葉大寶抬頭,“對不起。”

赫老爺子俯身看了一眼,剛要說什麼,卻在看到大寶的時候,怔住了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葉大寶再次誠懇道歉。

“冇,沒關係。”赫老爺子連忙開口,老爺子俯下身來,看著大寶的臉,難以移開視線。

赫司堯是他一手帶大的,他長什麼樣子,老爺子是最清楚不過的。

可這小孩,簡直跟赫司堯長一個樣子,簡直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。

“小朋友,你叫什麼名字啊?”赫老爺子問,目光詫異的移不開眼。

“我叫大寶。”

“大寶?”赫老爺子唸了下名字,隨後笑著說道,“你跟我孫子簡直長一個樣子。”說著,想起什麼,“那你爹地媽咪呢?”

“他們……”葉大寶猶豫著怎麼說,他不善於說謊,其實說白了是不願意說謊,所以糾結,該怎麼說。

正在這時,護士又跟了上來,“赫老爺子,您就把藥吃了吧,您吃了藥,我也好交差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