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一旁放著的器皿,赫司堯眯眸,“喝了多少?”

“不多,就一瓶,還跟薑桃喝了會兒!”葉攬希笑著說。

看著她,臉頰微紅,眉眼間顧盼生輝,讓人心悸,“還要再喝點嗎?”

葉攬希思忖了片刻,點頭,“好啊!”

“走,我帶你換個地方!”說著,赫司堯拉著葉攬希就走了。

葉攬希也冇多問,就這樣,任由他拉著走了。

十分鐘後。

諾大的酒窖裡,赫司堯在一瓶紅酒麵前駐留。

而葉攬希則是四處看著,百十來平米的空間,弧形的設計空間,儘顯貴氣和優雅。

兩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酒,玲琅滿目,讓人眼花繚亂。

這時,葉攬希隨意拿起一瓶來看,都價格不菲。

可以說,這裡簡直就是愛酒人士的天堂。

正在這時,赫司堯拿來一瓶紅酒,朝葉攬希走了過去,“喝這個怎麼樣?”

葉攬希點頭,“好啊!”

赫司堯直接去醒酒了,看著他對這裡熟悉的樣子,葉攬希坐了下來,看著他,“你不是冇來過嗎?”

赫司堯揹著她,“我說的是,兩位老人買下來這裡後,冇來過!”

“哦?”

這時,醒好酒之後,赫司堯拿著朝她走了過來,手裡還拿著兩個高腳杯,步履慵懶,看起來矜貴十足。

“建造這個莊園的人,是我一個朋友,所以之前來這裡參觀過!”

聽著,葉攬希點了點頭。

這時,赫司堯給她倒了點酒,“嘗一下!”

葉攬希看著,端起來品嚐了一下。

“怎麼樣?”赫司堯問。

“還不錯!”葉攬希點頭。

這時,赫司堯有給她倒了點。

“再嘗一下!”

葉攬希又端起來喝了口,然而這口品嚐完後,清秀的眉頭微微蹙了起來。

“怎麼樣?”赫司堯問。

“味道,跟剛纔不一樣了……”葉攬希看著他說。

“這瓶酒的都美感就在這裡,每品嚐一口,都有著微妙的變化!”赫司堯說。

葉攬希看了一眼,“我還是第一次喝到這樣的酒。”

“這瓶酒呢,叫艾斯特,來自法國,是一個男人為了追求心愛之人親手所釀,女人喜歡喝酒,他就打算親手釀紅酒送給女人表白,從開始的采摘到壓榨,發酵,陳釀,到最後的過濾和成瓶,每一步都是他親手動手,全球,一共隻有一百瓶,而這瓶,應該是僅剩下的幾瓶。”

“這麼來說,那應該很貴了!”葉攬希說。

“是,有市無價!”

“那後來呢?”葉攬希問。

“什麼後來?”

“故事的後來,男人追到這個心愛的女人了嗎?”葉攬希問。

“你猜呢!”

“應該冇追到吧!”

赫司堯眯起眸,“為什麼這麼說?”

“等他釀好酒,得多久過去了,女人應該早就被彆人搶走了吧?”葉攬希說。

赫司堯聽聞,忍不住笑了起來,“你就這麼悲觀?”

“這不是悲觀,這是現實!”

赫司堯看著她繼續道,“後來呢,男人釀好酒之後去找心愛的人,她確實有了男朋友,男人很失落,但這個酒被當時的一個商人看到,後來男人就成為了當地很有名的紅酒商人,後來一次成功分享會的時候,他又重新遇見了心愛的女人,那時候,她是單身,他就表白了,所以,他們最後是在一起了!”赫司堯說。

葉攬希聽到後,嘴角忍不住揚起,“果然,美好的結局,隻存在故事裡!”

赫司堯靜靜的看著她,目光深情而專注。

這時,葉攬希看向他,“你不喝嗎?”

“我今天已經喝很多了,再喝,恐怕就要醉了!”赫司堯說。

“喝醉了怕什麼,反正你也冇打算走!”葉攬希調侃。

而赫司堯則是目光灼灼的望著她,“我是怕,喝醉了後會衝動做出什麼事情來!”

他的話剛落音,葉攬希沉默了。

那晚的事情,都還曆曆在目。

想到這裡,葉攬希起身,參觀著酒窖,看著架子上的一瓶酒,葉攬希拿起來看,“赫司堯。”

“嗯?”

“剛纔的故事,不是你自己編的吧?”

“為什麼這麼說?”赫司堯朝她走去。

這時,葉攬希轉身,看著他開口,“感覺!”

看著她,赫司堯走了上去,高大到身影直接將她籠罩住,垂眸,視線看著她,“那你感覺到,我為什麼要這麼說嗎?”

忽然離這麼近,葉攬希呼吸都變得困難了起來,“所以,你承認是編的了?”

“嗯!”低沉的聲音,自她頭頂悶悶的響起。

“為什麼?”

“想知道?”

“嗯!”

“你抬頭,我告訴你!”赫司堯聲音沙啞。

葉攬希抬眸,就在那一瞬間,溫熱的唇直接吻了上去。

赫司堯撫著她的臉,直接將她抵在了酒架上,吻的迷醉。

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葉攬希推開他一下。

赫司堯抵著她的額頭,啞聲問道,“怎麼了?”

“酒!”

赫司堯接過,直接將酒放回了架子上。

不待葉攬希開口,赫司堯再次捧著她的臉吻了上去,這一次相較剛纔衝動也粗魯了好些……

……

另一邊。

陽台上。

三小隻,還有薑桃。

薑桃看著他們,“神神秘秘的,你們到底想說什麼?”

“實不相瞞,我也不知道!”

二寶看向大寶,“哥,你到底要說什麼!”

這時,大寶看著薑桃,“明天,陪我出去一趟!”

“去哪?”

“搶貨!”大寶勾唇。

“什麼意思?”薑桃問。

“紅印基地在碼頭最後一次轉貨!”大寶言簡意賅。

薑桃一聽,“你打紅印基地的主意?”

“哪又怎麼了?”大寶問。

“什麼怎麼了,你這是給暗網樹敵!”

“你就說,去不去?”大寶直接問。

薑桃有幾分猶豫,“紅印的人可不是什麼普通的組織……再說了,就咱們倆也弄不過他們一群人啊!”

“誰說就我們兩個的?”大寶問。

“那還有誰?”

大寶揚起唇,“去了你就知道了!”

看著大寶神神秘秘的樣子,薑桃眉頭蹙了起來,“每次你露出這樣的笑容,就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,大寶,你又再打什麼壞主意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