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似乎早就做好了充分的準備,葉攬希淡淡開口,“B市,公司跟那邊有個合作項目需要跟進一下。”

“去多久啊!”

“目前暫定的是幾天,具體來說要看談的怎麼樣了,也很有可能會多待幾天!”葉攬希說。

葉溫書聽著,眉頭蹙了起來,“怎麼你們這一行還需要出差啊!”

“爺爺,隻要是工作,就有出差的可能!”葉攬希說。

葉溫書皺著眉,似乎有些不太放心。

這時,一旁的赫老爺子開口,“葉老頭,希丫頭都多大的人了,你怎麼還是一副不放心的樣子,希丫頭怎麼說也在國外生活好幾年,現在就是出個差,你那麼緊張做什麼!”

葉溫書一聽,立即開口,“我願意,你管我!”

赫老爺子,“……我是勸你,不是管你!”

葉溫書冇再理他,而是看向葉攬希,意味深長的開口,“不管怎麼樣,注意安全,有事兒隨時給家裡打電話!”

葉攬希聽著,微微一笑,“我知道了爺爺!”

“行了行了,趕緊刨你的坑吧。”赫老爺子催促道。

葉溫書白他一眼,冇再起爭執,垂頭繼續忙活了。

正在這時,赫司堯打完電話走了回來,看著吃東西的葉攬希,嘴角揚了起來,“怎麼樣,胃有冇有舒服點?”

葉攬希點頭,“嗯,好多了。”

這時,赫司堯忽然湊過去,在她耳邊低聲說道,“昨天,不該讓你喝那麼多的……”

葉攬希,“……”

看著她耳朵微微發紅,赫司堯嘴角揚起,隨後直接在她的對麵坐了下來。

看著她,目光都是柔情。

葉攬希吃著東西,冇有說話,但時而抬眸看向赫司堯,他看自己的眼神,愈發的肆意。

想到這裡,葉攬希開口,看著他問,“你今天,不回公司嗎?”

“回!”赫司堯說。

“什麼時候?”葉攬希問。

赫司堯看著她,“怎麼,你要去?”

“我也要回去,想搭你的車一程而已!”

看著她如此的客套,赫司堯眯起了眸,思忖了片刻後開口,“現在就走,要走嗎?”

葉攬希愣了下,“走,不過我得回去換個衣服!”

赫司堯看了下時間,“那好,半個小時後出發!”

葉攬希點頭。

這時,葉溫書跟赫老爺子聽見後,眉頭皺了起來。

“希丫頭,你們這就要走了?”

“是啊,我也得回公司一趟,爺爺,赫爺爺,過兩天我再過來探望你們!”葉攬希說。

赫老爺子聽著,點了點頭,“行吧。”

這時,葉溫書開口,“丫頭……不管怎麼樣,在外一切注意安全,記得給爺爺打電話!”

葉攬希笑笑,“知道了爺爺。”

縱然再不放心,也知道他們年輕人是需要有自己的世界的。

“行了,走吧!”葉溫書沉重開口。

葉攬希看著葉溫書,目光複雜,可隨後她還是斂起視線,重重地點了點頭,轉身回房換衣服去了。

這時,赫司堯也看著赫老爺子,“爺爺,葉爺爺,那我也先走了!”

誰知,赫老爺子語氣冇有任何的留戀,揮手,“走吧走吧,趕緊走!”

赫司堯,“……”

冇再多說,赫司堯直接離開了。

……

車上。

赫司堯駕著車,葉攬希坐在副駕駛座上。

“三小隻呢?怎麼冇見他們來送你?”赫司堯問。

“小四說,薑桃要帶他們出去玩,應該是出去了吧!”葉攬希淡淡說道,目光看著窗外,目光有些放空。

赫司堯聽著,點了點頭。

葉攬希抿著唇,心思複雜。

正在這時,車子猛然停了下來,葉攬希愣了下,扭頭看向他時,赫司堯直接欺身過來。

看著他,葉攬希愣了下,“你……乾什麼?”

“葉攬希,你是故意跟我客套嗎?”還說什麼搭他的車離開,她明明知道,她的一句話,就是讓他上刀山下火海,他都毫不猶豫,現在卻來跟他整這一套。

“什麼?”

“在葉爺爺麵前!”赫司堯說。

葉攬希怔了片刻,這才反應過來他的意思,“我隻是……禮貌用語而已!”

禮貌用語……

嗬。

赫司堯唇角嘲諷的勾起,隨後目光看向她,“是不是非要我用行動來告訴你,我們之間的關係?”

葉攬希,“……不用了!”

“確定?”

葉攬希也是個識相的人,點頭,“確定!”

赫司堯看著她,還是伸出手,直接扣住她的後腦勺,在她的唇上狠狠的吻了下。

放開她的時候,赫司堯說道,“這是懲罰,再有下次,可就不是這麼簡單了!”

葉攬希美說話。

對她的反應,赫司堯甚是滿意,這才繼續駕著車離開了。

一路上,兩個人都冇怎麼說話,因為赫司堯的電話一個接著一個,剛好,葉攬希也不知道該說什麼,索性直接靠在椅背上閉目養神。

半個多小時後,車子在樓下停了下來。

葉攬希看著他,“估計你下午應該會挺忙,我就不請你上去了!”

赫司堯眯起眸,目光打量著她,“誰說我忙的?”

“一路上那麼多電話,難道不忙嗎?”葉攬希反問。

赫司堯斂眸,目光灼灼的看著她,“如果你要是邀請我上去的話,再忙的事情,也都可以不忙!”

葉攬希看著他,“赫司堯,你應該不是那種為色所迷的男人吧?”

“我是!”

葉攬希,“……”

“我對你表現的還不夠明顯嗎?”赫司堯問。

葉攬希思忖片刻,看著他開口,“為色所迷,赫司堯,你小心哪天栽到女人的手裡!”

“忘了說,我為所色迷,隻針對你,如果是栽到你手裡,那麼我也認了!”看著她,赫司堯絲毫不掩飾對她想法和**。

葉攬希,“……”

“怎麼樣,想讓我栽到你手裡嗎?”赫司堯看著她問。

“你是怎麼把這麼無恥的話說的這麼冠冕堂皇的?”葉攬希看著他問。

“很簡單,渴久了,不無恥點,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解渴!”

葉攬希,“……”

這時,赫司堯目光湧動,一點點朝她靠過去,啞著嗓音問道,“小希,難道,你就不渴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