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眼看著他湊過來,葉攬希直接摸到把手,開門下車了。

看著他,葉攬希唇角微揚,“我呢,現在確實不渴,但赫總要是渴的話,那就回公司吧,畢竟,想給赫總解渴的人,很多!”說完,就想關門。

然而這時,赫司堯直接伸手擋住了車門,“可我想找的人,隻有你!”

葉攬希微微一笑,“不好意思,現在,不想奉陪。”說完,砰的一聲關上了車門。

“你的意思是,現在不想,那之後就可以?”赫司堯敏感的捕捉到她的話。

葉攬希看著他,不語,眼神似在打量。

赫司堯多上道一人,立馬開口,“那好,等我忙完就來找你!”

葉攬希也點頭,“那好,我等你!”

赫司堯眯眸,看著他低聲開口,“葉攬希,這可是你說的。”

雖然知道她一貫的嘴硬,但他也知道,葉攬希的話也都有機可乘。

至少他是有機會的!

想到這裡,他目光充滿了佔有慾。

而這時,葉攬希則是看著他勾唇笑笑,懶得在跟他纏下去,轉身就走了。

屆時,赫司堯看著她的背影開口,“我晚上有事情來不了,明天再來找你!”

葉攬希則連頭都冇有回一下,直接揮了揮手朝樓道走了進去。

一直看她走進去後,赫司堯這才收回視線。

如果不是晚上有事兒,他可能現在就跟著走進去了。

想到這裡,眼神頓時變得淩厲起來,他拿起手機,直接撥通了電話。

“那邊怎麼樣了?”

“好,把他們盯住了!”

掛了電話,赫司堯看了一眼葉攬希進去的方向,眸光微眯,嘴角揚起。

等我!

收起目光,直接發動車子走了。

……

而樓上。

葉攬希站在陽台,看著樓下,一直看著赫司堯的車走遠後,目光眯了起來。

這一走,她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,或者說,還能不能再回來。

赫司堯,對不起了。

爺爺跟三小隻就交給你了。

想到這裡,葉攬希收起視線,目光看向了遠方。

……

深夜。

碼頭。

燈光微弱。

這時,一輛車停在比較隱晦的地方。

車上,大寶拿著望遠鏡盯著碼頭。

“怎麼樣,有動靜了嗎?”薑桃問。

大寶搖頭。

薑桃翹著二郎腿,“你確定是今天晚上嗎?”

“當然了,百分之百確定!”

說著,薑桃坐了起來,從他手裡手裡拿過望遠鏡,自己看著。

“訊息哪裡的?”

“這個……”

“不方便說?”薑桃問。

“不是不方便,是……一會就知道了!”大寶說。

薑桃瞅了他一眼,“還賣關子!”

大寶冇說話。

“不過訊息既然這麼準確,那為什麼現在人還冇來?”薑桃問。

“我也不知道,難道是臨時有什麼變化了?”

這時,薑桃放下望遠鏡,“也許取消了也不一定!”

大寶眉頭緊蹙。

二寶在後座開口,“再等等,一般這種事情,不都要很晚才進行嘛!”

薑桃一聽,看了他一眼,勾唇,“你倒是懂啊!”

二寶還冇開口,小四開口,“電視劇裡不都這麼演的嘛!”

薑桃,“……”

二寶點頭,“確實是。”

僭越了。

這時,小四拿過望遠鏡,“我看看!”

薑桃直接遞給了她。

小四拿著,四處看著。

可看著看著,她忽然開口,“哥,對方多少人啊!”

“七八個吧……”大寶說,“但我們今晚要麵對的,不止是七八個!”

“怎麼個意思……”薑桃問。

“就……”

“我看到人了,好幾個外國人!”小四說。

一聽這話,大寶立即激靈起來了,“給我看看!”

小四直接把望遠鏡遞給了他,大寶拿起來看著。

“怎麼樣?”薑桃也打起了精神。

大寶看著碼頭的方向,的確出現了五六個人,每個人都長的結實魁梧,碼頭上,他們四處看著。

“嗯,的確出現了!”

“那貨呢?”薑桃問。

“人到了,那說明貨快到了!”大寶說。

薑桃深呼吸,眼神間透著一抹興奮,“這以往都是乾一些要命的事兒,還是第一次乾這種偷雞摸狗的事情,想想,還有還有幾分激動!”

這時,二寶一聽,眉梢微挑,“你管這叫偷雞摸狗?什麼雞和狗能這麼值錢!”

小四一聽,樂了,撲哧一聲笑了出來。

薑桃,“……那叫什麼?”

二寶思忖片刻,“劫富濟貧?!”

薑桃,“……誰貧?”

他們都快富的流油了,還貧嗎?

“當然是貧困地區貧了,等劫了之後,就給貧困地區捐一筆大的!”二寶說。

薑桃聽著,嗬嗬冷笑兩聲,“果然是親兄弟啊,永遠都能給自己無恥的行為找一個令人無法罵的理由。”

二寶聽著,微微一笑,“我當是你誇獎了!”

“不用當,就是誇的!”

在他們嘴貧的時候,大寶看著碼頭的方向,又看了看四周,眉頭擔憂的蹙起。

怎麼還冇有來呢?

這時,薑桃看著他,“怎麼了,打算什麼時候開始行動?”

“再等等!”

“等什麼?”

“等另一撥人的出現!”

說起這個,薑桃想起什麼,看著他問,“你剛纔說,要麵對的不止是一撥人,什麼意思?”

大寶放下望遠鏡,“就是你理解的意思!”

“你的意思是,今天晚上還有另一撥人來搶貨?”

大寶猶豫著,點了點頭。

薑桃蹙眉,“誰啊?不對,你怎麼知道還有另一撥人來?”

大寶看著她,微微一笑。

薑桃深呼吸,“怎麼,都這個時候了,還不能說?”

“不是不能……”大寶猶豫著,是不知道該怎麼說。

“到底……”

“哥,有動靜了!”這時,二寶忽然開口打斷了他們,“海麵上有動靜了,我看他們也開始準備了!”

大寶聽著,眉頭緊蹙,說不緊張是假的,這也是第一次乾這種事情,興奮與緊張並存。

這時,小四看著大寶,“哥,那接下來我們要做什麼?”

“再等等,等另一撥人的出現!”大寶說。

一車的人都看著大寶,不知道他葫蘆裡到底賣的什麼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