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碼頭一陣混亂。

boss的人剛到岸邊接貨,就被突然衝出來的人打了個措手不及,可隨後立即調整狀態,雙方在碼頭一陣火拚。

而衝出來的人,分為兩撥人,一邊去卸貨,一邊繼續跟他們火拚。

遠處,正在打電話的boss,看了下時間,正在不耐煩之際,回頭便看到了碼頭髮的信號。

“**!”一聲咒罵,扔掉手機就要衝過去,然而剛轉身,一抹身影擋在了他的麵前。

在看到來人時,黃色的瞳仁慢慢彙聚,眼底迸射出一抹危險,“是你,J?!”

赫司堯看著他,神色傲然,宛若一個睥睨一切的王者。

“是我。”

boss看向碼頭一眼,再看向他,拳頭緊握,“是你帶來的人?”

“不!”赫司堯愜意的搖頭,看著他,嘴角溢位一抹若有若無的笑,“我充其量不過就是一個幫忙的,那邊,都是你老對手的人。”

“瑞金?”boss眯眸,眼神更是閃過一絲戾氣,抬眸,看著赫司堯,“你跟他勾結到一起了?”

“勾結談不上,就是幫個忙而已。”赫司堯麵色冷靜,依舊的風輕雲淡,那上揚的唇角卻是帶著一抹意味深長的冷笑。

眼看著碼頭有人動了貨,boss清楚,如這次任務失敗,那麼他在紅印的地位將岌岌可危。

想到這裡,他看著赫司堯,低聲開口,“他給你多少錢?”

“錢?嗬嗬……”赫司堯冷笑起來,“看來,你對我瞭解的還是不夠啊。”

說完,赫司堯收起笑容,“老子的錢,可以把你們紅印都給買了,不,都可以把你們活生生的砸死!”

boss,“……”

他怎麼能夠忘了,赫司堯富可敵國呢?

對彆人來說,想要錢需要拿命去搏,在刀尖上討生活,可對他而言,錢就像是大風颳給他的一樣。

在賺錢這方麵,他就像是老天指派給他的一樣,極具天賦。

想到這裡,boss眸光晦澀,下一秒,直接舉起槍對著他,“既然這樣,就彆怪我不客氣了。”

嗬嗬……

赫司堯冷笑一聲,看起來依舊風輕雲淡,不疾不徐,睨著他,“怎麼,軟的不行,準備來硬的?”

“J,馬上讓他們收手,否則,彆怪我不客氣了。”boss看著他一字一句的警告。

一聲低沉的輕笑從赫司堯鼻息間發出,他看向他,“那你彆客氣啊!”說著,一步步朝他走過去,黑夜裡,他的眼睛看起來格外的深沉,似乎篤定了他不敢開槍一樣。

“你既然都退出了,為什麼又要淌這趟渾水?”boss看著他冷聲問。

不說這個還好,說起來,赫司堯的眸頓時變得淩厲起來,“那就要問問你了,先是找黑客進攻我的公司,然後又找上我的女人假裝偶遇,你這又是鬨哪一齣?還是你覺得,我退了,就可以任人欺負了?”

boss抿著唇,“之前,是你先來這裡打傷我的人。”

赫司堯也不否認,“是啊,既然你知道是我,那就應該清楚,在之前,我就放了你們一馬,不然,你覺得你們能在港口市平安無事的待到現在?”

boss頓時無語了。

赫司堯這倒打一耙的功夫,還令人挺無語的。

“這一船的貨對我而言,就是九牛一毛,但是對你們而言,應該足夠要頭疼吧?”赫司堯問。

boss目光晦澀,“你到底想怎麼樣?”

赫司堯臉色頓然驟變,看著他問,“很簡單,你隻需要回答我的問題就可以。”

boss看著他不語。

“上次,你找我的女人乾什麼?”赫司堯問。

boss嘴角勾起,“你就是為了個女人?”

“你隻需要回答的我的問題。”

“如果我不回答呢?”

“那你跟這批貨,今天就都留在這裡吧!”赫司堯看著他一字一頓的說道。

“你會不會太自信了,現在,可是我的搶對著你。”

“那你有本事就開槍。”

boss盯著他,“你真以為我不敢開槍嗎?”

“你試試。”

boss握著槍,指節都有些發白,隨後砰砰兩聲,他打在了赫司堯身邊的空地上,隨後再次調整對準了他。

赫司堯就那樣站著,眼睛都冇有眨一下,看著他冷聲道,“如果我是你,現在就應該想著該怎麼活著離開,或者乖乖的回答我的問題,冇準,我還可以考慮留你一命……”

再次看向碼頭的時候,他的人,已經被打的節節敗退,一輛貨車不知道什麼時候開了過來,那些人正在把他的貨往車上搬。

看到這一幕,他的眼睛都急紅了。

但他也清楚,現在冇有挽回的餘地了。

看向赫司堯,他咬牙切齒道,“J,這筆賬,我記住了!”

在他要開槍的時候,忽然他的身上忽然出現了一個紅色的點,正準他的眉心。

在他們這一行都清楚,這紅色的點,代表著什麼。

他被標記了,遠處,有狙擊手瞄準了他。

“你倒是準備的很充足。”boss看著他說。

“上次來吃了虧,這次,當然要準備完全一點。”赫司堯看著他說。

boss盯著他,思忖了許久,“我可以告訴你答案,但是,你要放過我的人。”

赫司堯看起來,慵懶而愜意,“你覺得,你有資格跟我談條件嗎?”

“任務失敗,對我們來說,回去也是死路一條,既然這樣,赫總就動手吧!”說著,boss直接收起了槍,放棄了掙紮和抵抗。

這裡,全是他的人,他根本冇有還手之力。

與其這樣,倒不如直接坦然麵對了。

赫司堯看著他,邪性的笑了起來,“你在威脅我?”

boss不語。

這時,赫司堯直接掏出槍,上膛,直接對準了他,“說嗎?”

boss隻是看著他笑,兩個人像是在博弈一般。

“很好。”赫司堯冇有任何的猶豫,直接勾動了扳槍,砰的一聲,boss直接單腿跪在了地上。

看著他,赫司堯漆黑的瞳仁散發著危險的氣息,黑夜裡,像極了一直蓄勢待發的豹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