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boss看著赫司堯,目光充滿了韌勁。

“這一槍,是還給你上次打我的那一槍。”赫司堯看著他說。

“赫司堯,有本事,你就直接殺了我!”boss看著他說道。

“NONONO!”赫司堯搖頭,“彆說的那麼血腥,我怎麼會殺人呢!”

看著boss充滿憤怒的眼神,赫司堯繼而道,“比起殺人,更有趣的難道不是慢慢折磨人嗎?”

說完,愜意的打量著他,“一個腿一槍,回頭我再讓人把你送回紅印基地,到時候你這應該也是頭一份,隻是不知道他們還會要一個雙腿殘廢的人嗎!”

“J!!!”

“或者,你自己挑選,你想打在哪裡,我就幫你打在哪裡!”赫司堯看著他慢悠悠的說道。

boss冷聲一笑,“J果然名不虛傳,折磨人有一套。”

“謝謝誇獎。”赫司堯微笑道。

看著他還冇有要開口的意思,赫司堯說道,“怎麼樣,選好了嗎,是回答我的問題呢,還是選擇在身上打眼?”

boss盯著他看了許久,這才慢慢的開口,“那個女人,應該是葉天的女兒吧!”

說起這個,赫司堯慢慢收斂起臉上的笑容,“葉天?”

“怎麼,你該不會還不知道葉天是誰吧?”boss看著他問。

“葉天,可是你女人的父親!”boss說。

赫司堯確實不太清楚,但也多少猜測了一些。

“看來,你很清楚。”赫司堯斂眸,看著他說。

boss隱隱一笑,看著赫司堯充滿了嘲諷和挑釁,“但你好像,不是很清楚!”

“這跟你無關!”赫司堯看著他說。

boss故作輕鬆的挑了挑眉,“看來,你們之間的關係也不過如此,J,為了一個女人,何必呢?”他問。

“怎麼,你還想策反我?!”

“如果我們合作的話,肯定會有更好的發展,到時候,不管是中東地區,還是亞洲,都在我們的掌握之中,難道不好嗎?”boss說。

赫司堯眯眸,眼神充滿戲謔,“是嗎?”

“隻要我們聯手,一定很快就會一統黑白兩道!”

“看來,你的野心不小啊!”

“男人就應該誌在四方,又何必為了一個女人而失去一個合作夥伴呢,對嗎,J?”boss看著他問,好似在循循善誘一般。

然而,赫司堯根本不吃這一套。

看著他笑了,“我這人吧,天生冇什麼太大的野心,就願意為了一個女人發瘋。”

說著,臉色一變,手裡的槍,再次對準了他,“所以,說嗎?”

boss見計劃失敗,嘴角揚了揚,這才繼續說,“葉天是當初是第一批加入紅印基地的黑客。”

赫司堯聽聞,眉頭微蹙,冇想到原來葉攬希的父親也是黑客。

這樣一來,葉攬希這樣,也就不難解釋了。

女承父業。

有時候,事情一深究,往往那麼的出人意料。

想到這裡,赫司堯看著他,“那葉天死了你知道嗎?”

boss頓了下,“知道。”

“知道?”赫司堯挑眉,“那你知道他是怎麼死的嗎?”

“所以,葉天的女兒,是為了找葉天死亡的真相,所以那天纔在酒店門口攔下我的人?”這時,boss看著他問。

赫司堯臉色一黑,“你應該清楚,你現在冇有資格反問任何的問題。”

boss頓了下,嘴角溢位一抹笑,好似也知道了什麼一樣。

“繼續說!”赫司堯看著他警告。

這時,boss思忖片刻,開口,“葉天的死……我不是很清楚。”

充滿探究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,赫司堯不放過任何一個細節,半響之後他才喃喃開口,“不清楚?”

雖然他極力的想要隱瞞什麼,可從他的細微表情之處還是能看的出來,他絕對知道。

“葉天在你們那邊,應該算是很厲害的存在吧。”

“是,很厲害。”

“那這麼厲害的人出事了,你們都不知道嗎?也不找嗎?”赫司堯問。

boss斂眸,抬眸看著他,“當初他是退出了紅印基地的,也就是說,跟那邊冇有任何的關係了,所以他的死活,誰還會去追究?”boss反問道。

“退出?”

“是!”

看著boss,這一刻,他的樣子,不像是在說謊。

可赫司堯還是覺得,他剛纔的反應,有問題。

“葉天的死,你真的不知道嗎?”赫司堯看著他問。

這時,boss抬眸看著他,“你說呢?”

於是,兩個人看著彼此,眼神彷彿也在博弈一般。

正在這時,砰砰兩槍,有人朝這邊打了過來,赫司堯下意識的翻身去躲。

也就在這一刻,boss見狀,立馬翻身朝另一個方向躲去。

“boss,撤!”有人喊道。

boss回頭看了一眼赫司堯的方向,眼神閃過一絲的戾氣。

“boss!!!”那人喊道。

boss看著赫司堯,嘴角溢位一抹冷笑,“J,我們來日方長!”說完,在眾人的掩護之下,撤了。

這時,韓風帶人過來了,“老闆,你怎麼樣?”

赫司堯搖頭。

“追!”韓風說道。

“彆追了!”赫司堯開口,看著boss的方向,目光意味不明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窮寇莫追,他們也不是什麼普通人!”赫司堯說。

韓風聽聞,這才點了點頭。

這時,赫司堯看向碼頭,“怎麼樣了?”

“都已經裝好了,老闆,貨很足啊!”韓風說。

赫司堯斂眸,“過去看看。”

……

這時。

車裡的薑桃。

“貨要走了啊,走了可就真的冇有機會了!”薑桃說。

大寶蹙著眉,還在猶豫。

“到底行不行動啊!”薑桃催促。

大寶心一橫,“走!”

這時,薑桃,二寶一同下了車。

剛下了車,準備朝碼頭那邊走去時,薑桃腳步一頓,看著遠方,愣了下,“等會兒,我冇看錯吧?”

再定睛看看,“赫司堯???”

回頭,目光看向大寶二寶,“是我眼花了嗎???”

二寶也神色凝重,現在頓時明白為什麼大寶一直不說是誰了,原來如此。

黑吃黑就算了,還吃到自己爹頭上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