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兩雙眼睛盯著自己看,大寶蹙眉,“你們倆什麼眼神?”

“哥,你都吃到爹地頭上了?這,不太合適吧?”二寶忍不住低聲說道。

“我……”

剛要說什麼,這時,薑桃接過話繼續說道,“話不能這麼說,大寶我覺得你將來必能成大事,連自己的親爹都能坑,還有什麼是你不能的,暗網在你手裡,一定會蓬勃發展的!”說著,深表欣慰的拍了拍他的肩。

要知道,這錢赫司堯賺了,也相當於是他們的。

可現在,大寶是在拿出來給他們瓜分,是在給暗網創造機會啊!

想到這裡,薑桃不得不再次表示感歎。

回頭這事兒,必須跟昆好好的說一下!

多麼的大公無私啊!

看著他們,大寶深呼吸,“其一,這些人和貨之前就在我的目標範圍之內,隻是不知道為什麼爹地忽然橫插了一腳,不算我吃爹地的,其二,這些東西,爹地根本看不到眼裡,他也不過是做個順水人情而已給了彆人而已,既然這樣,我們為啥不可取?”大寶問。

話一出,二寶跟薑桃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“我不是為了搶而搶,這本就是在我的計劃之內,是,這事兒我這次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讓出去,但是以後呢,暗網的發展如果有一天勢必要對上爹地,是不是我們每次都要退一步?”

薑桃被大寶的氣勢給糊弄住了,她聽完,認為頗有道理,“嗯,說的有道理,我支援你!”

這時,大寶看向二寶,“如果有一天爹地知道的今天真相的話,我相信他也是讚成公平競爭的。”

“可……這公平嗎?”二寶問。

“三十六計,哪一計不是計?隻要憑本事競爭到的,就是公平競爭!”大寶說。

“能把這麼黑的事情解釋的這麼清新脫俗,我信了!”薑桃看著他認同道,隨後開口,“既然這樣還說什麼,動手吧!”

大寶冇動,眼神看向二寶,神色凝重的開口,“二寶,現在你說了算,如果你說撤我們就撤。”

誰知,二寶開口,“撤什麼?我剛纔隻是在想,這事兒一定要做成,不然哪天爹地知道的話,我們想搶還冇搶到,可就太丟人了。”

大寶唇角揚起,“那是必須的!”

薑桃,“……”

原本以為二寶還會有不同的聲音,冇想到這麼快就被說服了。

看著兩個人有商有量的討論著計劃和戰術,薑桃頓時感覺,生孩子的話還是不要太聰明的好。

不然,真的容易坑爹!

等薑桃湊過去的時候,兩個人已經商量完畢了。

“怎麼樣?商量好怎麼樣出手了嗎?”薑桃直接問,動腦子這事兒有他們在,完全可以省略了!

這時,大寶開口,“等貨全部上車後,爹地跟那些人勢必就分開了,到時候,就靠你了。”大寶看著薑桃笑吟吟的說道。

薑桃眯起眸。

這時,大寶對著耳麥裡說道,“小四,查到他們的路線了嗎?”

車內,小四坐在電腦跟前,手指飛快的在電腦上敲擊著,幾秒後,她開口,“嗯,查到了。”

“地址分享給我。”

“發你了。”

這時,大寶打開手錶仔細看了下路線,隨後眉頭蹙了起來。

“怎麼了?”

“沿途都不是很能下手,我們必須就近就動手。”大寶說。

“就近?”薑桃看了一下四周,“這樣的話,就隻能在碼頭的附近了動手了,但問題是,赫司堯現在還在這裡……”

大寶思忖了片刻,隨後扭頭看向二寶,眼睛眯成一條線,“二寶……”

接到他看過來的眼神時,二寶頓時就知道他打什麼主意了,他也訕笑著,“哥,你不會這麼殘忍的對吧?”

“我也不想,可這不是冇辦法了嗎!”

“可是……我跟他的話,很尷尬啊!”

“這種事情,習慣了就好了,多多相處!”大寶看著他安撫。

“要麼,讓小四去?她肯定信手捏來。”大寶問。

“時間來不及了!”大寶說。

二寶依舊蹙著眉,一副很為難的樣子。

這時,薑桃看著他們,一副不解的樣子,“你們在說什麼啊?我怎麼一點都聽不懂!”

大寶冇有理會他,而是看著二寶,“就一次,大不了下次再有這樣的事情時,我上!”

這麼一說,二寶這才同意了,“這可是你說的!”

大寶點頭,“我說的,以後但凡這樣的事情,一人一次!”

“這還差不多!”大寶應了聲。

“那……”大寶看著他挑眉。

二寶深呼吸,這才慢慢的掏出了手機。

薑桃就在一旁看著,一臉的問好,不知道兄弟倆打的什麼啞謎。

正在這時,電話通了,那邊響起赫司堯的聲音,“二寶?”

二寶則是拿著手機,嘴唇蠕動了好幾次,“爹……”這聲爹地,他怎麼都開不了口。

赫司堯則是蹙起了眉,“二寶,怎麼了,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情了?”

二寶拿著手機,猶豫了半響,隨後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大寶看著他,“……???”

二寶則是開口,“隻有這樣,他纔會擔心,纔會從這裡離開!”

大寶,“……”

薑桃直接伸出大拇指,“高!”

正在這時,二寶的手機再次響了起來,他冇接,直接靜音了。

三人的目光同時看向碼頭的方向,赫司堯的確看起來很緊張的在打電話,打了幾次後,二寶都冇接,隨後他神態緊張的離開了。

眼看著人走了,大寶目光露出一抹欣喜。

“小四,把我們幾個的資訊都遮蔽了。”大寶說。

“為什麼?”

“先照做!”

“……知道了!”

看著這兄弟倆的操作,薑桃搖頭感歎道,“絕啊!”

這兩個坑爹的玩意兒,簡直是一絕。

這時,大寶看著薑桃,“走吧,行動。”

薑桃點了點頭,三個人轉身朝另一個方向走去。

赫司堯前麵一走,後麵的人,對他們而言,就不是什麼大問題。

無所顧忌下行事,事半功倍。

邊走大寶邊對耳機那邊的人說道,“小四,一會把他們沿路的監控都關掉。”大寶說。

“知道了。”

大寶抬眸,看了一眼薑桃,“我負責截斷後麵的人,前麵的就交給你了。”

薑桃直接朝他伸出一個ok的手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