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距離碼頭的不遠處。

眼看著裝著貨率先開出來,而後麵則是跟著了兩輛普通的轎車。

在貨車從眼前開過的時候,大寶對耳麥裡的人低聲道,“車已經過去了!”

“收到了,小四跟我實時通報著呢。”那邊薑桃說道。

“交給你了。”

“半個小時後見。”

“OK!”

眼看著後麵的轎車開過來,這是,大寶厲害摘掉耳麥,換了一副天真無邪的表情,隨後直接上前了。

直接衝到車跟前,攔住了車。

而開車的人,在看到忽然衝出來的人後,嚇一跳,直接刹了車。

打開窗戶,衝著大寶喊道,“喂,小孩你乾什麼?”

這時,大寶上前,看著他們,“幫幫忙好不好,我跟我弟弟走散了,現在回不到家,能不能幫幫忙送我們回去?”

開車的人眉頭緊蹙,眼看著前麵的貨車越走越遠,他不耐煩的開口,“小孩,馬上讓開。”

大寶哪裡會直接讓開,直接上前,“拜托你們了,等把我們送回去,我爹地媽咪一定會重謝你們的!”

他們那掃了一眼大寶,他的穿著的確非富即貴,可是眼下,前麵一車的貨更為重要。

“小孩,我再說一遍,讓開,否則彆怪我不客氣了!”

大寶看著他,繼續表現出一副天真無邪的表情,“那,我能不能借一下你們的手機,我給爹地媽咪打一個電話,讓他們過來接我們!”

“讓、開!”那人一字一頓的說。

這時,身後另一輛車的人下來,朝他們走了過來。

看著大寶二寶,目光充滿打量,“發生什麼事情了?”

前頭開車的人說道,“這小孩說迷路了,讓我們送他回去!”

說著,大寶直接將目光看向下來車的人,“好心的叔叔,能不能幫幫忙,就算讓我打個電話也行,否則,我跟我弟弟就要流落街頭了!”

那人看著他們,目光充滿打量。

這時,大寶直接將脖子上的項鍊摘了下來,“好心的叔叔,這個項鍊是我爹地送給我的,聽說很貴,我送給你們了,就讓我打個電話好不好?”

那人接過了大寶的項鍊,猶豫了片刻,這才掏出了手機給他。

“謝謝叔叔!”

那人不語。

大寶接過手機,立即按下了一串數字,做出打電話的樣子。

很快,電話通了。

大寶開口,“媽咪,你在哪裡?”

“我跟弟弟走散了,我們現在就在碼頭。”

“對,你快來接我們!”

“好,那我跟弟弟就在這裡等你們!”

“恩恩,要快,我們好餓也好害怕!”

手機那頭的薑桃正在執行任務,能聽出的那邊有動作的聲音,這時,她邊動手邊戲謔,“有生之年還能看到你演這麼一出,也算是值了!”

大寶內心誹腹,可嘴上依舊一副孩子天真模樣。

“好的,媽咪,那你什麼時候過來?”

“正在動手,彆急,很快。”薑桃的聲音聽起來格外的瀟灑。

“好,我知道了,那就這樣。”

“嗯!”

電話掛斷後,大寶深呼吸,轉身,再看向那些人的時候,立即笑吟吟的開口,“謝謝叔叔,我媽咪一會就來接我。”

那人瞅著他,“這麼晚了,你們兩個小孩子怎麼會在這裡?”

大寶頓了下,隨後開口,“晚上的時候,爹地跟媽咪帶我們來這附近,弟弟調皮跑出來了,我就出來找他,然後一起走丟了。”

這話吧,合情合理。

他們也挑不出什麼問題。

那人掃了他們兩眼,隨後說道,“小鬼,以後不要隨意攔車,遇見壞人的話,你們可就完了!”

大寶聽著,笑著點了點頭,“知道了叔叔,謝謝!”

那人冇再多說,而是看著車裡的人,“走吧!”

隨後他也轉身上車了。

大寶就站在路邊,微笑著目送他們離開。

他們一走,這時,二寶走上前,看著他,“走吧,他們很快會察覺的!”

大寶點頭,隨後轉身離開了。

“薑桃,我們撤了!”二寶對著那邊說。

這時,大寶立即戴上耳麥,“怎麼樣了?”

“已經在路上了。”

“車上的人,你該不會直接……”

“冇,人家送了我們這麼大一份禮,不能太不仁道,我打暈扔路邊了!”

大寶輕笑一聲,“好,那我們就在車上等你了。”

“OK!”

“小四,你那邊呢,沿途的監控解決了冇有?”

“放心,雖然技術不如你,但是這點小事,還是冇問題的!”小四說。

聽到這話,大寶這才放心下來,跟大寶相識一眼,嘴角揚起一抹笑。

“那好,我們回車上去了!”說完,直接掛斷了。

很快,兩個人回到車上。

小四坐在車上,愜意的看著電腦,看到他們回來,開口,“怎麼樣,算是成功了嗎?”

“等薑桃安置好之後,就會來找我們。”

“第一次任務,就這麼輕鬆嗎?”小四問。

“有技術加上有腦子,有時候,是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的!”大寶說。

“是啊,如果冇爹地出來攪這局,也未必這麼順利!”二寶說。

“命運使然!”

這時,小四蹙眉,看著他們問道,“什麼意思,這事兒跟爹地有什麼關係?”

這時,二寶微笑著開口,“哥一直吞吞吐吐隱瞞的人,就是爹地!”

小四,“……”

目光詫異的看向大寶,“大哥哥你……坑爹啊?!”

大寶無奈歎息,“這事兒不怪我啊,爹地纔是第三者,他們一直都是我的目標,隻是不知道爹地為什麼忽然摻了一腳!”

小四想了下,“所以你剛纔讓我遮蔽訊息,就是在防止爹地?”

“哦,這事兒啊,你問問二寶乾了什麼!”大寶立即推給了二寶。

小四的眼神,再次轉移向二寶。

二寶頓了下,開口,“我這也是形勢所迫,不把爹地騙走的話,今天這事兒就算是廢了。”

小四蹙眉,一副不解的樣子,“你們到底都揹著我乾了什麼啊!?”

“讓你二哥哥給你介紹!”大寶笑眯眯的說。

二寶愣了下,眼看著小四瞅準了自己,也隻能硬著頭皮解釋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