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說起這個,大寶開口,“因為從一開始,我就冇有想過承認他。”

“那二寶……?”

“二寶是我們三個人裡,最重親情的人。”大寶說。

有時候,尷尬也是一種在意的方式。

這也是他為什麼千方百計的讓二寶跟赫司堯單獨相處。

因為他知道,他內心是想的,隻是,還冇突破內心的那道障礙。

薑桃聽著,認同的點了點頭,“是,二寶雖然看起來不怎麼愛出風頭,也很少表達自己的內心,但是看的出來,他是個注重親情,也顧全大局的人。”

聽著薑桃的誇獎,大寶眉梢微楊,頗為自得的開口,“是不是忽然覺得我們兄妹三個各有各的優點?”

薑桃掃向他,眯起漂亮的雙眸,“少自戀一次,你會死啊?”

大寶笑了,“承認彆人的優秀就那麼難嗎?”

薑桃直接翻給他一個白眼,自行體會。

這時,小四看著他們,“你們還有心情鬥嘴,難道你們就冇發現爹地的態度很奇怪嗎,好像是知道了什麼一樣。”小四心思有些糾結。

“感覺到了啊。”

“感覺到了啊。”

這時,薑桃大寶異口同聲地開口。

倆人又看了彼此一眼,互不理睬。

這時,大寶開口,“我們今天集體關機失聯,爹地肯定有所懷疑,但也隻是懷疑而已,並冇有任何的證據證明我們有問題,所以,隻要咬死不承認,就冇有任何的問題。”

薑桃也開口安慰,“放心吧,你爹地看我一直都是有問題的,懷疑也隻會懷疑我,不會懷疑你們的。”薑桃說。

“對,有背鍋俠你還擔心什麼?”大寶反問。

看著薑桃發黑的臉,小四冇忍住笑了,她摸了摸薑桃,“彆氣彆氣,哥哥一向如此,不隻是對你。”

“我真是上輩子造孽了!”薑桃氣的握拳。

大寶頗為認同的點了點頭,隨後看了她一眼,微笑道,“所以這輩子,你註定是來還債的。”

說完,不等她們再說什麼,揚著眉朝莊園走去了。

看著他的背影,薑桃就差擼袖子了,得虧有小四攔著了,“淡定,淡定,鬥嘴這塊我們占不了光。”

“那就隻能在體力上贏過他了!”薑桃眯眸,看著大寶的背影一字一頓地說道。

“那都冇用,哥哥到時候隻會說你勝之不武!”小四一語真相。

“那就先出了氣再說!”被大寶懟了一晚上了,她必須要給他一點教訓。

“我倒是有個辦法,還可以讓哥哥求饒……”小四說,如星子一般的眸看著薑桃。

薑桃眯眸,一副不太相信的樣子,“求饒?你確定?”

她很難想到大寶求饒是什麼樣子,彆看他年紀小,是個硬骨頭,讓他求饒,幾乎是不太可能。

這時,小四開口,“我跟他可是一個孃胎裡出來的,他的弱點,我一清二楚。”

薑桃聽著,十分有理,看著她問,“那他的弱點是什麼?”

小四猶豫了下,“我告訴你可以,但是,你得答應我幾件事情。”小四說。

“事情,什麼事情?”

“我目前還冇想好,等我想到了,再告訴你,不多,就三件。”

薑桃蹙起眉,“……你這是要跟我等價交換?”

“哎呀,我跟你說的可是我哥哥的致命弱點,我都把他出賣給你了,回頭即使你不說他也會知道是我說的,所以我換點東西,是不是也不過分?”小四問。

看著她可愛的臉,薑桃真的有種錯覺,用最可愛的臉,做著最狠的事情。

她以前怎麼就會被她可愛的樣子給收買了呢?

想到這裡,薑桃忍不住開口,“……你們兄妹還真是哈……不虧是一個孃胎裡出來的,都這麼地會做生意。”

“哎呀,薑桃,你不虧,相信我!”小四說。

薑桃想了想,“答應你可以,但是要在我的能力允許範圍之內的事情,而且,不得做出有違本心的事情。”

薑桃清楚,他們雖然是孩子,但是心智卻不是普通的孩子,也不能再把他們當成普通的孩子來對待,所以有些規矩,還是要講在前頭的。

誰知,小四一聽,立即笑著舉起了手,“成交!”

薑桃看著,舉起手給她擊了個掌,這時,還忍不住喃喃說道,“也就二寶還實誠點。”

小四微微一笑,“但願二哥哥不會讓你失望。”

薑桃掃她一眼,“快說,大寶的弱點到底是什麼?”

這時,小四朝她勾勾手指,薑桃俯身湊了過來,小四湊近她的耳邊說了幾句話。

聽到後,薑桃眉頭蹙起,“就這?”

小四點頭,“是啊。”

薑桃思忖,“我怎麼覺得,這生意我虧了呢?”

“相信我,百試百靈,且終身有效,絕對的物超所值,有這在手,你永遠都可以拿下我哥。”小四說。

“既然這麼管用,為什麼你還被他懟的無話可說?”薑桃發出質問。

“那是因為他也知道我的弱點啊!”

薑桃目光流轉,“那你的弱點是什麼?”

小四,“……想套話?”

“純屬好奇。”

“想知道,那可是另外的價錢!”說完,小四轉身朝莊園走去。

“多少錢,我都出!”有錢能買到他們三個的弱點,值。

誰知,小四卻頭也不回的開口,“無價,你買不起!”

看著她的背影,薑桃笑了。

這三個人精啊,跟他們在一起久了,感覺日子都冇那麼灰暗了。

想到這裡,薑桃跟了上去。

這絕招,她得先試驗一下。

……

莊園裡。

赫司堯坐在大廳裡,一旁放著藥箱。

二寶猶豫著,“要不讓還是讓李叔叫醫生來吧,我不太會。”

“太晚了,這就點小傷還是彆驚動彆人了,隨便弄弄就行。”赫司堯說。

這一句話,打消了二寶所有的念頭了。

確實,這個點,很晚了。

想到這裡,二寶硬著頭皮走過去,在他身邊坐了下來。

打開藥箱,熟練的從裡麵拿出碘伏,棉簽,還有紗布繃帶。

光是這一係列的動作,就讓赫司堯的眉頭蹙了起來。

隨後,二寶拿著棉簽沾了沾碘伏後便開始給赫司堯消毒。

他的動作很輕,彷彿生怕會弄疼了他一樣。

赫司堯看著,忍不住問道,“二寶,你對這些好像很熟練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