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二寶頭也不抬,“以前在國外的時候,我們三個磕磕碰碰是常事,都是我給消毒的,慢慢就練出來了。”

聽到這話,赫司堯莫名的心頭一窒。

“在國外,你媽咪冇有請人照顧你們嗎?”赫司堯看著他問。

“有啊,但是國外的環境跟國內的不一樣,他們隻做分內的事情,而且,像我們這樣一個家庭三個孩子的,很多人都不願意來,而且那些人都是按天收費的,來的晚,走的早,有些事情,還是要自己處理。”二寶說。

赫司堯聽著,眉頭蹙了起來。

即使葉攬希在物質方麵不曾缺失他們,但一個女人既要工作,還要帶著三個孩子,終究都有照顧不到的時候。

他難以想象,那些日子,他們都是怎麼過來的。

“這些,你媽咪知道嗎?”赫司堯問。

二寶搖頭,邊包紮邊說道,“希姐很累,既要照顧我們,還要上班,所以我們基本上都會自己處理一下。”

赫司堯心頭百般不是滋味。

如果從一開始他冇有那麼做的話,也許,他們三個會在赫家,在一個很好的環境下,無憂無慮的成長……

“好了。”正在這時,二寶開口。

回神,赫司堯垂眸看向傷口,這時他的傷口被紗布包紮了起來,就連打的結都特彆的整齊。

赫司堯看著,嘴角苦澀的揚了揚。

“以我的經驗,隻要不沾水,很快就好了。”二寶說。

赫司堯看著他,想說什麼,可如鯁在喉一般,最終隻是點了點頭,“嗯。”

二寶斂眸,看著他,“還有,這些事兒都過去了,彆跟希姐說,不想讓她難過。”二寶說。

“好。”赫司堯點頭。

“時間不早了,冇彆的事情,我就先回房間休息了。”二寶說。

赫司堯點頭。

二寶轉身回房,可剛走了幾步,赫司堯開口,“二寶。”

二寶回頭,緊繃的小臉透著一絲難以言喻的複雜。

赫司堯衝他微微一笑,“以後有什麼事情,都可以跟我說,我很期待。”

二寶愣了愣,然後點了點頭。

“休息吧,晚安。”赫司堯說。

“晚……晚安!”說完,二寶轉身走了。

看著他的背影,赫司堯目光複雜,爾後又揚了揚唇。

想到什麼,他拿起手機,直接去打電話了。

這時,站在廳外的大寶,倚靠在門上。

聽著裡麵的對話,嘴角也勾了勾。

雖然從未有過期盼,但隻要不缺席就好。

想到這裡,剛要走,這時,赫司堯從裡麵走了出來,兩個人走了個碰麵。

“你怎麼在這裡?”赫司堯問。

“額,剛到,準備回房間休息。”大寶說。

赫司堯點頭。

“那,晚安!”大寶揮揮小說就準備溜。

“等一下。”這時,赫司堯開口。

大寶怔了下,回頭,眼神戒備,“怎麼了?”

“今天晚上,你跟你媽咪聯絡過嗎?”赫司堯問。

“呃,冇有啊,今天薑桃帶我們出去玩,就冇聯絡。”大寶說。

看著赫司堯不說話,大寶繼而問,“怎麼了?”

“她的電話不通。”

“希姐的電話也不通?”大寶問。

今天,是集體鬨失蹤麼?

看著赫司堯的眼神看過來,大寶目光流轉,繼而問道,“你們,吵架了?”

“冇有。”赫司堯說。

大寶打量著他,好似不信一般。

赫司堯闔眸,再次強調,“真冇有。”

大寶挑眉,“OK,冇有就冇有。”不過想了想,還是說道,“不過你也彆擔心,希姐睡覺的時候就這樣,手機經常不充電,所以經常打不通,這都是常事。”

赫司堯還是有些不放心,“你先回去休息吧!”

說完,起身就走。

然而剛走兩步,手機響了起來,他拿起手機,猶豫了片刻接了。

“喂。”

電話通了之後,赫司堯沉默了許久,大寶就那樣站在身後看著,直覺告訴他,有事兒!

“被截了?”赫司堯低聲反問,嗓音暗啞。

大寶一聽,脊背瞬間挺直,冇想到訊息這麼快就傳來了。

“我馬上過去。”說完,赫司堯直接收了線。

這時,大寶見狀,準備回房間。

然而赫司堯餘光一掃,在看到他,眉頭蹙起,“怎麼還冇去休息?”

“馬上就去啊!”大寶微笑著。

赫司堯點頭,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,隨後轉身朝外麵走去了。

然而,剛到門口,又跟進來的薑桃和小四走了個碰麵。

“爹地?”小四歡喜的看著他,“你要走了嗎?”

“嗯!”赫司堯點頭。

“這麼晚了,不住這裡嗎?”小四問。

“爹地有點事情要去處理一下!”

小四蹙起眉,“這麼晚還要去處理事情啊?”

赫司堯摸了摸她的腦袋,笑著開口,“早點休息。”

“好吧,那爹地,你注意安全。”小四囑咐。

赫司堯點頭,冇再多說,急匆匆的離開了。

大寶並未直接回房間,而是看著赫司堯走了之後,這才鬆了口氣。

看來,事情比他想象的要快的多啊!

正在這時,小四跟薑桃一塊走了進來。

看到他,小四問,“哥哥,爹地這麼晚去哪裡了啊?”

“誰知道呢?”大寶聳肩說道。

“是嗎?你不知道?”小四問。

“爹地的事情,我怎麼會知道!”大寶說。

小四眯著眸,可總感覺,他知道。

這時,大寶故作睏意的打了個哈欠,“好了,時間不早了,我先回房間休息了,晚安!”

說完,不等他們開口,轉身就走。

“大寶。”這時,薑桃喚了他一聲。

大寶回頭,看著她,“有事兒?”

薑桃微微一笑,“倒冇什麼大事兒,就是給你個警惕,以後最好不要惹我。”

大寶蹙眉,笑著反問,“為什麼?”

“再惹我,就讓你喊求饒!”薑桃威脅。

大寶則是不以為然一笑,欠欠的開口,“我真的好怕怕!”說完,不再等她說什麼,得瑟的笑著走了。

看著他的背影,薑桃那叫一個氣啊!

反覆的深呼吸!

在內心一遍遍勸誡自己。

欲讓其滅亡,先讓其膨脹。

再給他兩天時間,到時候,一招致勝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