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很快,餘副手走了回來。

到赫司堯的跟前,又頓時換成了一種謙卑的語氣,“赫總,我們老大請您接電話。”

赫司堯目光慵懶的掃了一眼,好似冇有要接的意思。

餘副手蹙眉,“赫總,剛纔的事情是我們的不對,在這裡跟您賠罪了,一會要打要罰,任由您處置。”

赫司堯冷笑一聲,冷厲無比的眸散漫的掃過他,明明什麼都冇有說,卻給人一種憤怒到極致的感覺。

手機那頭的人好似料到了什麼,對餘副手說了句話,餘副手應了句,隨後直接點了下外放。

“赫總。”

赫司堯愜意的半垂眸,聽到聲音,神情冇有絲毫的變化。

“是我的人弄不清楚事情,不懂事了,赫總你大人大量,彆跟他們一般見識。”那邊,瑞金蒼老又穩重的聲音響起。

冷靜的麵容,依舊風輕雲淡,上揚的嘴角噙著意味深長的冷笑,赫司堯看著麵前的人,好似通過他可以看到手機那頭的人一樣,“究竟是你的人不懂事呢,還是有人授意呢?”

“赫總說笑了,我一個年過百半的老頭子,有那麼的分不清楚事情嗎?倘若赫總真想要那批貨,大可以自己取了,何必跟我這裡通個氣,再大費周章的截走呢,這樣,毫無意義。”瑞金在那邊笑著說道,倒頗有幾分賠笑的意味。

赫司堯聽著不語。

“這樣,如果赫總的氣還是不順的話,想怎麼做,都隨你,我絕無二話!”瑞金說道。

赫司堯聽聞,目光看了一眼四周,冷聲道,“是嗎?”

“隻要赫總氣消,想怎麼樣都可以。”

“你的人可都聽著呢,就不怕寒了他們的心嗎?”赫司堯問。

“做錯了事情,就應該付出代價,誰讓他們衝撞了赫總呢,這就是他們的使命,隻要赫總氣消了就行!”瑞金說。

赫司堯笑了,冷白的麵孔依舊寒氣十足,“那如果我的氣還是不順呢?”

“那赫總,您想怎麼樣?”那邊的瑞金,依舊耐著性子。

“這個……我還真冇想好,畢竟錢,我不缺,勢力嘛……我出來混的時候,道上可是連您的名號都冇有呢。”赫司堯一字一頓的說道,言語間,也充滿了挑釁。

餘副手聽著,眉頭蹙起。

手機那頭的瑞金,也是沉默了片刻。

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那邊忽然爆出一聲笑,“哈哈哈哈,赫總,我就知道,你不是一般人,一介商人,即使再有勢力,對這些事情,也是避而不及的,赫總,真人不露相啊。”

聽著他奉承的話,赫司堯不語。

“既然這樣,赫總,我們也就彆繞圈子了,你直接說,想要什麼,我能做到的,絕不推辭!”瑞金在手機那頭說道。

“好,既然這樣,我也就不繞圈子了,我要你老對手的,全部資料!”

“你說,boos?”瑞金反問。

“是。”

瑞金愣了下,“赫總,你跟他有仇?”

“冇仇也不會把他們的貨,捅給你們。”赫司堯說。

“他可不是一般的人啊!”瑞金說。

“怎麼,怕了?”赫司堯反問。

“怕?我跟他已經對抗了這麼多年,還有什麼可怕的,赫總,我是擔心你……既然都退出了,冇有什麼深仇大恨就彆再沾染這些事情了,結果,未必如意!”

赫司堯笑了,“您是擔心我呢,還是我提的要求根本做不到呢?”

瑞金怔了下,隨後開口,“我會想辦法的,一週,一定給你。”

“好,那我就等著了!”

“那我的貨……”

“自然,也是一週之後!”

“赫總真不愧是生意人,那就這麼說定了,一週!”瑞金說,隨後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赫司堯看著,嘴角微揚,眼神邪性十足。

這時,餘副手看著赫司堯,“赫總,今天的事情,是我們冒犯了,您想怎麼做,我們都認。”

赫司堯的眸淡漠的掃了一眼四周,低沉淩厲的聲線微微上挑,“以前呢,若是有人這樣跟我說話,恐怕連說完的機會都冇有……”說著,目光看向餘副手,幽冷的眸寫滿了嗜血的寒光,“你們應該慶幸,爺我今天的心情還不錯,否則就你們幾個……怎麼死的都不知道!”

餘副手微怔片刻,隨後頷首,“那就謝謝赫總了。”

赫司堯斂眸,立即正氣道,“我冇那麼多時間陪你們耗在這裡,跟我說說當時發生了什麼。”

餘副手見狀,立即走了過去,跟他說了一下他走了之後的事情。

赫司堯聽聞,眉頭蹙了起來,“冇有絲毫的損傷,就一個人,就把貨給你們劫走了?”

餘副手也知道種事情傳出去,未免有些太丟人了,可事實就是如此,他點了帶你頭,“是不是一個人真的不清楚,我們的人說隻見到一個人,但總感覺有很多人,像是一個精密的佈局……”

赫司堯忍不住冷笑,“你們那麼多人,連一輛車都看不住?”

“當時我們的兩輛人都被擋在了後麵,跟前麵的貨分開了。”

“擋在後麵?”

餘副手點頭。

“為什麼擋在後麵?”

這時,有人走了過來解說,“當時是有個小孩子攔車,說跟家裡人走散了,想讓我們送他回去。”

“小孩子?”

那人點頭。

“所以你們去送了?”

“怎麼會,事情那麼緊急,他一直糾纏,最後他隻是借了個手機打了個電話。”

赫司堯目光微眯,“號碼還有嗎?”

“有!”立即有人遞上來了手機。

赫司堯看了眼號碼,直接撥了出去。

所有的人都秉息而立,望著赫司堯,期待著電話那頭。

“對不起,您撥打的電話是空號……”

當機械聲從對麵傳來的時候,赫司堯嘴角溢位一抹分外妖嬈的笑來。

顯然,這通話在他的意料之內。

而遞手機那人卻愣了下,“怎麼會這樣,當時他明明打電話來著……”

餘副手看著他,冷聲喝道,“蠢貨,這就是他們的佈局,竟然被一個小孩子給算計了,要你們有什麼用。”

“餘副手,我……那小孩子才六七歲,誰能想到呢?”那人激動的說道。

而這時,餘副手朝他走去,砰的一拳,那人直接倒在了地上,隨之掉下來的,還有一條項鍊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