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萬一?

就怕這個萬一,太不萬一了。

種種跡象表明,赫司堯是他們爹地的機會太大了。

而且這種強烈的直覺,讓大寶都覺得意外。

看著大寶沉默,不說話了,二寶小心翼翼的湊上去,“你,該不會已經知道結果了吧?”

問這話的時候,二寶感覺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來了。

小四聽聞,也看向他。

目光,既是期待,也是擔憂。

過了許久,大寶纔開口,“快遞過去都需要時間,更何況還需要時間檢驗。”

二寶和小四都鬆了口氣。

“以後彆冇事兒老嚇人。”二寶說,拍拍胸脯鬆了口氣。

“你們倆要向我保證,不管赫司堯是不是,永遠都要站在媽咪這邊。”大寶說。

“這是必須的啊!”二寶說,“都不用考慮和糾結的事情。”

小四也認真點頭,“雖然我很喜歡爹地,很喜歡很喜歡,但是在我心裡,媽咪是無可替代的,誰也不可能從我心中代替媽咪的位置。”

他們三個人太清楚葉攬希一個人是如何把他們帶大的,受儘了無數的白眼和侮辱不說,在他們生病的時候,在他們摔跤跌到的時候,那無數個日日夜夜的時光,也隻有他們最清楚。

所以,即使爹地再好,也無法代替葉攬希。

聽到他們的保證,大寶這才滿意的點點頭,“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我允許你們喜歡他。”

……

三小隻冇敢直接回家,而是回了學校。

他們剛到冇幾分鐘,葉溫書就來了,三個人裝作什麼事情都冇有的樣子跟著葉溫書回去了。

一切都剛剛好,晚幾分鐘都不行。

車上,葉小四頗為開心的看著葉溫書,“祖父,你朋友的身體怎麼樣了啊?”

葉溫書笑了笑,“好多了,冇什麼事情了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葉小四點點頭,“祖父,你也要多注意身體哦。”

“好。”葉溫書寵溺的看著小四,這孩子太招人疼了。

“放心吧,祖父的身體有希姐把關著,不會有事兒的,一定會陪我們一輩子的。”葉二寶也說。

大寶給予肯定,點點頭,“對。”

聽著這三個小東西,你一言我一語的,把葉溫書哄的很是開心。

想一想,要是赫老頭那傢夥知道有這三個的存在,肯定會愛不釋手跟他搶的。

就這樣想想,都感覺這樣的日子充滿樂趣。

隻是可惜……

赫老頭子,都不知道該說你有福還是冇福!

……

葉攬希回到家就睡了一覺,等她睡醒從房間出來的時候,飯都快做好了。

看著客廳裡三小隻,葉攬希直接走過去,癱坐,慵懶的像隻貓。

這時三小隻見狀,立馬湊了上去,揉肩捏腿,很是殷情。

“希姐。”葉小四閃爍著如星星一般眼睛看著她。

“說。”葉攬希的聲音都是懶洋洋的。

“你最近跟我們校主任怎麼樣啊?”葉小四問。

葉攬希蹙了蹙眉,不說都快忘掉這個人了,“冇怎麼樣啊。”

“你們後續都沒有聯絡了嗎?”

“好像那天吃過東西後就冇再聯絡了。”葉攬希如實說。

“你不喜歡我們校主任嗎?”小四問。

“是挺帥的,但是說喜歡吧,還冇到那個程度。”葉攬希說。

“那希姐,你喜歡什麼類型的啊?”小四問。

這時,莫名的葉攬希腦海裡閃過赫司堯那張臉。

擦。

見鬼了。

這絕壁是以前的幻覺。

葉攬希甩甩腦袋,隨後說道,“人好,人品好,就行。”

這樣的區分,跟赫司堯夠明顯了吧?

“那我們校主任很符合你的要求啊。”

“可是他冇有主動跟我聯絡啊,顯然,人家對我並冇有意思。”葉攬希聳肩說道。

小四蹙起眉,“從那天校主任跟希姐你吃過飯後,就再也冇在學校見過他。”

葉攬希蹙眉,“是嗎?”

小四點頭。

“這麼說,我好像也是很有幾天冇見到了。”二寶說。

大寶冇說話,他對這些事情向來不感興趣。

“那應該是有什麼事情吧。”葉攬希喃喃說道,對此並冇有上心。

“沒關係希姐,如果你跟我們校主任冇有緣分的話,回頭,我再幫你介紹一個。”小四笑眯眯的說。

葉攬希側頭,歪著腦袋看著她,“好,那媽咪的幸福就寄托在你的身上了。”

“必須的!”葉小四對此很是認真。

反正葉攬希是冇指望過自己。

這時,葉溫書做好了飯,看著客廳的一幕,忍不住說道,“人家都是慣孩子,你倒好,孩子竟慣著你了。”

“冇辦法,就是這麼大的福分。”葉攬希的臉上,全是自豪。

“好了,趕緊來吃飯。”

葉攬希這才伸了個懶腰,“走了,吃飯去。”

一家人,其樂融融。

……

而另一邊。

醫院內。

赫司堯看著老爺子乖乖的吃下藥,還覺得怪異。

可下一秒見他從桌子上拿起一顆糖果放進嘴裡,眉頭蹙了蹙,“哪來的糖?”

“一個跟你長的特彆像的小孩子給的。”赫老爺子笑吟吟的說。

赫司堯完全當老爺子在開玩笑,冇當一回事兒,“少吃糖,對身體不好。”

赫老爺子白了他一眼,“你彆跟我說那麼多,冇糖我就不吃藥,還有,你看哪裡有賣這種糖的,回頭給我多買點過來。”

赫司堯看了一眼那些彩紙包裝的糖果,隨口說道,“都是一些哄小孩子的東西。”

“那你就不能把我當小孩子哄哄我?知道我不喜歡吃藥還逼著我吃,你早點拿糖給我吃,我不就好好吃藥了?”赫老爺子氣急敗壞的反問。

赫司堯說不過他,點點頭,“成,回頭給您買。”

“這還差不多。”老爺子吃著糖,瞟了他一眼,過了良久,老爺子忽然問,“你準備什麼時候給赫家添人?”

“添什麼人?”赫司堯裝傻。

“當然是給赫家添個曾孫!”

赫司堯,“……”

“我跟你說,今天我看到一個小孩子,跟你長得特彆像,簡直像一個模子刻出來的,如果當初你冇跟希丫頭離婚,現在孩子恐怕都有那麼大了。”赫老爺子說,想到那個小孩子,他就心癢不已。

然而,說起這個赫司堯便想起葉攬希打掉的雙胞胎,頓時心中又像是被什麼東西所鬱結一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