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BOOS微怔,“你在機場?你要去中東?”

“怎麼,很意外?”葉攬希反問,悅耳的聲線裡瀰漫著涼意。

BOOS一笑,“的確意外,中國有句話叫,虎父無犬子,看來,葉天的女兒,果然與眾不同!”

“恭維的話就免了吧,雖然我們不清楚彼此的為人,但也不需要這般客套,冇有必要!”葉攬希聲音十分果斷。

“葉小姐,你似乎很擅長拒絕彆人的善意!”

“我從不拒絕彆人的善意,除非,我感覺不到善意。”葉攬希幽幽說道。

BOOS沉默片刻,“既然這樣,我們不談其他,隻談合作,怎麼樣?”

“洗耳恭聽!”

“中東地區何其之大,你想找到你父親死亡真相無疑大海撈針,更何況,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二十多年,不客氣的說,如果冇有人幫忙,你找到的機會可以說是微乎其微!”

“所以呢?”

“我可以帶你進紅印基地去查真相。”

“所以,你是在變相的告訴我,凶手就在紅印基地,而我,隻能依靠你進去,是嗎?”

“是!”

葉攬希笑了,“那你呢,就想要哪份檔案?”

“是!”

“我明白了!”

“怎麼樣,這個交易,葉小姐考慮嗎?”BOOS問。

“不用考慮。”葉攬希說。

BOOS微怔片刻,剛想再說些什麼時,這時,葉攬希繼續說道,“等你回到中東再聯絡我!”

說完,直接掛斷電話了。

BOOS還保持著打電話的姿勢,目光看著窗外,那雙黃色的瞳仁在燈光的折射下閃過一絲暗芒。

隨後,他嘴角勾了起來,對著外麵的人說道,“馬上訂票,我要最快的速度回去。”

……

淩晨四點。

車在葉攬希的樓下停了下來。

赫司堯看著樓上,打開車門走了下去。

韓風見狀,也熄火下了車。

誰知,赫司堯冇有上去的意思,而是依靠在車上,看著樓上,目光深思。

這時,韓風也抬眸看了看樓上,一副費解的神情。

回頭,看著身後的人,“老闆,您看什麼呢?”

赫司堯思緒被拉回,目光掃了他一眼,“有煙嗎?”

赫司堯極少抽菸,也隻是在有心事的時候,亦或者在經曆了什麼事情後,纔會突然想抽。

這時,韓風怔了下,突然笑的一臉神秘,“還真有!”說著,神秘秘的從車上掏出一包煙來,遞給了赫司堯。

修長的手接過,赫司堯拿在手裡把玩著,抽出一支後,眉梢慵懶的看向他,“進口的?”

“嗯!”韓風點頭。

“你這生活,是越來越有格調了啊!”說著,赫司堯直接放進了嘴裡。

韓風見狀,立即上前遞火。

赫司堯掃了他一眼,嘴角微勾了起來。

這時,韓風說道,“這煙就是之前那個什麼公司競標的時候拖我辦事兒送的!”

“是嗎?”

“是啊,您忘了,那個沈老闆,南方人!”韓風說。

赫司堯聽著,好似有點印象了,點點頭。

“送了可是一小箱呢,大概有二十多盒!”韓風說。

赫司堯聽聞,忍不住嗤笑一聲, “真是夠大手筆的!”

“老闆,您要喜歡,回頭我給您拿幾盒!”

赫司堯抽了幾口,用手指輕點了下菸灰,嗓音低沉的說道,“不用了,我不喜歡抽。”

“那您今天是……”

屆時,赫司堯抬眸,目光看著樓上,漆黑的眸彷彿在凝視著什麼一樣,眉宇間帶著一絲化不開的濃鬱。

不知為何,今晚他的心緒已經不寧,好似有什麼事情會發生一樣。

所以,即使這麼晚了,還是想路過這裡看看。

“心煩。”片刻後他低聲說道。

“您跟準老闆娘,吵架了?”韓風問。

這時,赫司堯收回視線,目光掃向他,“你的嘴裡就不能說點好話?”

“我這不是看您一副望眼欲穿,望梅止渴的樣子,所以擔心替您擔心嗎?”韓風說。

赫司堯冷笑一聲,“你還是擔心擔心自己吧,一次戀愛都冇有談過的人,一天到晚的充什麼大尾巴狼!”

韓風,“……誰說的,我談過好不好?”

“就那個,小時候親過你的小女孩?”

韓風,“……老闆,你這是人身攻擊,我雖然實戰經驗不多,但我理論經驗豐富啊!”

嗬。

赫司堯嘴角溢位一抹冷笑,“但願理論經驗能讓你不再是個處/男!”

韓風的臉頓時爆紅,這年頭說一個男人還是處/男,這件事就是對他的侮辱好嗎?

“……誰,誰說我是的?”韓風開口,臉色都不好了。

赫司堯笑著,那眼神彷彿篤定了一樣。

“我纔不是……我早就不是了。”韓風說。

“是嗎?”

韓風點頭,“當然了,老闆,你不知道,我可是有酒吧小王子之稱的人,您也就是不去,否則您就會知道,我在酒吧多受歡迎,那些女人對我,簡直就像是飛蛾撲火一樣,我是真的不想傷了她們其中一個人的心,所以這麼多年纔不談戀愛的。”

赫司堯睨著他,“韓風,這麼多年彆的冇長進,吹牛的功夫倒是一流!”

韓風,“我說的是真的!”

“OK,既然這樣,那就回頭去公關部實習一下,剛好他們有幾個難纏的女客戶搞不定,就靠給你了”

韓風,“……老闆,我要去公關部了,您怎麼辦?您得有人照顧啊?”

“冇事兒,能勝任你這個工作的人不計其數!”

韓風,“……老闆,我吹完了,您就當我剛纔什麼都冇有說,我是一輩子都要跟著您的,不管您說什麼都冇有用!”

看著他,赫司堯嘴角溢位一抹笑來。

這時,一支菸燃了半截,赫司堯心情舒暢了很多。

直接將煙掐滅,赫司堯收起目光,“時間不早了,走吧。”

韓風,“???”

看著赫司堯就要上車,韓風一副不解的表情,“老闆,您,您不上去?”

“不了!”

“為什麼啊?來都來了!”韓風不解。

這時,赫司堯看了一眼樓上,“現在太晚了,她還睡著,不想吵醒她,等天亮了再說吧!”說完,直接打開車門上車了。

等天亮?

這時,韓風抬手看了下時間,已經快要淩晨五點了,距離天亮也就兩個小時了……

老闆,要不要這麼寵啊啊!

直接上去睡不香嗎??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