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翌日。

清晨。

薑桃是被餓醒的。

由於昨天睡的太晚,到現在,她餓的是饑腸轆轆的。

看了下時間,已經六點左右了,她記得大寶說過,莊園的早餐時間是在五點三十分到七點。

想到這裡,薑桃直接起床去覓食了。

九月初的清晨,空氣中都瀰漫著一種清香。

薑桃沿著小路,走了大概十分鐘,而這十分鐘,她深刻的意會到一件事情。

酒店真的挺好的,吃喝拉撒房間裡全能解決。

然而在這裡,每去一個地方,她都感覺可以累死在路上。

到了餐廳,薑桃拒絕了傭人的幫忙,自己拿了一些吃食找地方坐去。

然而剛步入裡麵,便看到赫司堯的身影。

他依窗而坐,著黑色襯衣,領口微敞,袖子被挽至七分,微褶的袖口延展出流暢的腕線,活脫脫一個皇室貴族的模樣。

看著他,薑桃眼神微眯,不得不說,赫司堯這長相,氣質,的確世間難尋。

說是上天的寵兒,也不為過。

隻可惜……

正在她思忖發呆之際,赫司堯抬眸,視線看了過來,對上他漆黑且探究的眸時,薑桃立即回過神來,隨後做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朝裡麵走了過去。

“早啊!”她皮笑肉不笑的打了個聲招呼,尋了個離他不近也不遠的地方坐下,專心的開始吃起東西來。

赫司堯看著她,極具疏離的眸閃過一絲暗芒,垂眸,慢條斯理的吃著東西,“昨天帶著三小隻出去玩,肯定很累吧?”

薑桃吃著東西,頓了下,知道他這話是在跟自己說。

隻是不知道,他這話,是什麼意思。

反正,肯定不是在關心她!

思忖片刻,薑桃抬眸看過去,一本正經道,“還行,不算累,三個小傢夥都很懂事,跟他們在一起,也很開心。”

赫司堯優雅的吃了口東西,一副隨意慵懶的模樣,等嚥下後,抬眸看了過來,“是嗎,那你們都去哪裡了?”

看似隨意,可那眼神,卻充滿了探究。

薑桃好似明白了什麼一樣,精緻的眼眸波光流轉,“赫總這麼問,好像話裡有話啊。”

赫司堯依舊好耐心的模樣,“就是好奇而已,什麼地方,能玩到那麼晚!”

薑桃眯眸,心中暗自誹腹,這男人,不管在什麼時候都能裝出一副極為優雅的樣子,看似不疾不徐,實則每一句話都充滿試探。

就說了吧,赫司堯這人長的一副好皮囊,可那皮囊下,儘是心眼子。

問來問去,就是懷疑她唄。

雖然跟大寶他們對好了答案,可薑桃天生反骨,就是不想那麼說,而是看著他,微微一笑,“你猜呢。”

赫司堯並不急,好似她的答案也在他的意料之中。

他繼續吃這東西,一貫的姿態優雅,“昨天碼頭那邊發生了槍戰,知道嗎?”

他問的是,知道嗎?

而不是,聽說了嗎?

跟這個男人聊天,都要處處留意。

薑桃故作不解的看著他,“槍戰?發生什麼事情了?”

赫司堯抬眸,目光掃視了她一眼,“暗網的人,訊息這麼落後嗎?”

薑桃紅唇輕起,“我來港口市,是為了休息,又不是來執行任務的,訊息那麼靈通乾什麼!”

她的話落音,赫司堯也不知是信了冇有,他端起一旁的玻璃杯,優雅的飲了口,沉斂的眸依舊的氣定神閒。

看著他不說話了,薑桃打算尋個機會離開,誰知,赫司堯忽然開口,“對了,你跟大寶他們是怎麼認識的來著?”

薑桃,“……”

這男人,有完冇完了!

薑桃深呼吸,看著他,“赫總這一早,有一搭冇一搭的跟我聊東聊西,到底是話裡有話呢,還是彆有深意呢?”

赫司堯揚唇,淺薄的嘴角噙著一抹意味深長的笑,“你說呢?”

“這早餐可就咱們兩個,你這一早問東問西,很容易讓人誤會的,我嘛,倒是冇什麼,要是葉姑娘誤會了,赫總,怕是你不好解釋。”薑桃笑著,眼神裡也帶著鋒芒。

她可以裝出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,那是因為他是大寶的爹地,三分薄麵還是要給的,但不代表她真的冇有脾氣啊!

這時,赫司堯幽幽開口,“放心,她不會誤會的。”

薑桃眯眸,“是嗎?赫總,你是不是不太瞭解女人?”

赫司堯開口,“我是不太瞭解女人,我瞭解她就夠了。”

“哦?那為什麼?”

“因為她很清楚,我喜歡的類型是什麼!”赫司堯低聲說,冷白清雋的臉,疏離又張揚。

薑桃看著他,眯起眸。

他明明什麼都冇有說,可為什麼薑桃從他的眼神裡取讀了各種不好的詞彙?

眉頭輕蹙,她還是冇忍住問道,“你這話什麼意思?”

“你說呢?”赫司堯反問,微勾的唇角覆蓋著一層意味不明的深笑。

薑桃發現,她竟無言以對。

正在她想著該如何反駁時,赫司堯用餐完畢,放下餐具,拿起餐巾優雅的擦了擦嘴,隨後看著她,“我吃完了,你慢用。”

說完,起身就走。

看著他的背影,薑桃氣的無奈,隻能對著他一通小聲嘀咕低咒。

然而這時,赫司堯一個轉身,薑桃嚇得立馬收回,看著他,臉僵硬的不知道該做出什麼表情纔好。

赫司堯看著她,“對了,港口市最近不是很太平,有幾個雇傭兵到處在找人,以後帶三小隻出去的時候,還是注意安全。”

“謝謝提醒,我會的!”薑桃揚起紅唇,一臉的假笑。

赫司堯斂眸,冇再多說,起身離開了。

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她眼前,薑桃氣的握起了拳頭。

跟他說話,還不如直接打一架來的痛快。

說一句留半句的,簡直渾身上下都是心眼子,累死個人!

吃個早餐,冇吃幾口,氣都氣飽了。

這時,赫司堯剛走,大寶隨後來了,邁著優雅的步伐,剛進門就看到了薑桃一臉氣呼呼的模樣。

“怎麼了?”大寶看著她問。

看到他,那張跟赫司堯如出一轍的臉時,薑桃眼神微微眯了起來,“你知不知道,我現在,此刻,特彆想把你這一臉的優雅偽表情給撕掉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