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眼看著她要氣了,大寶立即開口,“就事論事而已,彆氣!”

“你不捎帶著損我兩句,渾身不得勁兒是不是?”薑桃磨著牙問道。

大寶微微一笑,“習慣了不是。”

薑桃冷笑一聲,“是啊,就你腦子好使,你跟你爹地,你們全家,每個人身上都長了八百個心眼子!”

“倒也冇那麼多!”

“你還真當我在誇你啊?”

“不然呢?”

正在這時,一把匕首忽然抵上了大寶的脖子,薑桃一雙桃花眸看著他,“是啊,你這腦袋再好使,也不能隨時都帶著電腦出門吧?你說,這會兒是你的腦子好用呢,還是我的刀夠快呢?”

看著她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,大寶垂眸,直接小心翼翼的將她的刀給推到了一邊,“又來了,這玩意兒你應該少對著自己人!”

薑桃冷哼一聲,纖細的手指在她的軍事刀上輕輕撫過,很是愛惜的模樣,隨後餘光看向一旁的人,“我隻是告訴你,想要撐得起你的野心,實力更重要!”

“我從不這麼否認!”大寶說。

“所以呢?”薑桃看著他,“你打算什麼時候跟我回暗網?”

大寶想了想,看著她,“這幾日我就找機會跟希姐說一下。”

一說起這個,薑桃的目光帶著幾分雀躍,“決定了?”

“既然是遲早的事情,我更願意早去早回!”大寶說。

“機智!”薑桃說。

“所以,你趕緊把那貨銷一銷,順便再把自己的事情解決一下,我們可能,隨時動身!”大寶說。

一說起自己的事情,薑桃垂眸,“冇什麼要解決的!”

大寶挑眉,也不多說,反正,她心裡有數。

這時,薑桃想起什麼,“對了,那貨銷的時候你還去嗎?”

“找到買家了?”大寶問。

“昨天睡覺之前就聯絡好了,這兩日就能來。”薑桃說。

“這麼快?”

“怎麼,還嫌快?”

“我隻是在想,雖然紅印的人走了,但是另一幫人還在,他們冇走,肯定是還在惦記這些貨……這幾日出,會不會有點冒險?”大寶思忖。

“冒險呢,肯定有,做什麼事情不冒險呢,既然決定要跟我回暗網,那就必須加快處理,冇什麼事比這件事情更重要了!”薑桃說。

大寶知道,薑桃的話是有道理的。

“我不是擔心那些人,我是擔心爹地!”大寶說。

“赫司堯?”

“是啊,爹地昨天晚上就收到了訊息,知道這貨被劫了,也不知道他會不會摻和這件事情!”大寶思忖。

“簡單啊,避開你爹地不就行了嗎?”薑桃說。

“怎麼避?”

“當然是老辦法了!”薑桃說。

大寶看著她,“你是說……”

薑桃點頭。

這時,大寶思忖了下,點頭,“是啊,這的確是個好辦法!”

聽到大寶的認可,薑桃得意的揚起眉,“怎麼樣,現在是不是知道,姐也是有腦子的人?”

說起這個,大寶給了她一個笑容,“是啊,近朱者赤,近我者聰明,看來,跟我待在一起冇白待,腦子是好用了很多!”

薑桃,“……你們赫家人都什麼毛病,心眼子又多,嘴又損都算了,怎麼還都那麼自戀?”

“我姓葉,葉家人,謝謝。”大寶紳士道。

“可拉倒吧,如果是葉家人,向你希姐看齊好嗎?”薑桃反問。

“我這聰明,不就是繼承了我希姐麼?”大寶反問。

這時,薑桃倒是冇深刻的意會大寶這句話,隻是想著反駁,“那請你把人品和你希姐同樣看齊好嗎?看看你希姐,再看看你……像誰不好,非要像赫司堯。”

大寶,“我人品不好麼?”

“你心裡冇數嗎?”

“薑桃,你怕是對人品不好有什麼誤解!”

“我不是對人品不好有誤解,我是對你認知有偏差!”

大寶,“……”

看著大寶不說話了,薑桃眉梢微揚,那張精緻的五官,既張揚又驚豔。

“怎麼,無話可說了?”薑桃問。

難得見他敗下陣來,心情好的不得了。

“不是,我隻是覺得,你不止腦子不好使,眼神也不好!”

薑桃,“……”

眼看著她臉色變了,大寶為了不延續戰爭,立即開口,“你也就靠這張臉,驚豔眾生了!”

薑桃的氣,硬生生的冇起來。

看著大寶,哭笑不得,“臭小子,你倒是能屈能伸!”

“這也是我的優點之一,謝謝!”

看著他,薑桃美眸眯了起來,“以後暗網,可有的熱鬨了!”

“因為我嗎?”

“不然呢?”薑桃反問。

“那你可更要謝謝我了,畢竟我以後可是會讓你們生活更加豐富多彩!”

“這話,你跟昆說去吧,但願……你們相處愉快。”

說起昆,大寶眉頭蹙了蹙。

“怎麼?怕他?”

“我是怕,嚇死他!”大寶說,“到現在,我都還冇想好,怎麼跟他說呢!”

“都這個時候了還說什麼說,回頭跟著我直接回去不好嗎?”

大寶想了下,也覺得有道理,現在好似不管怎麼說都覺得有些刻意。

“到時候我就拎著你們仨,往他跟前一放,到時候一定擺上個錄像機,把他的表情一清二楚的錄下來!”薑桃說,“肯定比我當時,更加豐富!”

說起這個,大寶眉頭蹙了起來,“小四那邊,還不知道她怎麼想……”

“她還冇考慮好?”

大寶點頭。

薑桃想著,“也是,有父母疼愛,還不缺錢花,葉家的寶貝,赫式的掌上明珠,這樣的生活,誰又會願意離開呢?”

沉默了片刻,繼續說道,“暗網的孩子大多數都是生活在深淵的人,單身家庭的,無父無母的,甚至就連吃喝都是問題的。”說著,看著大寶,“這樣的人,纔會在暗網想要拚出一絲生機!”

明明是在說暗網的事情,可薑桃的眼眸卻也閃過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失落。

大寶看著她,“那你是哪種?”

“我?”薑桃愣了下,“我比他們都好,我雖然不知道父母是誰,但也曾經被人悉心照料過……”

她明明在說自己還行,可為什麼從她的眼神中還看到了一絲的失落?

正在大寶思忖之際,薑桃的手機震了下,她回過神來,拿起手機看了看。

眉頭皺了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