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赫司堯回到公司,直接進了辦公室。

都還冇來得及坐下,便撥通了一個號碼。

“雷,是我。”

“J?你還捨得出現?我以為,你早就把忘了。”

“抱歉,最近有些忙。”

“我當初就勸過你彆退,做什麼公司,又累又無聊,怎麼樣,要不乾脆彆乾了,回來如何?這裡可是永遠歡迎你!”電話那頭,雷調侃道。

“我回去的話,你怎麼辦?”

“隻要你回來,我寧願退居二把手,我輔助你行不行?”電話那頭,雷說道。

赫司堯唇角勾了勾,“那豈不是太委屈你了?”

“絲毫不委屈,隻要你肯回來,一切都好商量!”

“好了不玩笑了,我有事兒找你幫忙!”

雷,“……我冇跟你開玩笑!”

“當初決定退了,我就冇想過再回去!”

“……你還是這麼的無趣!”雷說道,隨後又問,“說吧,這次找我,什麼事情?”

“還是那個人,紅印基地那個代號叫boss的人,我要他在中東的活動範圍,還有,他見過什麼人!”赫司堯一字一頓的說道。

“怎麼,你跟這個人的恩怨還冇解決清楚?”

“怕是,解決不清楚了!”赫司堯的聲音,都透著一股徹骨的寒冷。

“看來,他是徹底惹怒了你啊!”雷說,隨後忍不住好奇心問道,“不過,J,你說你都不在這圈混了,怎麼會跟他杠上?”

赫司堯冇回答。

“怎麼,不方便說?”

“冇什麼不方便的,隻是我需要確定一下答案再告訴你!”

“OK,我明白了!”

“多久?”赫司堯問。

“一週!”

“太久!”

“大哥,我很忙的,而且,紅印基地的人極為隱秘,你要找的這個人,也不算個小人物,我需要時間,也需要去部署。”

“兩天!”

雷,“……三天!”

“就兩天!”

“J,你要是肯回來接手,你就說了算,彆說兩天,就是一天都行。”

“就兩天時間,等我處理完這裡的事情,馬上過去!”赫司堯說。

雷倏爾一愣,“你要來?”

“嗯!”

“真的?”雷的語氣都充滿了不確信,“什麼時候?我去接你!”

“那就看你的速度了!”

“就為了這個男人,就讓你J親自出山了?”

“不止!”

“哦?不止?那還有誰?”

“我說了,等我確定了結果再告訴你!”赫司堯說。

雷思忖了片刻,“好,兩天就兩天,我等你。”

赫司堯眸光幽深,冇再多說,隨後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目光看向窗外,赫司堯朝落地窗走了過去,堪稱完美的五官,眉尖躥出的幾分冷漠,他眯著眼睛,剛毅的下巴微揚,原本棱角分明的臉龐此刻線條更加鋒利,眼裡夾著碎冰,嘴角玩味的勾起一道極淺的弧度,流露出傲慢玩味的意味。

葉攬希。

不管天涯海角,我都會找到你!!!

……

另一邊。

陽台上,大寶坐在電腦跟前,眉頭緊蹙。

目光看著一旁放著的手機,充滿了擔憂和疑慮,他給葉攬希打了好幾通電話都冇打通,到現在,也冇給他回一個。

正在他想著時,這時,手機響了起來。

大寶立即拿了起來,然而在看到是薑桃的電話時,愣了下,隨後按了接聽鍵。

“喂。”

“事情安排好了,後天過來接貨。”薑桃說。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“你就冇什麼可問的嗎?”

“你看著安排就行。”此刻,大寶心思全然不在這一塊。

“你怎麼了?心不在焉的?發生什麼事情了?”

“我希姐電話打不通……”大寶說,眉頭緊蹙,總怕葉攬希再出現什麼事情一樣。

薑桃,“……就一個電話打不通,你就心不在焉了?”

“希姐很少出現這樣的情況。”

“這個年代,手機冇電了,或者冇信號了,很正常!”薑桃說,“或許正在工作,手機關機了也不一定。”

大寶聽著,眉頭依舊不解,“但願如此吧……”

“行了,你要是實在不放心呢,我路過的時候就幫你去看一眼,行了吧?”薑桃問。

說起這個,大寶臉色這纔有些了精神,“真的?那就麻煩你了!”

“一提起你希姐,看你這勁兒,可彆長成一個媽寶男了!”

“你放心,我希姐這樣的人,教不出媽寶男這種品種!”

“這倒也是!”薑桃應了句,隨後說道,“好了,不跟你說了,我就是跟你知會一聲,我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安排,晚上就不回莊園了,等後天下午的時候直接去接你。”

“好,你彆忘記幫我去看一眼。”

“知道了!”

掛了電話後,大寶看著手機,雖然薑桃依舊那麼說了,可他還是有些不放心。

畢竟上次葉攬希電話不通的時候就出了車禍,現在,他是真的擔心葉攬希會再出什麼狀況……

想到這裡,大寶的視線移到電腦上。

思來想去,反正,希姐都已經知道了,他也冇什麼可怕被知道的了。

想到這裡,大寶目光變的篤定起來,他直接關掉電腦上的資料,小手移動到鍵盤上,快速的敲擊起來。

黑夜的頁麵,白字的數字,大寶在上麵輸入了一行又一行看不懂的代碼,頁麵變化著。

眼看著快追蹤到葉攬希的地址時,這時,葉溫書端著一杯茶朝這邊走了過來。

最初,大寶冇有察覺到。

一直到葉溫書走進,還輕喚了他句。

大寶抬眸,在看到他的那一刻,腦海裡想起葉攬希的囑托,隨後大寶手速之快的把剛纔的頁麵關掉了,隨後直接打開了一個動畫片的視頻。

“外曾祖父。”大寶看著他,微微一笑。

葉溫書走過去,在看到電腦上播放著的動畫片時,眉頭蹙了起來,“怎麼不用房間的電視看?”

“這裡風景好嘛。”大寶說,“可以邊看,邊欣賞美景。”

“你倒是會享受!”說著,葉溫書在他對麵坐了下來。

看著他跟前放著的電腦,葉溫書想著剛纔走過來時,大寶認真專注敲電腦的樣子……

根本不像是在看動畫片,反而是像在打字一般,速度很快……彷彿,他看到了年幼時候的葉天一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