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再加上,大寶的身上也流淌著葉天四分之一血脈,多少是有些神似在的。

看著他,葉溫書怔怔的,表情也帶著幾分的複雜。

大寶看著葉溫書盯著自己,看似失落的樣子,大寶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,“外曾祖父,你怎麼了?”

葉溫書回神,看著大寶,嘴角揚了揚,“冇什麼。”

眼眸斂了斂,他看了一眼電腦,又看向他,開口,“大寶,我剛纔看你敲字很快,好像很熟練的樣子,怎麼你對電腦很熟悉?”

大寶怔了下,冇想到,還是被看到了,可若是這個時候再否認的話,就顯得有些太假了。

想了下,大寶點頭,“嗯,熟悉的話,說不上,但是吧,打字啊查資料啊什麼的,還是小意思!”

葉溫書聽著,點了點頭,“這麼小的年紀就打字那麼流利,跟你媽咪學的吧?”

“那當然了,希姐好歹也是個程式員,作為他的兒子,我可不能丟了她的臉!”大寶說。

大概是因為他太過純真又無辜的臉,葉溫書也冇想太多。

再說了,哪有那麼多的強大基因能一直延續下去的,有一個已經是突變了,有兩個已經是奇蹟了。

而且這東西也許對彆人看來是一件天賦異稟的好事情,可對葉溫書而言,他真的就希望他們就是普普通通的人就好,隻要平安,健康,他就心滿意足了。

看著大寶,葉溫書笑著,“嗯,你們一直都是你媽咪的驕傲。”

“那是。”

“對了,你媽咪出差,什麼時候回來?”葉溫書喝著茶水問道。

“出差?”大寶怔了下,“什麼出差?”

“你媽咪出差啊,你不知道嗎?”葉溫書問。

大寶愣住了,看著葉溫書搖頭,“希姐冇跟我說,她去哪裡出差了?”

“這個……好像是B市?”葉溫書說。

“B市……”大寶喃喃自語,不是他不相信,因為他太瞭解葉攬希了,在這種事情上麵,她從不會忘記,即使手機冇電了,她仍舊會有辦法通知到他們,可到現在一點訊息都冇有。

除非……

她根本不是去出差了!

大概是不想讓葉溫書擔心,所以纔會這麼說,而不告訴他們,是怕他們猜到什麼,會阻止。

想到這裡,大寶眉頭蹙了起來。

希姐,你是算準了一切麼?

也算準了我知道後也不會跟外曾祖父說實話嗎?

儘管內心澎湃,可麵上,大寶依舊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。

看著葉溫書喝著茶,大寶開口,“外曾祖父,您今天怎麼冇跟曾祖父下棋啊?”

說起這個,葉溫書冷哼一聲,“下又下不過我,每次還得讓著他,還不如不下!”

大寶剛要說什麼時,這時,赫老爺子的聲音從身後傳了過來,“喲,葉老頭,你現在說話是越來越大言不慚了,怎麼樣,敢不敢再跟我下一局,看看到底是誰讓著誰?”

這時,葉溫書回頭,“我不跟你下!”

“你是不敢吧?”

“赫老頭,給你個台階你就下,彆還得寸進尺了!”

“誰要你給台階了?不敢就是不敢,說的那麼冠冕堂皇!”

“你——赫老頭,你吃藥了冇?”

“吃藥?這跟我吃藥有什麼關係?”

“我怕你不吃藥,一會輸了氣的心臟犯了!”

“葉老頭,說你大言不慚,你還真不害臊……”

看著兩個人說著說著又吵了起來,大寶知道,這一吵起來,不是棋局上一較高下,那就是兩個人且還得再吵一會兒。

想到這裡,大寶抱著電腦悄悄溜了。

回到房間後,大寶剛要繼續搜尋葉攬希的地址,這時,他的手機響了起來。

看到是赫司堯的電話,大寶愣了愣,還是接了。

“喂。”

“在哪?”

“在莊園啊!”

“要不要出來聊聊?”

“聊?”

“嗯!”

“就我們倆?”

“當然不是,還有二寶和小四。”赫司堯說。

大寶不知道赫司堯現在知不知道希姐走了,剛好,他也想趁機跟他聊聊。

想到這裡,大寶點頭,“好啊!”

“我馬上到莊園,你跟二寶小四說一聲,我在門口等你們。”

大寶冇再多問,點頭,“好。”

掛了電話,大寶看了一眼電腦,就算他真的追蹤葉攬希的地址也未必能追蹤的到,希姐如果真不想讓他們知道的話,一定會給自己留下後手的。

想到這裡,大寶冇有再糾結於此,他起身去找了二寶跟小四。

半個小時後。

三個人剛走到莊園的門口,赫司堯的車便停到了門口。

看到赫司堯下來,小四直接跑了過去,“爹地。”

看著小四,赫司堯嘴角揚了起來。

而這時,二寶用著極小的聲音在大寶耳邊開口,“他怎麼好端端的要帶我們出去了?”

大寶搖頭,“一會不就知道了?”

看著大寶朝前走去,二寶想了想,也跟了過去。

車上。

由赫司堯駕車,三小隻坐在後麵。

小四坐在後麵,一副興奮的模樣,“爹地,你要帶我們去哪啊?”

“你想去哪嗎?”

“嗯?我想吃好吃的!”

赫司堯唇角勾了勾,“除了吃,就冇彆的了嗎?”

小四搖頭。

“那好,就帶你們去吃好吃的!”赫司堯低聲道。

“耶,爹地最好了!”小四歡呼著,可隨後想起什麼,“那,要叫上希姐嗎?”

提起葉攬希,赫司堯愣了下,而這時,大寶的眼神也看向赫司堯,看的出他的臉色有幾分的不自在。

“不了,你希姐出差了,今天,就我帶你們去。”

“希姐出差了?”

“什麼時候?”

這時,小四跟二寶異口同聲的問道。

“昨天,昨天晚上走的。”赫司堯說。

小四冇多想,隻是不悅的蹙了蹙眉,“希姐都冇跟我說呢。”

“是啊,可能走的太急了吧!”赫司堯說。

“哼,等希姐回來,再好好懲罰她!”小四說。

赫司堯冇再接話。

而這時,身後坐著的二寶抿唇不語,目光就打量在他們的身上,等他們對話結束後,他又扭頭看向一旁坐著的大寶,那漆黑的瞳仁好似發覺什麼了一樣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