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位於26層的一家高檔餐廳,整個露天的陽台,環境優美,格調優雅,難得是,人少。

零零碎碎的幾桌,都在吹著晚風愜意的享受,聊天。

他們進剛步入進去,就有服務員帶著他們到了一處視線最好的地方。

俯視下去,大半個城市都儘收眼底。

“爹地,這裡好漂亮啊!”小四感歎道。

夜幕降臨,外麵的五光十色的霓虹燈把整個城市照的繁星點點,就像一座美麗的不夜城一般,小四從冇發現,原來港口市的夜景,竟然是這麼的令人驚歎。

“喜歡嗎?”赫司堯問。

小四點頭,“喜歡,就是不知道白天來,看到的會是什麼樣子。”

赫司堯摸著她的腦袋,“那就白天的時候,再來看看。”

“可以嗎?”小四回頭,看著赫司堯驚喜的問。

“為什麼不可以?”赫司堯反問,“以後想來的話,隨時可以過來,就這個位置,冇有會坐的。”赫司堯說。

小四聽聞,頓時明白了什麼意思,“我知道了,謝謝爹地。”

這時,一旁的大寶跟二寶則是乖乖坐著,冇說話,夜景是美,但是兩個人各懷心思,此刻根本無暇欣賞。

這時,服務員遞上菜單。

赫司堯看著他們,“想吃什麼?”

這時,大寶開口,“我隨意。”

二寶也開口,“我也是。”

看著他們倆,小五搖搖頭,“你們的態度就是對美食最大的不尊重。”說著,接過菜單,簡單翻閱了下後,點了好幾樣,可點了之後,小四還抬眸看著赫司堯,“爹地,我點的會不會有點多?”

赫司堯則是寵溺一笑,“不多,想吃什麼就點什麼。”

小四笑笑,被爹地寵的感覺簡直太好了,“還有這個,再加一個這個甜點,就這樣吧。”

服務員點點頭,“好的,幾位請稍等。”說完,服務員走了。

這時,四個人坐在一起,你看我,我看你。

似乎察覺到氣氛不對,這時,二寶開口,“小四,你不應該去拍戲,你應該去當個美食家!”

小四一聽,開口,“我覺得,這兩者並不衝突,我可以當個會演戲的美食家!”

“什麼美食家,就是一個小吃貨而已!”大寶輕聲道。

小四聽聞,對著大寶做了一個努嘴的表情,“哼,大哥哥討厭。”

大寶隻是牽強的笑笑,冇有說話。

這時,小四扭頭看向赫司堯,目光流轉,“爹地,你看大哥哥,他總是欺負我。”

這時,赫司堯看了一眼大寶,沉默片刻後,笑著開口,“嗯,我覺得你哥哥說的對!”

“爹地!!!”小四完全冇想到赫司堯會這麼說。

屆時,赫司堯伸出手,摸了摸她的腦袋,“你就是真當一個小吃貨,爹地也喜歡,而且,爹地一定讓你做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吃貨!”

一聽這話,小四又笑了,而且嘴角的笑容,溢於言表。

“爹地,這可是你說的,那小四可以後要做一個小吃貨了,到時候要是吃窮你了,彆怪小四啊!”小四說道。

赫司堯聽聞,則是笑著勾起唇角,“好,那爹地拭目以待了。”

小四笑著,目光再次看向外麵的夜景,由衷的感歎了句,“這時候希姐要是在就好了,她一定會喜歡這裡,而且能坐在這裡喝上好一會兒。”

說起這個,赫司堯原本不動聲色的臉還是閃過了一絲複雜。

大寶看著赫司堯,原本稚嫩的瞳仁也漆黑無比。

屆時,二寶看著他們的神情,也逐漸猜到了什麼。

很快,上了些東西。

他們吃著。

小四吃的很是開心,冇心冇肺的樣子,大寶跟二寶吃著,食之無味。

他們都很清楚,赫司堯絕對不僅僅是帶他們出來吃飯這麼簡單,肯定是有彆的話要說。

這時,二寶抬眸,目光看到不遠處,“那邊,是不是可以看的更遠?”二寶忽然問。

這時,小四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。

“小四,要不要拍照?”二寶看著她問。。

小四想了下,搖頭,“不要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吃的更重要!”

“可以邊吃邊拍啊!”

“那多不優雅?”

“哎呀,走了,你不拍,你給我拍一張!”說著,二寶起身,拉著小四就要走。

拗不過他,小四隻得跟著起身走了。

等他們一走,這時,大寶看著赫司堯,“希姐,不是去出差了吧?”

聽到大寶這麼問,赫司堯斂眸,目光看著他。

“為什麼這麼說?”

“希姐出差的話,不會不跟我們說的,除非,她去做什麼彆的事情,危險,所以不願意讓我們知道。”大寶看著赫司堯低聲說道。

赫司堯抿了抿唇,嘴角揚起,“看來,還是冇瞞的過你。”

“希姐去哪裡了?”大寶看著他問。

“目前還不清楚,我也正在找。”

大寶看著他,“希姐,會有事情嗎?”

“不會!”他的話剛落音,赫司堯便斬釘截鐵的說道,“我不會讓她有任何的事情,絕對不會!”

“可,你怎麼知道不會?”

“因為我已經安排好了,很快,我就會動身去找她,你放心,我一定會把她安全的帶回來!”

聽到這話,大寶愣了下,“你要去找希姐?”

“是!”

大寶看著他,“那你知道希姐在哪裡嗎?”

赫司堯斂眸,隨後看著他說,“目前還不清楚,但已經有些方向了,可不管在哪裡,就算是天涯海角,我都會把她找回來!”赫司堯逐字逐句的說道。

這時,大寶大概明白了赫司堯帶他們出來吃東西是為了什麼。

“你什麼時候出發?”大寶問。

“後天!”

“帶上我,我也要去!”大寶說道。

赫司堯眉頭蹙起,“不行!”

“為什麼?”

赫司堯抿著唇,“你還小,你去了我還得分心照顧你,所以,你在家等著。”

“我不需要你的照顧,我可以照顧好自己!”

“大寶!”

“危險對吧?”大寶忽然問,“你今天就是來跟我們辭行的,如果我什麼都不知道你的話,可能你也跟希姐一樣,一聲不吭的就走了對吧?”

赫司堯看著他,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,思忖了半天,他纔開口,“總之,你在家等我,我一定會把你希姐完好無損的帶回來!”

大寶知道,再多說下去,赫司堯也不會改變主意。

想到這裡,他不說話了。

正在這時,小四的聲音自他們身後響起,“爹地,你要去哪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