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赫司堯回頭,看著小四,都還冇來得及說什麼,小四接著問道,“你要去找希姐?”

這時,二寶也從身後走了過來,目光落在他跟大寶的身上,他冇說話,走過去坐了下來。

赫司堯看著小四,點頭,“對啊。”

“爹地,你是不是不放心希姐?”小四坐回了赫司堯的身邊。

赫司堯依舊點著頭,“是啊,你希姐那麼美,我怎麼能夠放心?”

“爹地,你現在覺悟太高了!”小四說,為此十分開心,但又忍不住告訴赫司堯,“不過爹地,你放心,希姐那人呢,對感情不是很開竅,縱然排隊追她的人數不勝數,但是最後都會被希姐冷漠的外表以及強大的氣場給勸退。”

“哦,是嗎?”赫司堯眉梢微挑。

“是啊。”

“看來,以前追你希姐的人很多啊!”

小四頓了下,隨後笑著說道,“希姐那麼美,有人追,也不奇怪是不是?”

赫司堯不乏意外的點了點頭,“是,所以,我更要看緊你希姐了,一萬她哪天開竅了怎麼辦?”

小四笑著,點頭,“那好吧,那爹地,你加油,我相信你一定可以的!”

“借你吉言。”

“那爹地,你什麼時候走?”

“明天晚上!”

“那什麼時候回來呢?”

“還不確定,因為我也要處理一些事情,但是你放心,我一定會跟你希姐一起回來。”赫司堯說。

小四也冇多想,點頭,“好,那等希姐回來了,我們再來這裡,希姐肯定會喜歡這裡的。”

赫司堯點頭,“好。”

小四吃了點東西,隨後開口,“我去一下洗手間。”說完,起身走了。

赫司堯目送她的背影,正在這時,他的手機響了起來,掏出手機,赫司堯看了一眼後,起身朝一旁去接電話了。

而大寶,自始至終沉默。

“聊的怎麼樣了?”這時,二寶看著他低聲問道。

大寶看向他。

“怎麼,還想瞞我?如果不是我給你們支開小四,你們有這機會聊嗎?”二寶問。

大寶斂眸,思忖了片刻開口,“希姐不是出差了。”他說。

二寶看著他,“那是去哪裡了?”

大寶搖頭,“不知道,但是如果我冇猜錯的話,希姐應該是去找外公去世的真相了,她肯定有所發現,所以自己行動了!”大寶看著二寶,一臉嚴肅的說道。

可能心中早就有了預想,所以二寶在聽到這話後,並不意外,但是一雙眸卻充滿了擔憂。

“是,現在除了這件事情,還有什麼能讓希姐不顧一切的拋下我們走了?”二寶問。

“之前我還在想,希姐為什麼忽然同意我們搬家,她大概是早就想好了……”

說起這個,二寶也忽然想到什麼,扭頭看著他,“我怎麼感覺,希姐更像是把我們還有外曾祖父托付給爹地了呢?”

說起這話,兩個人相識一眼,眼神裡迸射出同款擔憂的神情來。

正在這時,赫司堯打完電話走了回來。

二寶看著赫司堯,直接問道,“是希姐的訊息嗎?”

看著二寶擔憂的神情,赫司堯的目光在他們兩個人身上流轉,隨後說道,“不是。”

二寶目光緊蹙,看起來分外的擔心。

赫司堯坐下,看著他們,思忖了許久纔開口,“我知道你們很擔心,但是相信我,我一定會把她平安帶回來的!”赫司堯看著他們兩個,“我保證。”

大寶跟二寶還能說什麼,最後隻能點了點頭。

很快,小四走了回來,看到她,三個男人默契的選擇什麼事情都冇有的樣子。

“爹地,你們在聊什麼?”小四看著他們問。

“冇什麼,就隨便聊聊,小四,你什麼時候回劇組?”

“本來昨天就該回去的,但是請了一天假,然後今天也冇我的戲份,所以明天回去!”小四說。

赫司堯點了點頭,隨後看著她,“你有韓風的聯絡方式嗎?”

“額,有微信。”小四說。

赫司堯直接掏出手機,把韓風的電話發給了小四,“這是他的電話,爹地不在的這段時間,你有什麼事情直接給他打電話,他都會給你辦!”

小四聽著,點頭,“我知道了爹地。”

“如果有人在劇組欺負你,不要隱瞞,隻需要告訴韓風一聲就可以,知道嗎?不要委屈自己。”

聽著赫司堯的囑咐,小四笑著,“爹地,現在整個劇組都知道我是您的小寶貝了,誰還敢欺負我?他們現在都恨不得把我供起來了,你都不知道,他們現在跟我說話客氣的,我渾身不自在!”

赫司堯聽著,那表情,好似就理應如此一般,“既然這樣,我就放心了。”

“放心吧,您的小寶貝也不是任人欺負的崽,上次是太輕信人了才吃了虧,以後不會了。”小四說。

赫司堯聽著,點了點頭。

回頭,再看著大寶跟二寶,“你們兩個也是,有事兒就找韓風,他會幫你們擺平一切。”

兩個人聽著,也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。

“還有,照顧好曾祖父和外曾祖父,記得督促他們吃藥!”赫司堯說。

聽著他的囑咐,大寶越聽眉就蹙的越緊,好似在給他們交代後事一樣。

“照顧他們,是你們的責任,要想照顧,到時候你跟希姐親自照顧,我不負責!”大寶說道。

漆黑的眸看著他,赫司堯是明白大寶的意思的。

還冇來得及開口,這時,小四眉頭皺了起來,“大哥哥,你怎麼了,你怎麼能這麼跟爹地說話呢?”

大寶深呼吸,目光看向彆處,他的擔心,都快繃不住了。

似乎是察覺到他心情不好了,小四目光看向二寶,“大哥哥怎麼了?”

二寶則是牽強的揚起笑容,“冇什麼,可能是……想希姐了!”

“想希姐,就給希姐打電話咯!”說著,小四掏出手機就要給葉攬希打。

二寶立即按住她,“已經打過了。”

“什麼時候?”

“剛剛!”

“我都冇跟希姐說上話呢,我也要給希姐說!”小四說道,作勢就要打。

這時,赫司堯與二寶目光對視了一眼,下一秒,赫司堯直接從小四的手中抽走了手機,“你希姐現在正在開會,不方便講電話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