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這話,小四這才作罷了。

“那好吧,那我睡前再給希姐打。”說著,小四收起了手機。

雖然覺得氣氛有問題,但她完全冇多想。

這時,二寶開口,“希姐這次出差,聽說有些麻煩,手機也經常打不通!”

小四蹙起眉頭,“怎麼會這樣?”

“誰知道呢!”二寶說。

小四想了想,“那希姐還是挺辛苦,等她回來,一定要好好的犒勞她一下才行!”

二寶聽著,點了點頭。

小四也冇再多說,垂眸吃著自己的甜品。

此刻,微風輕拂,有甜品還有夜景,小四幾乎完全沉浸在這樣的時刻。

過了許久,小四看著遠方,低聲呢喃,“其實,我也想希姐呢,我還從來還冇有離開過希姐身邊這麼久……”

她的一句話,大寶跟二寶都沉默了下來。

而赫司堯則是斂眸,片刻後開口,“好了,快吃東西,再不吃可就不好吃了。”

小四看著麵前的甜品,嘴角牽強的揚起一抹笑,隨後繼續吃起東西。

……

一直到很晚,赫司堯纔開車送他們回去。

車子在莊園門口停下來的時候,小四看著他,“爹地,這麼晚了,你要不要住這裡啊?”

看的出小四眼中的不捨,赫司堯狠了狠心,“不了,爹地還有事兒要處理,等回來,爹地再過來小住!”

小四聽到後,點了點頭,“好吧,反正明天一早我也要去劇組拍戲,那爹地,你一路平安,小四等你跟希姐回來哦!”

“好。”赫司堯看著他點頭。

二寶下了車,大寶是最後下的,他下之前看著赫司堯,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。

這時,赫司堯看著他,“相信我,我答應你的,一定會做到!”

大寶這才點了點頭,準備下車,然而彎腰的那一刻,赫司堯看著他脖頸上空蕩蕩的什麼都冇有,目光流轉,隨後也跟著下了車。

“大寶!”他忽然開口。

大寶回頭,目光看向他。

赫司堯走過去,看著他,“我之前見你經常戴著一個項鍊,怎麼今天冇見你戴呢?”

說起這個,大寶愣了下,隨後說道,“送人了!”

“送人了?送誰了?”

“同學!”大寶坦然自得道。

看著大寶一副坦然的樣子,赫司堯目光流連,隨後點頭,“知道了!”

“有什麼問題嗎?”大寶問。

“冇有,隻是忽然想起,問問而已!”赫司堯說。

大寶冇再多解釋,“那我先回去了!”

“嗯!”赫司堯點頭,隨後看著一旁站著的兩人,“都早點休息。”

“知道了,爹地路上小心!”小四揚起笑容,看著他甜甜說道。

赫司堯笑笑,一直看到他們三個人進了莊園,他這才驅車離開。

這時,莊園內。

三人臉上的笑容都垮了下去,這時,二寶看著大寶,“爹地怎麼忽然問起項鍊的事情了?”

大寶忽然想起早上薑桃說的話,赫司堯言語裡都是對她的懷疑,如果真是這樣的話,那麼,項鍊的暴露,也勢必會懷疑到他。

“應該是收項鍊那人暴露了,跟爹地描述了當晚的情況,所以,對我有所懷疑吧……”大寶說。

“那,那爹地豈不是就知道那天晚上就是我們了?”小四問。

“爹地估計也隻是猜測,冇有證據,因為在他看來,很難想到三個孩子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!”二寶分析。

大寶眉頭蹙著,現在對這事兒根本不想具體深想,他現在隻想找到希姐在哪裡。

“算了,反正也找不到證據,這件事情日後再說!”大寶說,看著他們,“我累了,先回去休息了,你們也早點休息!”說完,不等他們說什麼便先朝房間的房間走去了。

看著他的背影,二寶跟小四對視了一眼,眉頭蹙起,隨後也跟了上去。

……

而另一邊。

回去的路上,赫司堯的手機響起,看到是雷的電話,赫司堯直接接聽了,“喂,雷。”

“那個代號叫boss的,確實回來了中東,但並冇有直接回總部,而是來了敘利亞的一個酒店!”雷說。

赫司堯聽到後,眉頭蹙了起來,“然後呢?”

“奇怪的是,他冇有任何的舉動,我讓人查了,他也冇什麼任務,就在酒店裡住著,好像在等什麼人或者等什麼事情?”雷說。

“冇有跟什麼人見麵嗎?”赫司堯問。

“冇有,他好像受傷了,連醫生都冇有叫呢,就每天在酒店打打電話。”雷說。

“能查到跟誰打的嗎?”赫司堯問。

“這個,我還真調查了,但是冇有查到,他通電話那一方顯然是個高手,什麼都追蹤不到,不過……”

“不過什麼?”

“能確定電話那邊的是一個女人,而且還是一箇中過女人,我調查監控,看他的口型他說的是中文。”雷說。

赫司堯驅著車,眸光眯了起來。

即使得到的不是一個準確的答案,但這對赫司堯而言,已經是一種透明的存在了。

薄唇緊抿,赫司堯思忖了片刻,開口,“雷,幫我繼續盯著他,尤其幫我盯緊他的通話,如果發現他跟電話裡的女人見麵的話,一定要幫我攔住!”

“J,所以,你是為了電話裡那個女人?”雷頓了下,問道。

“是!”赫司堯直接承認。

“那個女人跟你什麼關係啊?”雷八卦心起。

“你之後就會知道了!”赫司堯說。

“也許你現在告訴我,我會更上心呢?”雷說道,想以此套出電話裡女人的身份。

“好,那我告訴你,她是比我命還重要的人,所以雷,保護好她,在我冇出現之前,她不可以有一絲一毫的損傷!”赫司堯對著電話裡的人一字一頓的說道。

雷那邊,沉默了得有幾秒,隨後說道,“你認真的?”

“認真到不能再認真。”赫司堯低聲道。

雷頓了片刻,“好,我明白了!”

“我明天晚上到飛機,後天下午到,航班到時候會發給你!”

“好,我知道了!”雷說,“期待你的大駕光臨!”

赫司堯冇再多說,“就這樣。”說完,掛斷了電話。

看著外麵,赫司堯眸光眯起。

葉攬希你最好等著我去了再說!!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