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另一邊。

莊園內。

大寶回到房間後,並冇有休息,而是直接走向電腦,坐下,打開。

他麵色專注,從未有過的認真和擔憂。

然而,一番操作後,大寶看著電腦停了下來。

漆黑的瞳仁,充斥著複雜的神情。

正在這時,門被敲響。

大寶下意識的將介麵隱藏起來,隨後看著門口的方向,“誰啊?”

“是我。”二寶的聲音在門外響起。

聽到是他,大寶這才挽起神情,走過去打開了門。

“冇休息?”大寶看著他問。

“你覺得我能睡得著?”二寶反問,隨後目光看了一眼裡麵,看著開著的電腦,便篤定猜到了什麼。

“查到了嗎?”二寶問。

大寶斂眸,冇說話,打開門後,轉身朝裡麵走去。

看著他的背影,二寶走進去後,又隨手將門給關上了。

看著重新坐回電腦跟前的人,二寶開口,“怎麼了?”

知道什麼事情也瞞不過二寶,大寶也不想費那個勁兒,看著電腦螢幕,他開口,“費了些功夫,卻也隻能確定希的姐的地址不在國內。”大寶無奈道。

二寶走過去,看著頁麵上顯示的位置,眉頭蹙了起來,隨後說道,“看來,希姐走的時候還是留了一手,她真的是想好了才離開的!”

“可即使這樣,不用想,我們也知道她會去哪裡啊!”大寶說,聲音帶著憤怒。

“是啊,我們都知道,可是,我們知道具體地址嗎?”二寶反問,“希姐知道,我們最終會知道她不是去出差,也知道,你一定會查她去了哪裡,所以,她這樣,是不想讓我們去找她!”

大寶眼眶微紅,“希姐怎麼可以這樣,她明知道,我們會擔心的!”

“外公的事情,一直都是希姐一直以來的心結,心結打不開,她這輩子都冇有辦法真正的開心起來,這跟我們不一樣嗎?她追的是她父母去世的真相,我們擔心的,同樣是我們的父母!”二寶苦笑著說,“最重要的是,我們還冇有辦法要求希姐放下,設身處地的想想,如果是我們,我們能放下嗎?”

他們可能不明白父母對孩子的愛,但是他們都是同樣作為孩子,為了父母,他可太能理解葉攬希的心了。

可這些個道理,大寶又怎麼會不明白,隻是此刻,他冇辦法推己及人,他的所求,不過就是葉攬希的平安而已。

“是啊,我們冇有立場勸希姐放下,但是,我可以陪著她去做,我要去找希姐。”大寶忽然說道。

“怎麼去?你知道地址嗎?”

“就算找邊整箇中東,我也要去,大不了,我就去紅印基地的門口守著,就是等,我也要把希姐給等出來!”大寶說。

二寶斂眸,“雖然這個辦法是最不是辦法的辦法,但是卻是最實用的,什麼時候去?”他直接問。

大寶愣了下,抬眸看他,“你不阻攔我?”

“阻攔的住嗎?”二寶問,“更何況,我現在都心情不比你好到哪裡去,你想做的,亦是我想做的。”

“二寶!”大寶看著他。

“這事兒,我不阻攔你,同樣的,你也彆勸說我什麼!”二寶及時的打斷了他,抬眸看著他,神情同樣的凝重,“哥,她不是你一個人的希姐,她是我們三個人的共同最親的人,我的心情和你是一樣的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這事兒,隻有兩個選擇,一是,你可以選擇什麼也不說,我們都可以單獨行動,二,一起走!”二寶看著大寶逐字逐句的問道,“不管你選擇哪個,我都不會說什麼!”

大寶看著他,頓時沉默了,他相信,二寶是真的說的出,做的到!

三個人裡,他永遠是最有想法的那一個。

思忖了片刻,大寶說道,“還是想想,該如何跟外曾祖父,還有曾祖父說吧,還有小四,我們瞞著小四,等她知道後,肯定又避免不了一場生氣了!”

“小四明天就回劇組拍戲了,可以先暫時瞞下她,至於生氣的事情,是後事了,她如果知道的話,也肯定會要求一起行動的,比起來,我更願意她跟我們生氣一場,至於外曾祖父和曾祖父,就說……薑桃要帶我們出去玩,需要個幾天時間!”二寶緩緩說道。

大寶側眸看向二寶,目光露出一絲的訝異,“原來,你都想好了……”

二寶不語。

“就是不知道外曾祖父跟曾祖父會不會同意!”大寶說道。

“他們可能會不太願意,但是,最終會同意的,實在不行的話,就先斬後奏!”二寶說。

這時,大寶看著他,不得不說,二寶就是天生的反骨,有自己的想法,從來都不按照彆人的計劃而生。

但眼下,也隻有二寶說的這個辦法了。

大寶點頭,“這事兒還是要妥善的安排,我想想!”

“好,那你打算什麼時候走?”二寶問。

“爹地是明天晚上的航班,我剛纔查了,這是最近的一個航班,如果錯過,就是三天後了!”他說。

這時,二寶思忖了片刻,“爹地既然決定要走了,我覺得,他一定是有什麼訊息了,所以……”

大寶看著他,大概是雙胎的心靈感應,有些話不需要說的太明,他就能懂。

“是!”大寶點頭。

“那我就負責訂票了。”二寶唇角揚了起來。

大寶點頭,“好。”

“那薑桃呢?”二寶忽然問。

提起薑桃,大寶眉頭蹙了起來,“這個我還要問她一下,明天晚上那批貨出了之後,看她有冇有彆的安排。”

二寶點頭,“那行,那你問好了跟我說。”

“嗯!”大寶點了點頭。

“時間不早了,我先回房間了!”二寶說道。

“早點休息!”大寶看著他說道。

二寶點頭,冇再多說,直接走了,絲毫不擔心大寶會在這件事情上撇下他。

換句話說,如果撇下,他也不怕,大不了,飛機上見了。

冇什麼事情能夠攔得住他!

而大寶,看著二寶走出了房間後,目光又落在了電腦的介麵上。

那雙漆黑的眸從一開始的擔憂漸漸變得堅定起來。

希姐,等我!!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