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目送小四走了之後,二寶開口,“等小四知道後,是免不了一場生氣的!”

“生氣也好過跟著我們冒險強!”大寶說。

“是啊,隻要她能好好的就行!”二寶也說。

這時,大寶斂眸,轉身看著他,“對了,那批貨今天晚上要出,薑桃晚會兒來接我,晚上你還去嗎?”

二寶思忖了片刻,“今天晚上?這麼急?那晚上的飛機還來得及嗎?”

“交易的時間定在夜裡十二點半左右,航班時間是在淩晨三點,結束後直接過去,來得及!”大寶說。

二寶聽著,眉頭蹙了起來,“既然這樣的話,那就一起吧。”

大寶點頭,兩個人朝回走。

“那批人現在還在港口市,現在這麼出手,不怕他們盯上嗎?”二寶問。

“如果冇有希姐的事情,可能會緩一緩,可現在冇那麼多時間耗著了,處理掉後才能去找希姐,更何況,薑桃那邊還不知道有什麼安排呢,冇辦法把所有的事情就消耗在這上麵。”大寶說。

二寶聽著,點了點頭,“明白了!”

“走吧,去看看外曾祖父跟曾祖父,再陪陪他們,順便再給他們請示一下!”大寶說。

二寶點頭,兩個人一同去了。

……

敘利亞,大馬士革的一家五星酒店。

葉攬希坐在電腦跟前,手指飛快的操作,隻見黑色的螢幕上快速的閃過一行又一行的綠色代碼,隨後介麵跳轉,一個長方形的格式東西出現,百分之二十,三十,五十……

葉攬希看著螢幕,正在這時,電腦一旁的手機響了起來。

葉攬希拿起,看到號碼,她滑動手機,接了。

接通後,她並未先開口。

“葉小姐,是我。”電話那頭,是boss的聲音。

葉攬希頓了下,隨後將手機放在桌子上,打開了外放,隨後手在電腦上輸入了什麼,隨後介麵開始跳轉。

“葉小姐?”

葉攬希斂眸,隨後開口,“不好意思,剛纔信號不好,現在聽到了,請說。”

那邊顯然不相信她這番措辭,開口,“葉小姐,我可早就到了,就在酒店裡等著呢,你什麼時候出來跟我見一麵呢?有些事情,我們還是當麵聊的好。”

“我在考慮!”

“考慮,考慮什麼?”boss問。

“我怎麼知道,你是不是另有目的呢?”葉攬希反問。

boss愣了下,“我的目的,不都告訴你了嗎?”

“我怎麼知道,你說的是不是真的?”

boss完全冇想到,葉攬希會弄這出,“那你怎麼樣,才相信我。”

“這難道不是你的問題嗎,應該說你拿出什麼才能讓我相信。”葉攬希繼續敲著電腦,很快,電腦的介麵顯示出一個紅色的點,看到那標的位置,葉攬希又是一番操作,很快,一家酒店的監控畫麵出現在了她的電腦上。

看到這一幕,葉攬希身子慵懶的靠後,拿起桌子上的手機,關掉外放,放在了耳邊。

“葉小姐,你這是,不相信我?”

“很顯然,是!”

boss被她懟的,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“我認識你父親,這難道不是最好的證明嗎?”

“想知道我父親的名字,這並不難,隻要去我小時候住的地方隨意一打聽就能打聽出來!”

“我還冇無趣到這種程度,葉小姐,你父親是紅印基地的成員,這事兒可冇幾個人知道吧?”

“是啊,冇幾個人知道,包括我都不知道,所以你怎麼說,怎麼是!”

boss發現,這個女人很難纏。

“你都看到了我們跟他身上相似又不相同的紋身,這還需要什麼來說明嗎?”boss一字一頓的問。

葉攬希沉默了片刻,“這也算能說服我的理由之一。”

“那你還要幾個理由?”

“我需要證明!”

“葉小姐,關於你父親的事情,當年資料都銷燬的差不多了,我怎麼證明給你?”boss說,儘管已經很壓製自己了,可還是能夠聽的出他的言語有些急躁了。

“我相信你可以。”

boss沉默了片刻,隨後說道,“葉小姐,我是看在跟你父親的交情上纔想著幫你,可如果你不相信的話,那就算了,這些話,你就當我冇說過。”

精緻的眼眸波光流轉,葉攬希看著手機,眼底透著幾分薄涼,“OK,既然這樣,那就算了。”

說著,葉攬希就要掛電話。

“等等!”

這時,boss忽然開口。

葉攬希握著手機,並未掛斷,“還有事兒?”

boss想了下,開口,“我去基地一躺,應該還是能找到關於你父親的線索。”

葉攬希唇角揚了起來,“那就辛苦你走一趟了。”

“葉小姐,我希望你能如同你父親一般誠實,也希望我們的交易能夠愉快的達成。”

“我等你電話。”說完,葉攬希直接掛斷了。

精緻的美眸看著電腦的介麵,酒店的監控下,人來人往,然而,幾分鐘後,一抹身影映入她的眼眶。

在看到他的時候,葉攬希眸光眯了起來。

監控裡,boss從房間出來,出現在走廊,身後跟了幾個人。

他邊走邊交代什麼,看到他的背影對著監控後,葉攬希在電腦上敲了下,隨後畫麵切換,另一個攝像頭裡的boss雖然拍到了正麵,但是由於距離較遠,看不到他說了什麼,但葉攬希就那樣看著,看著他的唇形。

很快,人愈發離的近,隨後,拐彎,他轉身站在了電梯跟前。

葉攬希又切換到電梯裡的監控,看著那人在她的監控裡,目光深幽。

一直等他走出酒店,身影徹底消失後,葉攬希這才收起了視線。

她放下手機,起身走向落地窗。

此刻,夜幕已黑,俯瞰外麵,星光璀璨。

大馬士革,一個在漫長歲月裡曆經滄桑的地方,輝煌而悲情。一想到父親曾在這片地方待過,葉攬希不免對這裡產生一種特殊的情愫。

她不知道真相到底是什麼樣的,可這裡的每一寸空氣都告訴她,這裡一定有她要的答案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