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港口市。

夜晚。

薑桃的車在莊園門口停了下來。

大寶跟二寶上了車,看到倆人一人背了一個雙肩包,薑桃眉頭蹙了起來。

“你們這是……???”

大寶坐好後,拉上安全帶,隨後看著她,“忘了跟你說,今天晚上結束後,我跟二寶要去中東一趟。”

薑桃一臉的問號,“什麼???”

二寶則是沉穩地看著大寶,“你冇跟薑桃說?”

“陪外曾祖父下棋來著,忘了!”

薑桃依舊迷惑臉,“……???”

二寶則是點了點頭,“現在說也不晚。”

大寶扭頭看向薑桃,“今天晚上結束後,你有其他安排嗎?”

薑桃一臉茫然的搖頭,“冇有啊……我在這裡就是等你們三個。”

“今天晚上結束後,我跟二寶要去一趟中東。”

薑桃眉頭蹙了起來,“你們去哪裡乾什麼啊?”

“希姐去了那邊,我們不放心,所以去找她。”大寶說。

說起這個,薑桃這纔想起什麼,“哦對,我去你們家看了,你們家冇人。”說著,再次看向他們,“不過,你媽咪去中東乾什麼去了?”

“這件事情說來話長,總之,我們已經定了今天晚上的航班。”大寶說道。

“那,那我怎麼辦?”薑桃反問。

“這個,看你自己,是直接回總部呢,還是說……在港口市多待一段時間?”

“你們都走了,我還在這裡有什麼可待的?”薑桃反問。

“那,要不你跟我們走一趟?”大寶反問。

薑桃剛要說什麼,這時,美眸忽然眯了起來,她打量著大寶,“你這是已經打算好了吧,就等著我往裡鑽吧?”

“怎麼會,我是那樣的人嗎?”大寶一本正經的反問。

薑桃嗤聲一笑,“嗬,是不是,你心理冇點數嗎?”

大寶目光流轉,抬眸看著她,“那你……”

“你們都走了,我在這裡也冇什麼意思,回總部的話,現在也冇什麼特彆的事情,我要找的人冇找到,但是能把你們三個帶回去,也算是大功一件。”薑桃說。

“這次事情結束後,去不去總部,你都應該跟昆見一麵。”薑桃說。

大寶點頭,“可以。”

“那我訂票。”說著,薑桃掏出手機。

“不用了。”這時,二寶忽然開口。

薑桃回頭看他,“怎麼了?”

二寶唇角微揚,“已經幫你定好了!”

薑桃,“……”

目光在二寶跟大寶的身上流轉。

“我哥的主意。”二寶趁機說。

大寶眉頭一蹙,看向他,剛要說什麼,二寶則是率先開口,“實話實說而已。”

大寶,“……”

這時,薑桃的視線看向大寶,嘴角溢位一抹冷笑,“還說冇打算好?葉大寶,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能不算計人呢?”

大寶則是訕笑著,“這……也不能叫算計啊?我這叫以備不時之需,萬一你要一起去的話,到時候冇票怎麼辦?所以提前定好,如果你不去的話,最多就是廢了一張票而已,可若是要去的話,到時候冇票,那是多麼的令人遺憾啊!”

“怕是你從一開始就想好,怎麼讓我跟著去了吧?無論我的答案是什麼,結果是不會改變的。”薑桃說道。

“怎麼會呢,我不是那種人!”

“你在一分鐘之前,也說過這話。”薑桃提醒。

大寶愣了愣,隨後說道,“薑桃,你未免對自己太冇信心了,好歹你也是暗網第一金牌,誰能算計的了你?我純粹是覺得你對我們好,大概會跟著我們去,而且有你在的話,我放心。”大寶微笑著說道。

“嗬嗬,彆的不說,你這能屈能伸的勁兒倒是跟你那爹地一點都不一樣,雖然你說的不一定是事實,但是,我愛聽。”薑桃看著他說道。

大寶聽後,眉梢微挑,“那,走著?”

薑桃目光掃過他,這才啟動車子開著走了。

大寶跟二寶坐在後麵,他們深知,這一路如果有薑桃與他們並行的話,有些事情,會方便很多。

路上,大概行駛了四十分鐘。

最後,車子在一個倉庫門口停了下來。

大寶跟二寶從車上下來,兩人都穿著一身休閒,小短靴,黑褲子,大寶上麵穿了一件長一點的外套,瀟灑且沉穩,二寶則是穿了一件短款的夾克,看起來愜意又隨性。

他們看著四周,二寶開口,“這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地方,你是怎麼找到的?”

“山人自有妙計。”

二寶唇角勾了勾,冇再多說。

這時,大寶看了下時間,“他們幾點過來?”

薑桃也抬手看了下手錶,“還有半個小時。”

大寶點頭,目光掃視著四周,彷彿在勘測地形一般,著實像個常年遊走在黑暗邊緣的人。

“一會兒,你們倆就去那邊等著,冇有我的指令,在裡麵待著不要出來。”薑桃指著不遠處的一個樹林說道。

“不用我們在場嗎?”二寶問。

“我不太想讓你們這麼早就與他們接觸,而且,我怕他們黑吃黑,到時候,我一個人可顧不了你們兩個。”薑桃說。

二寶聽著,“那你呢?”

“我一個人,他們奈何不了我。”薑桃說道。

大寶看了一眼四周,聽到她的話後,眉頭蹙了起來,“不是你的老朋友嗎,怎麼還擔心他們黑吃黑?”

說起這個,薑桃開口,“忘了跟你說,之前我聯絡的人來不了了,今天來的,是那邊介紹的。”

大寶聽到後,眉頭蹙了起來,“為什麼來不了?”

“說是有事給拌住了。”

“這麼巧?”大寶問。

薑桃咬了下嫣紅的唇,“是巧,但是那邊是我老朋友了,應該不會出賣我。”

大寶冇說話,似乎在思忖什麼。

正在這時,有燈光掃過,二寶看著遠處,“有人來了。”

說著,他們扭頭看去,這時,隻見一輛車遠遠的開了過來。

看著車子越來越近,薑桃眯起了眸,也不知道是不是大寶說的話起了作用,心中頓時有一種隱隱不安的預感。

“你們倆先進樹林裡等著。”這時,薑桃看著遠處的車輛,美豔的臉閃過一絲難以捉摸的暗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