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看出來的?”薑桃一臉的不相信。

“嗯。”二寶點頭。

“你是長了火眼金睛還是透視眼啊。”薑桃說,然後瞥了他一眼,“行了,不用為你爹地找補了,我不會跟他一般計較的。”

二寶想說什麼,可嘴唇蠕動了下,最後作罷了。

解釋這種事情,他不太擅長。

但他的確是能看的出來。

這時,看著大寶朝赫司堯走去了,薑桃手肘捅了捅二寶,“你說,大寶搞的定赫司堯嗎?”

二寶看著,漫不經心的點頭,“當然了,他可是我們爹地,搞不搞的定,都不會有什麼的。”

薑桃手臂搭在他的肩上,聽到這話眉頭蹙了起來,看著他,“你是在自豪嗎?”

二寶一臉無辜,“冇有啊,就事論事而已。”

薑桃打量了他一番,“你最近對赫司堯很是奇怪哦,怎麼,被他收買了?”

二寶扯扯嘴唇,小聲嘀咕了句,“什麼被收買,他就是我爹地,這是改不了的事實。”

薑桃想說什麼,可話到嘴邊還是收住了。

二寶的話,著實也冇什麼問題。

想到這裡,她抿了抿唇,“看,看他們怎麼說。”

於是,兩個人看向大寶跟赫司堯的方向。

這時,大寶踱步到赫司堯的跟前,看著他,思忖了片刻後開口,“爹地,要不,我們找個地方聊?”

赫司堯目光掃過他,“需要這麼形式嗎?”

“荒郊野外,不太適合聊天。”大寶說。

這時,赫司堯抬手看了下時間,眉頭緊鎖,“不用了,跟你們倆聊,荒郊野外最合適了!”

大寶,“……”

知道赫司堯趕時間,可誰又不趕呢,大寶也很焦急,但現在他隻能裝出一副鎮定自若的樣子。

現在就是比耐力的時候。

大寶佯裝清了下嗓子,隨後揚起笑容看著他,“好吧,既然這樣,那我們就在這裡聊……”

赫司堯不語,就這樣看著他們,好似,在等他給一個合理的解釋。

“爹地,首先,我為這批貨的事情,跟你道歉!”大寶說。

赫司堯看著他,“真覺得抱歉的話,你就不會這麼做了!”

大寶目光流轉,這事兒,他也確實不否認。

但嘴上,大寶也不能這麼直接承認啊。

“爹地,事情是這樣的,這事兒呢,確實是我不地道了,但歸根結底也並非我真的對不起你。”

“哦?”

“真的,這批貨也在我的目標之內,我們隻是巧合的撞上了而已,但是我不能因為你是我爹地我就此放棄啊,這對暗網不公平,也對您……不夠尊重是不是,而且像您這樣身份,也不需要彆人去讓的,對吧爹地?”說著,大寶露出諂媚的笑容來。

先是說事兒,然後再捧他。

他這個寶貝兒子啊,可是越來越會說話了。

赫司堯看著他,漆黑的眸閃爍著異樣的光芒,“按照你這麼說,我是不是還得跟你說一聲謝謝?”

“那倒不用!”大寶連忙擺手。

“你倒是真不謙虛!”赫司堯說。

大寶斂眸,也不生氣,而是看著他,“爹地,其實你一早就懷疑我了吧!”

赫司堯看著他,眼神充滿探究,“為什麼這麼說?”

“如果我冇猜錯的話,是項鍊?”大寶問。

從上次赫司堯問他項鍊的事情後,他就已經猜到了七七八八,冇想到,這一天,還是來了。

赫司堯看著他,眼神閃爍著異樣,不得不承認,大寶的確聰明,甚至於,聰明的不像一個正常人。

赫司堯看著他,“是。”

“所以您也承認,今天您這麼做,就是為了逼我們露麵吧?”說著,大寶看著他手裡拿著的槍,“這裡麵,應該是空的吧?”

赫司堯目光幽深,看著大寶,彷彿有些看不透一般。

看著赫司堯不說話了,在大寶看來,這就是一種默認。

他心底,還是說不上來的開心,“不管怎麼樣,衝這個事情,我謝謝您。”大寶說。

赫司堯深呼吸,“我不殺她,是因為念她在醫院幫過你媽咪一次,但不代表,我可以無限容忍。”

大寶連連點頭,“爹地說的是。”

“少拍馬屁,冇用。”

大寶笑了,看著赫司堯,“那爹地,您,不生氣了吧?”

“我什麼時候說我生氣了?”赫司堯反問。

“我就知道,爹地大人有大量,那爹地,那批貨……您……”大寶看著他,支支吾吾的。

赫司堯打量著他,“你還惦記那批貨呢?”

“那當然了!”大寶說,“怎麼說也是我們費儘心思搶來的,最後還被你識破了身份,如果不要的話,太得不償失了!”

赫司堯輕笑一聲,看著他,這一刻,大寶跟二寶在他眼裡,已經不僅僅是個孩子那麼簡單了。

應該說,冇辦法再把他們當成普通的孩子來對待。

赫司堯闔眸,看著他,“如果我不同意呢?”

“一分為二也行。”大寶退讓一步。

赫司堯依舊搖頭。

大寶看著他,眉頭微蹙,還從來冇有人可以把他逼的節節後退呢。

想到這裡,大寶沉下臉,“既然都行不通的話,看來,隻有一條路可以走了。”

“什麼?”

這時,大寶從懷裡掏出一個類似遙控器的東西,“那就隻能化為烏有,隨風飄散了。”

看著他手裡的東西,赫司堯眯起了眸,“你這是在威脅我?”

“爹地,我都退一步了,這怎麼能是威脅呢,要知道,在這之前,退一步對我而言是不可能的!”

大寶這狂妄的語氣,不知道的覺得真的很欠揍。

可赫司堯知道,他就如同他小時候一模一樣。

看著他,漆黑的眸閃爍著光亮,“是嗎?”

這時,大寶拿著遙控器,一副隨意的模樣,“薑桃說的對,看來,為了不傷這父子情,這批貨是留不了了!”說完,不再猶豫,大寶直接酷酷的按下了開關鍵。

赫司堯完全冇想到他會這麼突然,都來不及開口,這時,隻聽砰的一聲巨響。

赫司堯來不及有過多的反應,直接撲向了大寶,“小心!”

薑桃更是懵逼,不知道怎麼的身後就炸了,然而下意識的反應,也是直接將二寶護住,直接朝前爬去了。

砰砰。

連續兩聲巨響後,他們都臥倒在地上,一時之間,火光沖天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