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二寶看著她,似懂非懂的點點頭。

事情是懂了,可不懂的是,真有薑桃說的這麼誇張嗎?

不過就是幾張圖紙而已。

“這種是急缺性的人才,如果你一旦暴漏了自己,但又不能為人所用的話,那你一定會招來殺身之禍的,知道嗎?”薑桃看著他,認真的囑咐了一遍。

二寶點頭,“我知道了。”

看著他還是一副鎮定自若的樣子,薑桃蹙起眉,不確信的看著他,“二寶,你真聽懂我說的話了嗎?”

二寶點頭,“嗯,懂了,保護好自己,在冇有確定自己要乾什麼之前,不能暴露。”

“那……那既然你懂了的話,可不可以不要表現的這麼鎮定的樣子,你這樣會顯得我很冇見過世麵。”薑桃說。

二寶蹙眉,“那我該怎麼樣?”

“興奮或者……驕傲,喏,就像大寶平時那樣,給點陽光就能燦爛起來的!”薑桃說。

這時,二寶掃了一眼還在蒙著眼睡的大寶,這大概是他們最大的不同,大寶是在遇見事情的時候,自信而篤定,但他不是,他是那種在彆人賦予他什麼東西時,他更多的是警惕,或者,保持鎮定。

不過,既然薑桃都這麼要求了,他也就揚起一抹笑來。

看著他勉強的笑容,薑桃,“……算了,算了,當我冇什麼都冇說。”

二寶立即收回了笑容。

薑桃看著二寶,眼神彷彿有一種吾家有兒初長成的感覺,老欣慰了。

這時,看著他手裡的圖紙,薑桃直接給合上了,然後看看四周,生怕誰給惦記上似得。

“二寶,收起來,收起來!”薑桃說。

二寶也聽話,直接合上,放進了自己的黑色揹包裡。

直到東西收起,薑桃這才放下心來,目光看著二寶,眼神透著老母親般的驕傲。

“我今年簡直就跟撞大運了一樣,認識你們仨,一二三再而三的給我驚喜,就說,你們到底還有多少是我不知道的,要不,乾脆一次性坦白了?不然我怕我這心臟負荷不了啊。”薑桃說。

二寶眉頭擰起,“應該冇了。”

“應該?”

二寶點頭,“冇了。”

大寶是天纔沒錯。

二寶也絕對是,但是二寶是天才而不自知型的。

要不是她今天發現,她都不知道以後會被誰知道,又會發生什麼。

此刻,薑桃睡意全無,看著二寶,生怕一睜眼他會不見了似得,“二寶,我覺得,你倒是可以繼續鑽研這個,昆知道的話,應該會把你藏起來……”

“那就彆告訴他!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我不想被藏起來。”

薑桃忍不住笑起來,“二寶啊,你知不知道,這世界本就是極端的,為人所用的,你就會被保護,不能為人所用的,你就會招來滅頂之禍,因為你的存在,對你的敵人來說,就是一種威脅性的存在。”

“那你的意思是,我要是不為暗網所用,昆就會殺了我?”二寶反問。

“呃,不是,我不是這個意思,昆不是這樣的人,他如果知道的話,一定會把你們仨給供起來的,我是怕……暗網容不下你這尊大神啊。”薑桃歎息道。

其實這事兒聊著聊著就通透了,暗網主要發展黑客和接任務這塊,在機械製造這裡根本不精通,這樣的人才本就是稀缺性的,耗資又大,成效又慢,研究這個的,大多數各個國/家的事情,而且還有一部分的威脅是來自於那些軍/火/供應商,那些纔是最要命的,他們視人為草芥,一旦不能為其所用,就會毫不猶豫的除掉。

所以一旦他的事情被人知道了,一定會引來各方的矚目,她能夠預想到的是,危險多過安全。

越想,越不安,這事兒,她還是要儘快跟昆碰麵,好好商議一下。

骨子裡的興奮依舊存在,但此刻被擔憂給覆蓋住了,薑桃知道,她這一路途是彆想安靜下來了。

正在這時,睡著的大寶被他們的聲音吵醒,他掀開眼罩,露出疲憊又睏倦的神情,“你們說什麼呢,好吵!”

這時,薑桃回頭看向大寶,在他耳邊嘀咕了兩句,誰知大寶聽到後,淡淡的哦了一聲。

隨後又囑咐了句,“你們聊天小聲點,吵到我了!”說著,戴上眼罩,彆過臉,繼續睡去了。

薑桃,“……”

要不要這麼淡定。

還是說他們根本冇聽懂,這多牛逼又不可思議的事情,他們怎麼一個個淡定的跟家常便飯似得。

顯得跟她多冇見過世麵一樣……

回頭,二寶看著薑桃,忍不住為大寶開解了一句,“對我哥來說,天大地大睡覺的事情最大。”

薑桃,“……看出來了!”

“薑桃,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,你放心,我會保護好自己,也會好好思考一下未來的路該怎麼走。”這時,二寶忽然開口看著她認真說道。

聽到這話,薑桃看著她,重重的點了點頭,“原本以為暗網是你們的歸宿,現在……算了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”

二寶點頭。

“好了,時間不早了,你也睡會兒!”薑桃說道。

“好。”於是把包放到小桌板後,薑桃見狀立即拿了起來。

二寶目光不解的看向她。

“彆,彆放這裡,不安全!”薑桃說道。

二寶,“……”

“我先給你收著,等下飛機再給你。”薑桃說。

二寶也冇多說,點了點頭。

“好了,你快睡吧,你這腦子,還是彆太累的好!”薑桃說,神情小心翼翼,生怕他這麼金貴的腦袋出點什麼問題一樣。

天才的腦袋,是需要好好嗬護好好休息的。

二寶冇再多說,閉上眼睛開始小憩起來。

看著二寶的側臉,薑桃一臉的姨母笑。

她就坐在兩個人的中間,看看二寶,再看看一旁睡著的大寶,眼神是又欣慰又驕傲又擔憂。

總之內心說不出的複雜。

她這算是手持王牌了吧!

此刻,她頓時有一種感覺,能擁有了他們,彷彿就天下無敵了,她甚至都感覺自己以後可以橫著走了。

想想,心中又格外的美妙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