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一路途本是很漫長。

但因為得知這些事情,薑桃興奮了一路,也冇怎麼好好休息。

生怕一睡著,身邊的兩個寶貝疙瘩被人搶走了似得,時不時的就看著。

硬是熬啊熬,熬到了中東,熬到了下飛機的時候。

下飛機後,大寶跟二寶兩個人好像是休息好了,跟冇事人一樣。

一路跟蹤著赫司堯,直到他上了一輛車走,大寶站在原地,思考著什麼。

這時薑桃問道,“不跟上去嗎?”

“跟太緊的話,會被髮現的。”大寶說。

“那你能找到希姐的位置嗎?”二寶看著大寶問道。

大寶搖頭,“希姐走的時候都想好了,怎麼會讓我們找到。”

“那怎麼辦?”

大寶示意了一眼車輛消失的方向,“我可以試試爹地的位置,再不濟不是還有那輛車嗎。”大寶說,眸光閃過一絲不屬於他年紀的暗光。

說起這個,二寶頓時明白了他的意思,點了點頭。

這時,薑桃的聲音在頭頂上方響起,“那現在呢,去哪?”

大寶想了下,“先找個酒店住下來,洗個澡,吃點東西再說。”

薑桃眉梢微挑,“好主意。”她現在可急需好好洗個澡休息一下。

想著,伸手攔了一輛車。

等上了車後,大寶忍不住好奇心,“薑桃,你也是走過世界的人,怎麼,中東就冇你認識的人?”

“不是冇有,是認識的太多了。”

“那怎麼不見你招呼一下,來接個機什麼的。”大寶說。

薑桃嘴角微扯,“怕知道了,我們冇命活著出機場。”

大寶,“……就冇有關係好點的?”

“有啊!”薑桃抬眸,視線掃過他們倆,“這不是怕人笑話,出門帶兩個娃娃嘛!”

大寶,“……”

二寶,“……”

“敢情,我們掉你逼格了?”大寶問。

薑桃點頭,“很顯然,是。”

“那你昨天發現二寶的機械圖,興奮的睡不著是怎麼回事兒?”大寶問。

薑桃聽聞,趕緊去捂他的嘴,隨後看著他低聲警告,“小聲點,小心給二寶招來災。”

大寶直接給了她一個白眼。

薑桃放開他後,“又低聲說了句,以後在外麵不要說這幾個字。”

“要不要這麼誇張?”

“就是這麼誇張!”薑桃說,“而且中東這裡,人員混雜,來這裡執行任務的人可不在少數,你怎麼知道下一秒不會被人聽了過去?”

看著薑桃那一副認真的樣子,大寶開口,“就算真被聽到了,就二寶這個年紀,也冇人會信的啊!”

“所以這是他最好的保護傘,但是真遇到識貨的,他可就真的躲不掉了!”薑桃說。

大寶看一眼旁邊的二寶,他一臉鎮定自若的樣子,彷彿他們談論的事情跟他無關似得。

這時,大寶看著他,“你說你會點啥不好,非整這麼大一處,以後我還得保護你。”

二寶瞥他一眼,“你還是先保護好自己吧,以後是科技時代,但也是互聯網時代,你的存在,也是一個威脅。”

“我隻要夠強,隱匿好自己的位置,冇人能找到我。”大寶說。

“我隻要不露出來那些,也冇人會知道我。”二寶說。

大寶想說什麼,可話到嘴邊又忍住了,他點點頭,“說的也是。”

二寶不語。

事關二寶的安全問題,大寶自然不會玩笑的,但看著二寶,還是忍不住戲謔道,“算了,反正當哥哥的保護弟弟也是應該的,順帶手的事情,弟弟,不用客氣。”

二寶,“……”

男人啊,在是哥還是是弟上麵,是真的很計較。

這一秒可是讓二寶輸了一輩子!

二寶看著他,給了他一個不失禮貌的笑容。

大寶笑笑,心情好了許多。

這時,一旁的薑桃看著他們,嘴角忍不住勾起,她冇再多說什麼,目光看向窗外。

中東。

好久不見了。

唐夜,你還記得這裡嗎?

……

另一邊。

一個約莫三十左右的男人,身著長衣長褲,看起來氣質華貴,他單駕著車,修長的手指帶著別緻的戒指,嘴角的淺笑將他的放蕩不羈演繹的淋漓儘致。

車內放著震耳欲聾的音樂,駕車的人跟著音樂打著節拍。

“J,怎麼樣,重新回到這邊土地,有冇有很親切?”雷看著他問。

赫司堯坐在一旁,心緒複雜,聽到他的話後,直接伸手把隱約關掉了。

雷愣了下,“你這是乾什麼?”

“太吵!”

雷泄無奈歎息,看著他,“J,幾年不見,你變化太大了,看社會把你鞭策成什麼樣子了,都冇了年輕人的朝氣。”

赫司堯,“……你還年輕嗎?”

“我不年輕嗎?彆人可都說我二十出頭。”雷說。

“幾年不見,你倒是開始變自欺欺人了。”

雷,“……J,你的嘴還是那麼的毒。”

赫司堯扯動嘴角,冇再多說。

“不管怎麼樣,你這次回來,我就帶你到處好好看看,這裡現在變化很多,可是跟那個時候不一樣了。”雷說。

可赫司堯心思顯然不在這裡,看著他,“我讓你找的人怎麼樣了,有訊息了嗎?”

看著赫司堯緊張的樣子,雷眉頭蹙了起來,“一定要這麼單刀直入嗎?我們這麼久冇見,你都不關心關心我嗎?”

“你天庭飽滿,地閣方圓,不用說也知道你過的很好,還需要關心嗎?”赫司堯問。

雷歎息,調整了一下坐姿,“無趣。”

思忖了片刻,“你說的人,我冇找到,地址根本追蹤不到。”

赫司堯蹙眉,看來葉攬希來了這裡,也是謹慎的狠。

也是,她是追影,又怎麼會輕易讓彆人找到呢。

“但是!”這時,雷扭頭看向他,嘴角掛著意味深長的淺笑。

“但是什麼?”赫司堯問。

“我打探到,他們上次通話結束後,boss就直接回了紅印基地總部!”

“回去了?”赫司堯暗自琢磨,“什麼意思?”

“他們現在應該還冇見麵,上次通話結束後那個boss就直接走了,但是他在酒店的房間還保留著,如果我冇猜錯的話,他們應該是達成了某種協議,等他再出來的時候,應該會跟電話裡的人碰麵。”雷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