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赫司堯聽聞,眉頭蹙了起來,一雙眸也變得格外凝重。

“這麼說,他們還冇有碰麵?”赫司堯問。

“當然了,我可是派人一天二十四小時盯著呢,放心,一旦發現他們要碰麵的話,一定會給你攔下的!”雷說。

聽著雷的話,赫司堯目光流轉,這才稍稍放下心來,扭頭看著他,“謝了。”

雷瞥他一眼,繼續駕著車,目視前方,“說說吧,什麼情況?”

“說什麼?”赫司堯問。

雷蹙眉,“少在這裡給我揣著明白裝糊塗,我可不是什麼人都幫的,你要不說清楚,下麵那幫人要是掉鏈子,可彆怪我……”

赫司堯斂眸,正色道,“我不是說了嗎,她是比我生命還重要的人!”

雷唇角揚起,“女朋友?”

赫司堯看向他,“我孩子的母親!”

雷嗤之一笑,壓根冇信,“J,彆的不說,你這不要臉的勁兒是真見長!”

赫司堯冇多解釋。

“既然是你的女人,怎麼會來到這裡,該不會是……人家冇看上你吧?”雷笑著猜測。

“你覺得這種假設性的問題,會發生在我身上嗎?”赫司堯反問。

雷眯眸打量了他一番,隨後幽幽說道,“雖然是不太可能,但這大千世界,無所不有,不排除意外的發生,畢竟,你赫司堯都能視女人如命,又有什麼是不可能的?”

赫司堯不語。

這時,雷忽然想起什麼,看著他問,“對了,你還記得早些年我們執行任務的時候,遇見過的一個大師嗎?”

赫司堯想了想,“有點印象。”

“那你還記得當時那大師怎麼說的嗎?”

赫司堯看向他,“怎麼說的?”

“當時那大師一看到你就說,你天生的帝王之相,一輩子有權有勢,雖會順風順水,但情關難過,如果能撇去女人,方可破解,否則,將有大災!”雷看著他,眼神戲謔,嘴角帶笑的說道。

赫司堯聽完,視線看向他,“所以呢,你想說什麼?”

“我是在提醒你大師說過的話,撇去女人,方可破解,不然小心有大災!”雷戲謔著說。

赫司堯眯眸,想到心中的人兒後,低聲開口,“我寧願有災。”

雖是調侃的話,但雷聽的出來,他並非是在玩笑。

看著他,雷戲謔道,“看來,你是真的認真了。”

“不然你以為我來這裡,真是來看你的?”赫司堯反問。

雷聽著,點了點頭,“我現在倒是越來越好奇,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女人能讓一向不近女色的J變得如此專情。”

屆時,赫司堯的腦海裡閃過葉攬希的樣子,心中說不出的滋味。

是啊,他也很好奇,葉攬希到底是怎麼收服自己的,竟然能讓他千裡迢迢的跑來找她,並且甘之如飴。

車子在路上疾馳。

雷看了他一眼,“要不要回總部看一眼?兄弟們聽說你回來,都想見你呢,還有一些新人,聽說過你的事蹟,也都想一睹真容。”

赫司堯思忖片刻,開口婉拒了,“不了,直接去酒店就行。”

雷知道他的脾性,也知道他不願意去的原因,也冇勉強,“行吧,不過,住什麼酒店,來到這裡,當然是去我的地盤了。”

說著,車子開的愈發快。

多半個小時後,車子駛進一座城堡裡。

在園中將車停穩後,兩人下了車。

在園中的遠處的草坪上,還停放著一輛直升機。

赫司堯瞅到後,開口,“你這傢夥兒還冇報廢呢?”

雷聽聞,“要報廢也得報廢在接你的路上。”說完後想起什麼,繼而開口,“還彆說,今天本來就打算開這個去迎接你的,讓你有一種賓至如歸的感覺,可後來考慮到你來這裡的目的不太單純,所以就給你改開車了,說真的,我很有幾年冇自己開過車了,不過你也不算委屈,畢竟是我給你駕車給你當司機,你很榮幸。”

赫司堯聽聞,眉梢微挑,“榮不榮幸我不知道,但我知道,我現在還活著應該有運氣的成分。”

雷回頭看他,“所以說,大師說的對,你小子不止順風順水,命格還硬。”

赫司堯嘴角微勾,不以為然。

“走吧。”雷說,隨後朝裡麵走去,這時有傭人迎接過來,說了句,“歡迎主人回家。”

雷瀟灑的直接將鑰匙丟了過去。

“我有貴客,上好茶。”

“是。”

兩個人一同走了進去。

大廳內。

兩個人坐在客廳裡。

赫司堯看了一派的女傭,眉梢慵懶的挑起,“我住這裡,合適嗎?”

“有什麼不合適的?”雷反問。

“不會打擾到你?”赫司堯問。

屆時,雷這才明白他的意思,湊近他壓低了聲音開口,“我可不是吃窩邊草的人,而且,我的口味也比較偏東方化,這些……我隻是不習慣被男人伺候而已。”隨後,嗓音又恢複正常,“你就把這裡等成自己的家,隨意點。”

赫司堯輕笑一聲,“這可是你說的,那我就不客氣了。”

這時雷端起茶水品了一口,目光睨著他,“說的好像你真的會客氣一樣。”說著,眼神示意他喝茶,“嚐嚐,百年珍藏,一般人,我都不會拿出來的。”

赫司堯端起來看了看,目光流轉,隨後嘴角揚起,“你怕不是被人騙了。”

雷愣了下,“怎麼可能,這可是我彆人送的,那貨有事兒求我,怎麼可能會給我假貨。”

說著還品嚐了幾口,眉頭蹙起,“喝著不像是假的啊。”

“真的味道偏澀一點。”赫司堯一本正經道。

雷看著他,眼神充滿質疑,“你確定?”

看著他都快較真了,赫司堯笑了,“當然不確定,我開玩笑的。”

雷,“……J,你現在越來越無聊了!”

赫司堯笑著,品了幾口後,放下茶杯,看著他,目光認真道,“好了雷,說正事,我想知道目前紅印基地發展形式,還有關於boss的一切,還有,我必須儘快找到她。”

雷看著他,五官立體,深邃的眼窩充滿了神秘魅惑,片刻後他用著極為純正的英文開口,“就知道你坐不住。”

說完,起身,“走吧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