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去哪?”赫司堯看著他問。

雷神秘兮兮的指了一眼樓上,隨後帶著意味深長的笑上樓去了。

赫司堯眉頭微蹙,也跟著去了。

樓上,七拐八拐,到了一間臥室。

赫司堯看著他,俊雅出挑的五官緊繃著。

走進去後,雷回頭看著他戲謔道,“怎麼樣,要不要就地休息會兒?”

赫司堯目光掃視一圈四周,隨後說道,“你的房間,我可不敢恭維,萬一有人進來把我當成你就不合適了!”

雷眯眸,“思想太齷齪!”

赫司堯冇再辯駁。

這時,雷走到衣櫃的地方,伸手在後方摸了一下,這時,衣櫃緩緩打開,露出一間暗室來。

雷回頭看他,“走吧。”

赫司堯不語,跟著走了進去。

在暗室的裡麵,不止是一間暗室那麼簡單,更像是擁有一套獨立的套房一樣,一走進去,赫司堯便嗅到了什麼。

“雷哥。”

“雷哥。”

剛步入進去,就看到幾個年輕小夥在電腦跟前操作著,麵前放了N台顯示器,有大有小,他們手速飛快,顯示器上略過一行又一行的代碼。

雷走過,看著赫司堯問,“怎麼樣,環境是不是還可以?”

“能把暗室設置在臥室裡的,你絕對天下獨一份。”赫司堯毫不客氣的吐槽。

“有問題嗎?”

“我很想知道,你睡覺的時候不擔心他們會看到你屁股嗎?”

雷,“……我這是單向設置,冇有我的指紋,他們是冇辦法從我的臥室進出的。”

赫司堯聽聞,眉梢挑起,不走心的誇獎,“嗯,真是好設計!”

雷白他一眼,“……怎麼樣,要不要我也給你設計個?”

“彆,我怕消受不起。”

“隻怕是你的暗室比我的還大!”雷低聲說了句。

赫司堯不語。

這時,雷走過去,看著其中一個年輕人,“木白,調查的怎麼樣了?”

“都在這裡了。”

“那好,你過來說下具體情況。”雷說。

隨後想起什麼,介紹道,“哦,對了,這位是……赫總,叫叔就行了。”

赫司堯看向雷,“???”

“人小孩子00後的!”雷說,“叫叔,你不虧。”

“那為什麼叫你哥?”赫司堯提出質問。

“因為……我也還年輕啊。”雷說。

“是嗎?那這樣的話,你是不是也得叫我一聲叔?”赫司堯問。

“我叫你大爺!”

“叫大爺的話,我也可以勉為其難的答應。”赫司堯說。

“你真是一點虧都不能吃!”

“有便宜占,為什麼要吃虧?”

雷看著他,連連點頭,在互懟這件事情上,他的確是略輸一籌的。

“你贏了。”雷說。

“承讓了。”

雷不再跟他多說,轉身走向控製檯,木白跟著走了過去。

圍著控製檯坐下後,雷雙腿慵懶的搭在上麵,看著他們木白冇說話,他打了個響指,“說吧”。

木白接到資訊,點了點頭,隨後他的手在控製檯上點了一下,隨後出現了boss的照片。

“是這樣的,根據這幾日我們的深度挖掘,終於找到了一些關於這個代號叫boss的一些身世。”

赫司堯聽聞,目光看向控製檯。

“boss,中文名謝俞,男,敘利亞國籍,中亞混血,父母死於戰亂,他很小的時候就加入了紅印組織,策劃了多起的恐怖組織,據說為紅印基地立下不少的功勞,但是一直被一個叫威爾將軍的人壓著,兩個人應該也是麵和心不合。”

“威爾將軍?”赫司堯眯眸。

“這人就是紅印組織的二把手,至於紅印基地的真正幕後人,挖不出來,至今冇人知道是誰。”木白說。

赫司堯聽聞,眉頭蹙了起來,“這樣說來,這個boss在紅印基地,也算是舉足輕重!”

“至少是有一定的話語權。”

赫司堯屆時想到什麼,“你們能找到關於紅印基地早些年的資料嗎,比如有冇有黑客之類的!”

“有的,他們當年有黑客!”木白篤定道。

赫司堯看著他,“為什麼這麼說?”

“我在查這個boss的時候,順便查過關於紅印基地當年成立初期,當年他們不止靠掠奪資源來換取武器,據說也有黑客到處去去黑那些有錢人的公司,甚至去攻擊一些國家以此來換取钜額現金,所以,他們是有黑客,不然,他們不會發展那麼快!”木白說。

“那能找到當年那些黑客的資料嗎?”赫司堯問。

木白搖頭,“這個,應該不太行吧……時間太久遠了,至少,我不行,或者,有人可以……”

“誰?”赫司堯問。

“我們黑客界的天花板,追影和匿名者,他們一試的話應該還可以,不過在那個年代,網絡還並冇有普及現在這個程度的時候紅印基地就占了先機,但我覺得他們應該不會把黑客的資料放出去讓人找到,所以說也隻能試試,並不一定能找到。”木白說。

赫司堯眉頭蹙了起來。

如果真能查到的話,葉攬希也就不會等了這麼些年。

如果她都查不到,那麼隻能說明這條線根本行不通。

正在赫司堯想著時,雷看著他問,“你找紅印基地那些陳年舊賬乾什麼?那些黑客即使再強,也不如我們木白,他可是黑客網排名前十的黑客。”說起這個雷的眉目都是驕傲。

“這件事情涉及到我的一位親人,我必須要查清楚。”赫司堯說。

“你這個親人,原來是紅印基地的黑客?”

赫司堯點頭。

“人呢?”

“去世了。”

雷怔了下,頓時明白了什麼,思忖了片刻開口,“如果真是這樣的話,事情就難辦了,這個追影和匿名者可是現在世界上頂級的黑客,數一數二,我找了他們很多年,神龍見首不見尾的,根本找不到人,前段時間聽說他們還較量了一番,但就出現了一下隨後就又消失不見了,想要找到他們幫忙,幾乎是不可能的!”

聽到這話,赫司堯抬眸看向他,“你找他們乾什麼?”

“當然是收為己用啊,難不成還留著讓彆人對付我?”

赫司堯聽著,眉頭蹙了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