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思忖了片刻開口,他開口,“彆找了。”

雷不解,“為什麼?”

“因為你找不到,就算找到了,也不會為你所用的!”赫司堯說。

雷蹙起眉頭,“你怎麼知道?”

“我就是知道。”

“你認識?”這時,雷敏銳的嗅到什麼。

赫司堯斂眸,下意識的隱瞞了真相,“不認識。”

“那你怎麼知道不會為我所用?”

“你自己不是說了嗎,找了很多年,你覺得他們不知道你在找嗎?所以隻有一個可能,就是他們不會為你所用的!”赫司堯說。

雷蹙起眉頭,顯然被赫司堯的話給帶走了,他思忖再三,冷聲開口,“儘管如此,我也不能放棄,因為彆的人都在找,如果我一旦放棄,彆人就有機可趁,這個追影和匿名者最好聰明點,就像現在,都不為所動,不然但凡他們有點舉動,都會引來各個組織的追殺,到時候,可就不會像現在這麼太平了。”

赫司堯眸光暗了暗,“那你呢?”

“什麼?”

“如果追影真被彆人招募走了,你會怎麼樣?”赫司堯問。

雷頓了下,下頜線緊繃,深邃的眸低閃過一絲的淩厲,抬眸看著赫司堯,“當然是跟彆人一樣的決定!”

“什麼決定?”

“除之而後快!”雷說,“我不會給他們留有對付我的機會。”

赫司堯眯起了眸。

他現在越來越明白,為什麼葉攬希會隱瞞身份了,但他更明白,葉攬希跟他的坦誠意味著什麼。

斂眸,目光看向他,赫司堯唇角淺勾,“同樣的,你也冇這個機會。”

雖然這麼多年冇見,但雷自認為對赫司堯還是瞭解的,他不會無緣無故說這樣的話,看著他問,“什麼意思?”

赫司堯想了下,“意思是,你還是彆想了,她不是你能夠想的人!”

雷愈發的覺得他話裡有話,“J,你真的不認識追影?”

赫司堯對他而言,就是神奇一般的存在,當年他們一起創立DX的時候,他總是能夠出其不意,感覺一切不可能的事情在他的身上都有可能。

久而久之,也就漸漸形成習慣了。

如果說他認識追影的話……也不是冇有可能。

可片刻後,赫司堯依舊篤定開口,“不認識。”

雷思忖了片刻,“那我為什麼不能夠想?”

“因為追影是不會投向任何一個組織的。”

“你怎麼知道?”

這時,赫司堯目光看向木白,“這個,黑客界應該都知道,不信你問他。”

木白聽聞,連連點頭,“是,追影確實在黑客網說過,他是不會投向任何一個組織的,而且還立下過重誓,所以我覺得他應該真的不會!”說起這個的時候,木白的眼神都是泛著光的。

雷聽聞,眉頭蹙了起來,“就算立下重誓又怎麼樣,如果立誓真有用的話,這世界就不需要警察了。”

“雷哥,可能對你們來說不太相信,但我們黑客界都相信,畢竟他可是我們所有黑客界嚮往的神!”木白說,那表情,彷彿在為自己的偶像所辯解一樣。

赫司堯聽著,抿唇不語,俊雅出挑的五官分外柔和,嘴角掛著若有若無的淺笑,而那眉宇間竟有些許的驕傲。

這時,他抬眸看著木白,“聽你這語氣,你也嚮往?”

“當然了。”木白笑著說,“他們可是我的偶像。”

“那你更嚮往追影呢還是匿名者呢?”赫司堯問。

“額……”木白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,“這個,怎麼說呢,他們都是數一數二的,我都嚮往……”

“如果非要說一個呢?”赫司堯執著。

“這……”

赫司堯看著他,好似非要一個結果一般。

什麼匿名者,哪裡是可以跟葉攬希媲美的?!

木白蹙起眉,糾結的不行。

這時雷忍不住開口,“這有什麼可糾結的,說的跟選擇了就有什麼結果一樣。”

聽到這話,赫司堯開口,“也許真有呢?”

“有什麼?”

“萬一……他們其中有人收他為徒呢?”赫司堯說。

一說起這個,木白的眼睛都亮了,“真,真的?”

雷看著赫司堯,眼神更迷惑了。

然而赫司堯開口,“我隻是說如果。”

木白,“……如果真有這種如果就好了。”

“有理想,也許就會實現呢?”赫司堯說。

木白笑了笑,“彆說收我為徒了,就是能一睹大神真麵目我就知足了。”

赫司堯不語。

雷就在一旁打量著赫司堯的神情,這麼多年的交情,他篤定赫司堯一定就認識追影!

隻是他不說,雷也就冇再追問。

赫司堯的脾性他是清楚的,而且他也能夠斷定,即使他退出了DX,但也絕對不會允許任何人威脅到它的存在。

他還有什麼可擔心的呢?

斂眸,目光看向木白,“那哪個匿名者呢?”

說起正事,木白也立即嚴肅起來,“匿名者的話,黑客界傳言,他已經加入了一個組織。”

雷聽聞,眉頭立馬蹙了起來,“加入哪個組織了?”

“好像是暗網,但是冇有得到官方的求證。”木白說,“所以也不知道真假。”

暗網?

赫司堯眉頭蹙了起來。

是巧合嗎?

然而雷卻蹙起了眉,嘴角溢位一抹冷笑,“又是暗網!”

說著,目光看向赫司堯,“那可是你的老對手了!”

赫司堯斂眸,“都過去了。”

“你過去了,但人家可未必過去了。”雷說,“我可聽說,那個後覺可到處都在打探你的訊息,要不是你隱退的話,估計早就來找你了。”

赫司堯蹙眉,這也正是他擔心的其中一件事情。

大寶加入了暗網,如果他們得知他們之間的關係……

赫司堯眉頭緊鎖,他還是要趕緊把這裡的事情好好處理一下,然後再回去找大寶那邊好好談一談。

看著赫司堯不說話,臉色也變得陰沉起來,雷開口,“怎麼了,該不會是怕了吧?”

“怕?”赫司堯抬眸,眼底閃過一絲戾氣,“你是在開玩笑麼?”

雷笑了,“我看你乾脆複出算了,與其被動等著還不如主動出擊,直接把暗網給收複了,到時候你再安心的隱退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