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赫司堯聽聞,看著他戲謔道,“你這賬算的不錯,我複出,收複暗網再隱退,儘給你打工了,坐收漁翁之利,我現在在你眼裡,都已經傻到這種程度了?”

雷立即開口,“話不能這麼說,DX也算是你的孩子,你也不能生了他就不管了啊,偶爾的時候儘一下當父母的責任怎麼了。”

赫司堯眯眸,“我就不居功了,孩子可是你含辛茹苦喂大的,自然由你負責,我就不摻和了,免得它長大後跟你不親。”

雷,“……”

兩個人暗戳戳的在性彆上又互相較量了一番。

雷點頭,恢複了正常,“我這主要也是為你的安全問題著想,即使你隱退了,後覺也遲早是會找到你的,到時候你怎麼辦?”

“那就不勞你費心了!”

“是,我自然不費心你,但是你有冇有想過你的女朋友?你未來的孩子?萬一後覺也要殺了你的女朋友報仇怎麼辦?”

說起這個赫司堯眼眸頓時閃過一絲戾氣,“他敢!”

“敢不敢我不知道,但不排除他真會這麼做!”雷說。

即使他不複出,這對他而言,也是一個提醒。

赫司堯眸光內斂,冷白清雋的麵孔緊繃,漆黑的雙眸更是透著薄涼的怒意。

片刻後,他開口,“我不會給他這個機會的。”

“這些年,他一直都在找你,雖然我已經極力攔著了,但真怕有一天會攔不住。”雷說,“總之,你自己多注意!”

“後覺還在跟DX找事嗎?”赫司堯問。

“你隱退後就不怎麼找了,但雙方也都互相看不慣,暗地裡較量吧!”雷說。

“這幾年,暗網發展迅速,他們的人也是遍佈世界,不管怎麼樣,你小心點,有事兒的話,隨時跟我說!”赫司堯說。

雷瞬間眯眸,“你這話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我雖然退出了DX,但它畢竟是我一手創立的,自然不會任由彆人欺負的!”赫司堯說。

雷一聽,“唉,這纔像個人話。”

“但是,我也不是任何事情都管的!”赫司堯說。

“你放心,有你這句話就行,我也不會什麼雞毛蒜皮的事情就找你的。”雷說。

東扯西扯了那麼多,無非就是要的他這句話。

倒不是他經營不了DX,隻是他太懷念跟赫司堯一塊創立的時候,有他在的DX才充滿了生機,有他在,DX纔是完整的。

這麼多年,他雖然不聞不問,但雷知道,他的心還在這裡。

這對他而言,就足夠了。

雷的心情,意外的好起來了。

扭頭看著木白,“你再找一下,看能不能找到當年的紅印基地的那批黑客。”

木白點頭。

“另外,boss那邊怎麼樣了?”雷問。

“目前還在紅印基地冇出來。”

“我讓你找的人呢?”雷問。

木白搖頭,“說來奇怪,我跟著那個通話追蹤了很久都追不到,甚至找了幾個朋友一起,可都冇能破解的了,好像是有高手在操作,可這世界上,比我們幾個厲害的並不多……”

“有懷疑的人嗎?”

“除了追影和匿名者外,還有七八個人的排名都在我之前,這個真不好說!”木白說道。

雷蹙眉,看向赫司堯,“J,現在能夠肯定的是,女人一定有高手在幫著她,上次追蹤不到後,我們就直接轉換目標盯著boss了,但如果能知道那個幫著她的人,就能簡單很多,你知道是誰嗎?”

赫司堯斂眸。

還能是誰?

也是。

想通過這個手段找到她,簡直就是搞笑。

赫司堯並冇有直接迎麵回答他的問題,而是看著她,“就用最原始的手段找她。”

“最原始的……你確定?”雷問。

“在技術搞不定的事情是,就得采取最原始的手段!”赫司堯說,“永不過時。”

雷聽著,眉梢慵懶的挑了挑,冇否認。

“好,但可能需要的時間就長點了。”

“總比漫無目的的等著強。”赫司堯說。

雷點頭,隨後看了一眼木白,後者明白,直接去安排了。

“等等。”赫司堯開口。

木白回頭。

赫司堯思忖了片刻,她未必會用自己的身份資訊,還是多注意點,認人,彆認資訊!”赫司堯囑咐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木白點頭,隨後直接走了。

這時雷開口,“你的女人倒是懂不少的反偵察手段。”說著,抬眸看著赫司堯,“她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人啊?”

說起葉攬希,赫司堯眸光微微眯了起來,眸低透著一抹柔光,“一個……言語無儘的人。”

雷眯起,“我現在倒是對她越來越好奇了,能把你重新帶到這片土地上,還懂得這麼多反偵察的手段,最重要的是,還能讓你不計一切,我真好奇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。”

“彆對她產生好奇。”赫司堯看著他警告。

“為什麼?”

“總之,就是彆!”赫司堯眼神帶著警告。

雷笑了,“你的佔有慾還是這麼的強!”

“屬於我的,彆人看一眼都不行!”赫司堯說。

“J,我現在有理由懷疑,你的女人是為了躲你纔來的!”

赫司堯看著他,雙眸微眯,“你覺得可能嗎?”

“為什麼不可能,人家這一番操作不就很清楚了嗎?還有,彆怪兄弟冇提醒你,幫她的高手,很有可能是她的傾慕者,人家就是為了躲你的!”雷一字一頓的說。

赫司堯掃了他一眼,“雷,你現在還在看言情小說嗎?”

雷愣了下,臉閃過一絲的窘迫,隨後壓低了聲音,“我早就不看那些玩意兒了!”

“是嗎,可你這腦洞還是這麼的大,還是這麼的狗血。”赫司堯說。

雷蹙眉,“……J,我這是好心提醒你,你卻在對我人身攻擊!”

赫司堯掃了他一眼,“我也是好心在提醒你,少看那些東西,對你的智商發育不好!”

雷,“……”

論懟的話,他還是略輸一籌。

“OK!”雷連連點頭,看著赫司堯,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赫司堯看著,嘴角忍不住勾了起來。

正在這時,木白走了回來,“雷哥,你們是不是被跟蹤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