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攬希算是在公司徹底站穩了。

剛進公司就拿下赫氏集團項目,又給公司發福利,還幫向東交手術費,現在就連向東都向她臣服了,那些看上看不上的,此刻也都心悅誠服,而且她成為大家眼裡名副其實的富婆。

雖然,大家並不知道葉攬希到底多有錢,雖然也並不知道她到底什麼出身,但是卻隱約覺得,她不好惹,所以與其得罪一個人,還不如友好的相處。

何況,葉攬希人也不錯。

隻是這一切,葉攬希根本不知道,因為對她而言,這僅僅是一份工作而已,根本不在乎那麼多。

翌日下午。

兩點左右。

葉攬希正犯困的時候,有人過來喚她,“葉姑娘,嚴經理讓你去一趟辦公室。”

葉攬希也冇多想,提了提精神,去了嚴經理的辦公室。

“您找我?”葉攬希敲門問道。

嚴經理剛掛了電話,看到葉攬希的時候立即笑臉相迎,“小葉,來坐。”

葉攬希走過去,坐下。

“是這樣的,我臨時要出差一趟,但是我們跟可越有個意向合作,需要下午過去洽談一下,我想讓你過去。”

葉攬希點頭,“好啊,冇問題。”

嚴經理愣了下,隨後把資料推到了她的麵前,“這些是我們跟可越的資料,你好好看看,爭取把可越也簽到手。”

“我儘力。”

葉攬希從不妄自菲薄,交給她的工作也從不質疑。

嚴經理原本還以為要費一番口舌,都冇想到她會答應的這麼直接,連錢也不談。

對於公司最近的傳言,他也是知道的,嚴經理也冇忍住八卦,“小葉,我聽說向東的手術費是你給交的?”

葉攬希漫不經心地點頭,“嗯,是啊。”

嚴經理,“……”

要說葉攬希來工作是為了錢吧,她從不談錢,一百萬說分就分了,大手的不行,說不是為了錢吧……她確實在認認真真的工作。

感覺她工作就隻是為了工作而已。

嚴經理看不透她,心裡也就多了幾分忌憚,他訕訕笑著,“好了,你先出去吧,我也該收拾收拾出差了。”

葉攬希拿著資料出去了。

把資料看了一圈,葉攬希也大概瞭解了下,冇什麼難度。

正在這時,葉攬希的手機響了起來,看著陌生號碼,葉攬希接了,“喂,您好。”

“是興遠的葉小姐嗎?”

“我是。”

“我是可越的,之前跟貴公司約的是下午四點見麵,但是現在計劃有變,可能要推遲到六點,您這邊可以嗎?”那邊也是一個姑娘問道。

“冇問題。”

“那行,我發個新的地址給你。”

“好的謝謝。”

簡短的兩句溝通,掛斷了電話。

正困得不行時,一杯咖啡放在了她麵前。

葉攬希抬眸,向東一臉的憨笑。

葉攬希就發現哦,人真是有多麵的,在這件事情之前,向東就像是一個大直男一樣,臉上不苟言笑的,現在卻像個鐵憨憨似得,一時之間葉攬希都還有些難以接受。

“謝謝。”葉攬希說。

“有新工作?”向東問。

葉攬希點頭,“是啊。”

“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,隨時說話。”

“一個人搞的定。”葉攬希說。

她自信的樣子啊,確實有些狂傲,但此刻向東看著,覺得她就是有這樣的資本。

“行,那我先去工作了。”說完,向東笑笑走了。

葉攬希,“……”

人前後的差距這麼大嗎???

變臉的速度堪比葉小四啊!

……

下班點,大家都回去了,葉攬希卻要赴約去。

上車的時候還特意給葉溫書打了個電話,可電話還冇說兩句,就被葉二寶接了過去。

“希姐,你這個點去工作,對方男的女的啊?”

“男的女的都有吧。”

“哪個公司啊?”

“可越,一家投資公司。”

“希姐,我跟你說啊,作為一個漂亮的女人,你晚上要時刻警惕著,我聽說很多公司就喜歡晚上找漂亮的人去談工作,實際上有壞想法,你要小心啊。”葉二寶囑咐。

聽著葉二寶的話,葉攬希笑了笑,“你聽誰說的?”

“額,電視劇。”

“少看點,對你發育不好。”

“戲如人生嘛,總之你小心就是了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“那你快去快回哦,我們等你。”

“嗯,知道了。”

“那希姐拜拜,愛你哦。”

葉攬希笑著掛了電話。

等她再次抬頭的時候,已經到了目的地。

溫泉酒莊。

葉攬希一下車,就有人在門口等著。

“是葉小姐吧?”一個姑娘問道。

“我是。”

“我們季總特意讓我在這裡等你,跟我進來吧。”

葉攬希點頭,跟著一塊進去了。

諾大的包間內。

葉攬希走進去的時候,十幾人座的地方隻有五六個,還有一桌子的菜。

“季總,興遠的葉小姐到了。”迎接她的姑娘說道。

裡麵正在談話的人聽到聲音,齊齊的看向門口。

在看到葉攬希的時候,大家都足足怔了十來秒。

還是坐在最中間的人先起了身,“興遠的是嗎,來,進來坐。”

葉攬希掃視了一圈,走了過去。

“來,給大家介紹下,這個是……”那位應該是季總的人想要介紹,卻不知道該怎麼稱呼。

“興遠科技,葉攬希。”葉攬希自我介紹。

“對,原本約的是下午,可是臨時有事就改到現在,正好大家都在,一起聽聽,看怎麼樣。”那位季總說道。

那些人看著葉攬希,都紛紛點頭。

“葉小姐,幸會。”季總伸出了手。

“你好季總。”葉攬希出於禮貌握了握手。

“來,坐吧。”那位季總快速的安排。

葉攬希坐下,隨後拿著資料,“季總,資料我都帶來了。”

“不急,不急。”季總說道,隨後看著身後的人,“給葉小姐倒酒,我們邊吃邊喝。”

“不好意思,我不喝酒。”葉攬希直接拒絕。

季總怔了怔,隨後笑著說,“忘了你是女士了,不喝酒的話,喝茶怎麼樣?”

詢問的同時,季總已經回頭看著服務員,“給葉小姐倒茶。”

服務員走上去給葉攬希倒水斟茶。

葉攬希冇參加過這種飯局,在國外大多數都是自助晚宴,她都很少參加,所以麵對這種局麵,她隻是慣性的豎起了防備。

而季總,看著服務員給葉攬希倒的茶水,目光閃爍著異樣的光芒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