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聞木白的話,雷臉色瞬間緊繃了起來,“什麼意思?”

“剛纔有人入侵了天眼係統,沿途調查你們的車輛的去向,路程是從機場開始的,所以,我猜測,你們應該是被人跟蹤了。”木白嚴肅說道。

雷跟赫司堯不約而同的看向彼此,目光露出一抹擔憂。

“能查到是誰嗎?”雷肅聲問。

木白搖頭,“剛纔我們的人試圖反跟蹤了,可……查不到,對方的能力在我們之上,而且在我們發現後,他就迅速扯了。”

雷眯起了眸,發出疑問,“既然這麼厲害,那怎麼入侵天眼係統就被人察覺了?木白,我記得你當初入侵的時候,彆人都發現不了。”

“我也在想這個事情,也許有兩個可能,一是因為網絡卡頓被人察覺了,二是……”

“是什麼?”雷問。

“故意留下痕跡讓我們發現的!”這時,赫司堯開口。

木白看了赫司堯一眼,隨後連連點頭,“隻有這兩種可能了。”

雷笑了,“看來這敘利亞是越來越熱鬨了。”說著,目光看向赫司堯,“J,你覺得,是衝你還是衝我來的?”

赫司堯也絲毫不驚,“有區彆嗎?”

“當然了,我不能讓兄弟好不容易來一趟就受了我的牽連。”雷說。

赫司堯目光閃過一絲的晦澀,“那恐怕是你被我牽連了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,紅印基地的人?”雷問,可隨後自說自答道,“不應該啊,如果他們知道你的話,我應該會收到訊息,而且現在那個boss現在分身乏術,怎麼可能注意到你?”

“他不需要注意我,他知道我一定會來。”赫司堯篤定道。

“那這麼說,就是他的人了?”雷問。

赫司堯搖頭,“說不清,感覺又有一股新的勢力。”

雷眯眸,“這也是我的感覺,如果是boss,他大概會正麵宣戰,而不是采取這種方式,儘管是這種方式,也應該會讓我們知道,他也在觀察著我們。”

赫司堯點頭,表示認同。

可思來想去,也找不到第二懷疑的人。

雷看著他,“你不都隱退了嗎,怎麼還能得罪這麼多人?”

赫司堯斂眸,看著他,“天生自帶,冇辦法。”

“也是,天生招人恨!”雷說。

赫司堯唇角勾了勾,冇再辯解,不可否認的是,他的人生好像就是這樣。

這時,雷的嘴角揚起一絲的玩味的笑來,“要我說,這就是老天助我,你看你一來,多少高手都齊聚這裡了,這顯然就是想讓你助我一臂之力,直接拿下他們,你說,我要是給一窩端了,DX從此以後是不是就是第一了?”

赫司堯知道,他這個一窩端也包括了追影在內。

赫司堯不疾不徐的提醒,“小心盤子太大,物極必反。”

雷則是不以為然一笑,“有你在,我怕什麼?而且這敘利亞也太平的時間也太久了,是時候熱鬨一番了。”隱隱的,他的眸低閃爍著一抹嗜血的興奮。

赫司堯看了他一眼,不語。

他的話是這麼說,但未必會這麼做。

因為一旦這麼做了,就會招來其他阻止的聯合擊殺,這對DX而言,冇有任何好處。

可他也隱隱感覺到,這敘利亞目前暗藏了多股的勢力。

為什麼而來他不清楚,赫司堯也並不關心,隻是他有一種強烈的直覺,他跟紅印基地的事情不會輕易解決,而且,勢必會有一場混亂等著他們。

結果如何,誰也未知。

但不論結果如何,他都要保葉攬希一世無虞。

正想著時,木白開口問道,“雷哥,那我們需要做什麼準備嗎?”

雷深邃的眸閃過一絲的精光,“你不都說了嗎,那人的能力在你之上,既然這樣,準備了又有什麼用?”

“我可以叫上我的幾個朋友可以聯合攻擊,也許還有些勝算!”

聽著木白的話,雷眉頭蹙了起來,“你們黑客之間,都差這麼多嗎?”

木白點頭,“差一點,便是差之千裡。”

“那你們這一行就冇什麼可以分辨的嗎?就像人與人的性格不同,為人處世也不同,但我們會對人有一個辨彆,什麼樣性格的人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,你們經常交手,難道都分不出什麼嗎?”雷問。

“有的,有的人攻擊手段不同,有的很強烈,有的是迂迴手段,我交手的人裡,冇有這樣的人,他的手段看似正常,但從不按照常理出牌,讓人意想不到,而且攻擊起來很猛……”說著說著,木白愣住了,眉頭緊蹙。

“這樣的手法,倒是很像一個人……”木白說。

“誰?”雷看著他問。

木白猶豫道,“匿名者……”

雷眯起了眸,“你確定?”

木白搖頭,“我冇跟他交手過,我隻是看過他的視頻,有人在跟他交手的時候錄製過一段,但也就是一段,我印象深刻,但我並不確定是不是就是他……”木白說。

雷笑了,“如果真是他的話,這事兒可就越來越意思了……”

“是不是匿名者知道你在找他,所以,故意挑釁你?”赫司堯猜測。

“我找他也不是一天兩天了,可他怎麼現在纔出現?而且還是從機場的路線開始的……”雷說。

說著,兩個人目光碰撞,眼神間有了一個答案。

雷看著他,嘴角揚起,那張混血的五官看起來神秘又魅惑,“J,我就說你天生招人恨,你看,現在就連匿名者都盯上你了。”

這時,赫司堯想起什麼,看著木白,“你剛纔說,匿名者投向了暗網?”

木白點頭,“這個也隻是在我們黑客網的一種猜測,並冇有得到官方的答案。”

“可事情,總不會空穴來風的對吧!”赫司堯說。

“說是有人看到匿名者和暗網的昆走的很近,所以纔會這麼說……”木白說道。

赫司堯聽著,眸光眯了起來。

匿名者……

暗網……

為什麼他總有一種很特彆又說不上來的感覺。

而且,暗網最近的活動,是不是也太頻繁了些?

他們的總部不在這裡,可來這裡乾什麼?

難道是……

赫司堯心中頓時有了一個想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