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大馬士革的中心酒店。

超大的總統套房內,薑桃光著腳,慵懶的窩在沙發上,紅色的指甲將她的腳襯托的又白又魅惑。

而麵前的桌子上擺滿了各種各樣的水果和點心,她邊吃邊玩著手機,看起來好不愜意。

而大寶則是坐在電腦跟前忙碌著,一旁的二寶則是目不轉睛的看著。

看到他順利退出來,二寶這才鬆了口氣。

“哥,你說你這一番操作是為了什麼?”二寶看著他問,“竟然還被髮現了。”

“發現跟能不能找到我,這是兩回事兒!”大寶淡定道,目光第盯緊了螢幕,“更何況,不是他們發現了,是我讓他們發現的。”大寶看著電腦,表情自信而篤定,完全不像是他這個年紀該有的沉穩。

“可你圖什麼啊?”二寶問。

“當然是看看爹地的人能力如何了,看他們有冇有找到什麼有用的訊息,爹地嘴上說會告訴我們,但你看他跟我們說什麼了?即使知道我們與眾不同,加入了暗網又怎麼樣,在他眼裡,我們依舊隻是他的孩子,他不會讓我們擔心,更不會讓我們置身其中的!”大寶一字一頓的說。

二寶聽著,倒是有道理,可他還是忍不住問道,“可你就不怕爹地發現了?”

“不會的……”

“怎麼不會?”這時,薑桃的聲音懶懶的傳了過來,“你們是不是也太不瞭解赫司堯了?”

聽著薑桃的話,大寶問道,“什麼意思?”

薑桃這才從手機中抬起頭來,看著他們開口,“怎麼,你們不知道嗎?”

“知道什麼?”

“我記得我之前跟你們說過關於赫司堯的事蹟啊!”薑桃說。

“你有話就直說!”大寶隱感不對。

“當年赫司堯跟暗網對立的時候,創立了DX,這事兒你們不知道嗎?”

“知道啊!”

“而DX的總部就在這裡。”

大寶愣了一下,“在這裡?不是在意大利嗎?”

“額,我當時是這麼說的嗎?”薑桃蹙眉,可想了想後開口,“難道我冇說,後來DX的總部後來遷到了這裡嗎?”

“當時DX創立冇多久,就遷到這裡了,後來不知道怎麼的赫司堯就隱退了,DX就交給他當初一起創立那人管理了,那人也不簡單,是個狠角,這幾年DX也被他管理的蒸蒸日上,聽說挖了不少的黑客呢!”說著,薑桃繼而說道,“我得到過確信的訊息,聽說黑客網的前二十大部分都被他挖了過來,但至於是誰,就不得而知了。”

大寶,“……”

二寶,“……”

“彆的不說哈,DX是真有錢,也捨得開價,暗網起家晚,那時候也冇什麼錢,下手晚了。”說著,薑桃還一副頗為惋惜的樣子搖了搖頭。

一旁的大寶跟二寶就那樣直直的看著她,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。

“這些話,你就不能提前說嗎?”大寶看著她一字一頓的說道。

薑桃扭頭看向他,“我以為你們知道呢,誰能想到,你對你自己的爹地都這麼不瞭解!”說著又把責任拋給了他們。

這鍋,不能隨便背啊!

大寶,“……麻煩你下次說完!”

“OK!”

這時,二寶也重重的歎了口氣。

看著他們一副無語的樣子,薑桃勸說道,“其實也冇什麼事情,再說了,赫司堯是你們爹地,就算知道了又能怎麼樣,你們現在又不是敵對關係,更何況他不是知道你們加入暗網後也冇說什麼嗎?”

大寶深呼吸,“不是冇說什麼,是還冇機會說什麼!”

“就算說又能怎麼樣,他們也不會拿你們怎麼樣的!”薑桃說。

“你倒是站著說話不腰疼!”

薑桃挑眉,“那當然了,又不是我的事情。”

大寶,“……”

二寶,“……”

友誼的小船,真的隨時都會翻啊!

看著他們,薑桃笑了,“放心了,大不了,到時候你們就推到我身上,反正赫司堯對我的意見也不是一星半點,我不在乎!”

大寶剛要說什麼時,這時,桌子上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。

大寶跟二寶看著來電顯示後,愣住了。

看著兩個人不動,薑桃問,“怎麼了?誰的電話?”

兩人不語。

“不會是赫司堯吧?”薑桃問。

大寶瞥她一眼,拿起手機接了電話。

這時,薑桃跟二寶頓時保持了沉默。

“喂,爹地。”大寶接了電話。

“大寶,休息了嗎?”那邊是赫司堯關切的聲音。

這時,大寶看了一眼窗外,反應迅速,“休息?現在還早呢,休息什麼。”大寶說,隨後想起什麼,問道,“爹地,你到了?”

“嗯,到了。”

“找到希姐了嗎?”

“快了。”赫司堯說。

“快的意思,就是還冇有!”

“大寶,你希姐很好,冇什麼事情。”赫司堯說。

“我知道了!”

“大寶,我想問你點事情。”

“什麼事情?”

“暗網的人,最近在敘利亞嗎?”赫司堯問。

“為什麼……這麼問?”

“暗網有一個叫匿名者的黑客是嗎?”赫司堯問。

當赫司堯提到自己的昵稱時,大寶的心還是不可否置的加快了一個節奏。

“爹地,你……你到底想說什麼?”

“我知道你們有規矩不能對外透漏,但是我也不能說嗎?”赫司堯問。

“爹地,你創立了DX,這些你應該比我清楚!”大寶說。

親情是親情,但規矩就是規矩,大寶知道,赫司堯明白。

果然,那邊沉默了片刻後,赫司堯開口,“看來,你已經知道了。”

大寶抿著唇,不語,“我也是剛知道冇多久……”

“既然這樣,那我就直接開門見山了,我不知道你們暗網什麼安排,但我這次來這裡就是為了找你們希姐,但如果暗網非要在這個時候摻和一腳的話,那麼我也不會客氣的,大寶,你明白嗎?”赫司堯問。

大寶眉頭緊蹙,“我明白。”

“你明白就好,爹地也不想讓你難做,但有些事情,你遲早都會知道,也難以置身事外。”赫司堯說。

大寶思忖了片刻,開口,“爹地,其實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