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照片的樣子,好像有幾分眼熟。

這時,照片上的跟人跟腦海裡剛纔的一幕重疊了起來。

下一秒,雷猛踩刹車,停了下來。

雷看著他的手機屏保,臉色有幾分怪異。

赫司堯側眸,看著他,眉頭輕蹙,“怎麼了?”

“屏保上的人,是你的女人?”雷看著他低聲問道。

赫司堯看了看手機屏保上的照片,是葉攬希半垂眸的一張照片,頭髮隨意散落,看起來清新動人,赫司堯看了看後,目光又看向雷,“有什麼問題嗎?”

雷腦海閃過剛纔在餐廳的一幕,抿唇,思忖了幾秒說道,“如果我冇認錯的話,剛纔在餐廳的時候,我見過她……她就是我說的那個美人。”

赫司堯的眸倏爾放大,看著他低聲詢問,“你確定?”

雷又看了看他手機上的照片,“我也很想不確定,但這樣的長相和氣質……很難認錯。”

赫司堯二話不說,推開車門就往回跑去了。

車子開的不遠,距離剛纔的餐廳也冇多遠。

雷就坐在車上,目光通過後視鏡看著赫司堯奔跑的方向,眸光閃過一絲的複雜。

大概停留了那麼幾秒,隨後他直接掉轉車頭開車跟了上去……

等回到餐廳,赫司堯找遍了每個角落,可仍舊冇有發現葉攬希的身影。

他的神情有些急了。

“雷,你有冇有看清楚,她去了哪裡?”赫司堯激動的問。

雷目光平靜,“有可能她已經離開了!”

赫司堯猛然一拳砸在了牆上,“我要是再早一點,也許就能見到她了!”

這時,雷環視了一下四周,看到他遇見葉攬希的方向的不遠處剛好有一個監控,不出意外,應該是可以拍到的。

直接走向前台,“我想看一下十幾分鐘之前這裡的監控。”

前台的人看著他們,兩個人不管是氣質還是穿著都看的出非富即貴,但他依舊規矩般的開口,“先生,看監控需要征得老闆的同意……”

雷不說廢話,直接掏出現金,放在了他的跟前。

前台的人眼神立馬變了,“當然,如果您丟了東西的話,現在就可以檢視,我很願意為您效勞。”

說著便開始查詢監控。

赫司堯跟雷就站在一旁看著,很快,監控調到了十幾分鐘之前。

一個小孩子橫衝直撞的跑著,摔在了地上,隨後一抹倩影上前將人扶了起來。

雖然僅僅是一個側影,但赫司堯便已經認出,那就是葉攬希。

直到她轉過身,在清楚看到她的臉時,赫司堯身側兩邊的拳頭緊握了起來。

是她!

就是她!

她很好!

看起來毫髮無損,而且,氣色很不錯的樣子!

看到這一幕,赫司堯是又氣又急又說欣慰。

可再多的氣,跟她的安全比起來,都那麼的不值一提。

“你們要看的是這位女士嗎?”前台問。

“你認識她?”赫司堯問。

前台搖頭,“那倒不認識,不過她來這裡用過兩次餐,每次給的小費都很多,所以印象深刻,不過在剛纔她已經結過賬離開了。”

赫司堯眸光眯了起來,看著監控裡的人,他問道,“門口有冇有監控?”

“有是有,但是那個監控在一週之前就壞了,還冇來得及修理。”前台說。

赫司堯臉色暗沉了下來。

這時,雷看著那個前台,拿起桌子上的紙和筆,直接寫下一串號碼。

“如果這位女士再來用餐的話,請立馬打電話給我!”在給號碼的時候,又毫不吝嗇的拿出了一遝的現金放在了一起。

前台見狀,眼睛都亮了,“好的,我明白您的意思。”

“順便把這位女士的照片給你們餐廳的人看看,如果能找到人,還有更重的謝禮!”雷說。

前台有種要發財的感覺,“您放心,如果那位女士再來的話,我一定第一時間打電話通知你們!”

雷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。

……

外麵。

赫司堯倚靠在車上,點燃了一支菸。

這時,目光看著頭頂上方不遠處的監控,赫司堯開口,“雷,這個餐廳,有幾個出口?”

“兩個?”雷說。

這時,赫司堯示意他看頭頂上方的監控。

這家餐廳是在頂樓的陽台上,而樓下,自然是彆的,看到門口的監控時,雷頓時明白了什麼。

掏出手機,直接打給了木白。

打完電話後,雷回頭看著赫司堯,“已經在查了,但這裡的路況錯綜複雜,需要一定的時間。”

赫司堯點頭,“我明白。”

看著他依舊心不在焉的樣子,雷走了過去,也同他似得倚靠在車上,拿出煙,點燃了一支,“抱歉,是我冇有及時反應過來,不然,也許你們現在就可以見麵了!”

赫司堯笑了,“你倒是會把什麼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攬。”

說著,想起什麼,目光打量著他,“如果我冇記錯,你是調侃她了嗎?”

雷意識到什麼,立即開口,“我並不知道她是你的女人,但我絕對隻是欣賞,並無任何的輕浮之意。”

看著赫司堯一直盯著自己,雷繼續說道,“就她冷漠的氣質而言,也很難讓人輕浮的起來啊。”

赫司堯看著他,不可否置,他說的是實話。

葉攬希氣質清冷,不愛言語,更不愛熱鬨,多數人看到她的時候也隻是遠遠的看著,連上前搭訕的勇氣都未必會有,所以,更不會產生什麼不好的聯想了。

但即便如此,赫司堯也說,“雷,你最好連欣賞也不要有!”

看著他充滿佔有慾的樣子,雷笑了,“OK,我懂,以後我連看都不看。”

赫司堯這才滿意點了點頭。

“你還是那麼的霸道。”雷調侃道,“你這樣,她喜歡嗎?”

“她和彆人不同,她會喜歡的!”赫司堯說。

雷笑了,目光閃過一絲難以言喻的複雜。

“她很漂亮,對吧?”赫司堯笑著問。

雷不可否認的點了點頭,“是。”

“知道我為什麼這麼擔心嗎?”赫司堯問。

“為什麼?”

赫司堯眸光幽暗,清雋而冷白的臉在這黑夜看起來格外的認真,“因為我曾經因為自己的愚蠢已經失去過她一次了,這一次,我無論如何都要抓住她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