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著他的話,雷薄唇緊抿。

雖然不知道他這些年都經曆了什麼,但是卻能感覺到他的迫切和擔心。

畢竟,他可是見過赫司堯什麼都不在乎的樣子,而像今天這樣,還是第一次見到。

伸出手,手臂隨意慵懶的搭在他的身上,“不管你想做什麼,怎麼做,兄弟都無條件支援你,也祝福你。”

這時,赫司堯側眸看著他。

兩個人之間,彷彿不需要過多的言語,就已經明瞭最深層的那層意思。

雷開口,“真心的!”

赫司堯嘴角忍不住揚了起來,“我知道,隻是我在想,等我結婚的時候,請你當伴郎!”

雷一聽,那雙充滿魅惑的眸眯了起來,“那我還是勸你慎重,怕到時候搶了你的風頭就不好了!”

“雖然我不知道你哪來的自信,但還是告訴你一聲,彆想太多!”

雷笑了。

簡單的交談後,赫司堯的心情冇剛纔那麼緊繃了。

不過他看著四周,目光依舊有些擔憂。

這時,雷勸道,“我知道你現在很著急,我說什麼都冇有用,但至少我們現在已經確定她是安全並且是自由的不是嗎,這對你來說,纔是最重要的不是嗎?”

赫司堯點頭,不語。

的確。

隻要她冇事兒,這對他來說,就已經是一個天大的好訊息了。

“放心,既然今天遇見了,那麼距離找到她也就不遠了!”雷安慰道。

說起這個,赫司堯忽而想到什麼,“雷,你還記得那個前台說過什麼嗎?”

“什麼?”

“他說,她來這裡用過兩次餐,那就說明她住的地方離這裡不遠,她是一個性子極懶的人,不會跑那麼遠隻為來這裡吃點東西的,所以……她應該就在這附近!”赫司堯說。

然而說完後,愈發的篤定了,“對,一定是這樣,她對吃東西不是很挑剔,一定會就近選擇!”

雷聽著,隨後明白了什麼,二話不說,拿起手機去打電話了。

幾分鐘過後,雷走了過來,看著他,“我已經把人調到這塊了,就在這方圓幾公裡,放心,就是地毯式搜尋,也會把人給你找出來的!”

赫司堯看著四周,目光愈發的意味不明。

葉攬希,不管在哪裡,我都會把你找到!

……

另一邊。

葉攬希回到酒店。

簡單的洗漱了下後,她走向了電腦跟前。

打開電腦,她臉色凝重。

正在這時,手機響了起來。

原以為是boss,然而在拿起手機,看到是葉溫書的時候,葉攬希頓了下。

她出來這件事情,赫司堯肯定已經知道了,大寶他們應該也已經知道了……

思來想去,葉攬希還是接了電話。

“爺爺。”

“丫頭,在忙嗎?”葉溫書問。

聽到這語氣,葉攬希就斷定,葉溫書還什麼都不知道。

“現在不忙,在休息。”

“你那邊什麼時候結束啊?”

“還需要一段時間吧,事情比較棘手。”葉攬希說。

“對你來說,還棘手啊?”葉溫書問。

“爺爺,談的是合作,不是事情的本身。”葉攬希說。

“這還差不多,我說呢,什麼事情還能難得住我孫女!”葉溫書電話那邊笑嗬嗬的說。

聽著他的話,葉攬希心中頓時升起一絲愧疚感。

她很清楚,爺爺這麼大了,她應該在床邊儘孝,應該讓他放心,讓他安度晚年……

可到現在,她都還在被爺爺關心著……

電話那邊,葉溫書還在說著什麼,“總之,你在外麵多注意點安全,晚上儘量彆一個人出去……”

“爺爺!”這時,葉攬希忽然打斷他開口。

“嗯?”

“如果這次合作談的順利的話,我就跟老闆說,以後再也不出差了,以後就在家裡陪著您,好不好?”葉攬希說。

葉溫書被她說的一愣,隨後笑了,“隻是,你們老闆同意嗎?

“不同意的話我就不乾了,反正我錢也賺夠了,到時候就帶您環遊世界!”葉攬希說。

聽到這話,葉溫書笑了,“好,當然好,那爺爺就等著了。”

“嗯!”

“行了,那爺爺不打擾你了,你先忙,等回來的時候跟爺爺說,爺爺做你愛吃的菜!”葉溫書電話那邊,慈愛的說道。

“好!”葉攬希應了聲。

“對了,薑桃帶著大寶跟二寶去隔壁市玩了,你知道嗎?”要掛電話時,葉溫書忽然問道。

“隔壁市?什麼時候?”

“就這兩天吧,你這一出差,小四回了劇組,大寶跟二寶也出去玩了,就剩下我跟赫老頭兩個人在家大眼瞪小眼了。”

葉攬希愣了下,“那,赫司堯呢?”

“這個,我就不清楚了,反正好幾天冇露麵了!”葉溫書說。

葉攬希眉頭蹙了起來。

“行了,你先忙吧,回來之前提前跟爺爺說,我到時候去接你!”

“好,那爺爺,您在家也照顧好自己!”

“放心吧,莊園那麼多傭人,我冇事兒的!”

“嗯!”

“好了好了不說了,我先掛了,赫老頭又喊我下棋了!”說著,電話被掛斷了。

葉攬希拿著手機,心思很沉。

她不相信這是巧合。

走向電腦跟前。

打開電腦,她快速上線,剛巧就看到大寶也在線。

葉攬希直接找他,“你在哪?”

大寶正在線上遊蕩,然而在看到葉攬希的訊息後,眸光頓時亮了,“希姐?你終於露麵了!”

“你在哪???”葉攬希又問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彆說謊!”

“你在哪,我就在哪!”大寶說。

“你來了中東?”葉攬希問。

即使明明知道葉攬希就在中東了,可看到她發過來的字後,大寶還是感覺看到了一絲的希望。

彷彿,他跟葉攬希的距離又近了一些。

“是。”大寶冇否認。

“你瘋了?”葉攬希問。

“希姐,我知道你要做什麼,我要幫你,我可以幫你!”

“我不用你幫,現在,馬上回去!”葉攬希說。

“希姐,我真的可以幫你!”大寶說。

葉攬希剛要再說什麼,這時,門口忽然有人敲門。

葉攬希頓時警惕了起來,目光看向門口的方向。

敲門的聲音,還在繼續。

這時,葉攬希起身,朝門口走去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