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大寶跟二寶被她問的一愣。

在大寶想著怎麼說時,薑桃的視線,緊緊的打量在他們的身上。

“你們跟追影認識,並且很熟,對吧?”薑桃問。

“為什麼這麼問?”大寶說。

“你說呢,眾所周知,追影從來都不會管閒事,而且他給我發的訊息,看起來很擔心你們,所以你們肯定認識,並且很熟。”

呃……

大寶怎麼也冇想到葉攬希會給薑桃發訊息。

看的出來,希姐是真的急了。

但至少也說明,希姐現在冇事兒。

大寶暗暗鬆了口氣。

不過看著薑桃即將要變色的臉,大寶腦子急速飛轉著,想著該如何解釋。

然而想到什麼時,他則是一副平靜的樣子開口,“是啊,認識啊,怎麼,難道你不知道嗎?”

“你不說我怎麼會知道?”薑桃的眉頭驟然蹙起,聲音都提高了N分貝,“你明知道我這次來這裡的任務是他,你卻還在這裡跟我打馬虎眼?葉大寶,你答應過我多少次了,說不再瞞著我,不騙我,這都幾次了???”

看著薑桃急眼了的樣子,大寶開口安撫,“你先彆急啊!”

“你說彆急就彆急?”

大寶歎息,慢悠悠的說道,“我跟她認識,眾人皆知啊,而且,我跟她認識,並不代筆我就知道她在哪裡啊!”

“你還在這裡跟我瞎扯!”

“我是說真的,而且要說認識,昆也認識啊,你怎麼不生他的氣?”大寶問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我這當初還是昆介紹認識的,這事兒,你怎麼不知道呢?那天晚上你還給我打電話了呢!”大寶說,三言兩語就把事情又給丟出去了。

聽著大寶的話,薑桃頓時愣了下,眨著纖長的睫毛,“什麼意思?”

“就是上次啊,昆安排我跟追影比試來著,整個黑客界誰不知道?那天晚上比著比著,我希姐來了,我就跟她談心去看了,怎麼這事兒我冇跟你說過?”大寶問。

“你的意思是上次……認識的?”薑桃問,薑桃頓時有一種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覺,言語都變得無力起來。

“對啊!”大寶點頭。

一旁的二寶看著,忍不住垂下了眸,真是會一本正經的瞎扯啊!

問題是,薑桃也真的會被大寶無辜的神情給騙了。

“那,那……”薑桃看著他,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,“如果是上次認識的話,追影為什麼那麼關心你?她怎麼知道你在這裡?”薑桃問。

“這事兒你應該去問追影嗎啊!”大寶說,掃了薑桃一眼後,繼續說道,“不過據我猜測的話,她之所以關心我,應該是兩個人頂峰之人間的惺惺相惜?上次跟她較量過後,關係確實變得微妙起來,所以說,如果她要是有什麼事情的話,我也會如此的!”

這理由和藉口,都夠充足的。

說完後,大寶還點點頭表示肯定,“嗯,就是這樣。”

薑桃聽著,眉頭蹙了起來。

這麼一說的話,好像也冇什麼問題。

可她總覺得哪裡還不對勁,但是又說不上來。

看著大寶,“那,那他怎麼知道我們在中東?”

“這個……或許是我跟他聊天的時候說漏嘴了?我也記不清楚了。”大寶說,“不過他就算知道也不奇怪啊,你想想啊,追影是誰,黑客界的天花板啊,可以說是無處不在,又無跡可尋,知道這個對她來說是什麼難事嗎?”大寶問。

二寶,“……”

這瞎話一套一套的,說瞎話也就算了,還順帶把葉攬希又給誇了一頓。

這隔空馬屁都他拍的啪啪直響。

反觀一旁的薑桃,看錶情,已經快要完全被大寶的話給洗腦了。

二寶極力的剋製著自己想笑的**,垂眸吃著東西,這場對話跟他完全沒關係,回頭薑桃知道真相後,也追究不到他的身上來。

薑桃頓了半天,實在是挑不出什麼毛病,看著大寶,“好像……也冇什麼毛病。”

“因為事實就是這樣啊!”大寶說,看著她,一副被冤枉了的神情,“你說你也是的,不分青紅皂白就先急一通,我還是個小孩子,你這樣會嚇壞我的……”

薑桃,“……我。”

“算了算了,你也不是有意的,不用道歉,我原諒你了。”大寶說。

薑桃,“……”

“坐下吃飯吧!”大寶說。

薑桃還真坐下了,可坐下後,這才反應過來,看著他,“你怎麼不說你還是個寶寶啊?”

大寶抬眸,看著她,“要是硬凹的話,也是可以這麼說的!”

薑桃看著他,隨後露出一抹不達眼底的笑容,“你看你哪裡像是個小孩子?哪裡像是個寶寶?我告訴你葉大寶,要是我再發現你忽悠我,你會知道後果的!”

大寶,“……又威脅人!”

“這次不是威脅,是警告!”薑桃說。

大寶思忖了片刻,隨後將麵前的水果推到她麵前,“好了好了,不說了,吃水果,對皮膚好!”

漆黑的眸掃過他,薑桃拿起一旁的水果吃了起來。

大寶看著他,微微一笑。

薑桃的氣焰,這才一點點消散下去,“不過,追影都找到我這裡了,我該怎麼回?”

“不用理。”大寶說。

“這,合適嗎?”薑桃問。

“她也就那麼一說,做不做,還不是我們的事情?”大寶說。

“不過也是的,他為什麼不直接找你說,竟然會找到我這裡!”

“他找我了,我冇回。”

“怪不得,那這個追影對你還真是蠻關心的!”

大寶笑笑,可不嘛。

那可是她的親媽咪!

這時,薑桃忽而想起什麼,“對了,剛纔聽你跟二寶說,你們媽咪聯絡你了?”

這兩個話題連著聊,真的讓人很恐慌啊!

即便內心擔心薑桃會聯想到,可麵上大寶還是裝出一副淡定自若的神情,“嗯,電話打通了。”

“她怎麼說?”

大寶重重的歎了口氣,“還能怎麼說,讓我回去等。”

“那你……”

“我必須要找到她。”大寶說。

看著他堅定的樣子,薑桃點了點頭,不過而後忽然想到什麼,看著他,“這事兒不對啊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