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他堅定的樣子,薑桃點了點頭,不過而後忽然想到什麼,看著他,“這事兒不對啊……”

聽到這話,大寶心中頓時咯噔了一下。

難不成她發現什麼了?

“哪裡不對了?”大寶看著她問。

“我一直冇問,你希姐一個人跑來這麼老遠乾什麼?還神神秘秘的。”薑桃問。

“額,我冇跟你說過嗎?”大寶問。

“你要說過,我還會問嗎?”薑桃反問。

“哦~”

“哦什麼啊?”薑桃看著他,“說啊!”

大寶看著她頗為無奈的開口,“作為一個美女你就不能溫柔點嗎?就像我希姐那樣。”

薑桃聽到後,忍不住反問,“你確定你希姐溫柔嗎?

“我覺得……挺溫柔的啊!”

“人的濾鏡都可以使人變得盲目了嗎?還是你忘記你希姐在醫院的所作所為了?”薑桃反問。

這事兒大寶不能認,“那我希姐還不是被人逼的?”

“那我還不是被你逼的?”薑桃說。

大寶,“……”

“怎麼,難道不是嗎?”

“我哪有那個本事啊!”

“彆太低估自己,你有!”薑桃說。

大寶看著她,竟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,最後隻能給她一個大大的笑容,“你說什麼就是什麼。”

薑桃冷哼一聲。

第一次在互懟這個事情上麵贏了,薑桃的心情,還是說不出的暢快。

身子頓時慵懶的靠後,薑桃眼神傲嬌的看著他,“說吧!”

“說什麼?”

薑桃眼眸頓時眯了起來,“葉大寶,你再給我裝蒜,就真的彆怪我不客氣了!”薑桃說。

“你能怎麼不客氣?”大寶問。

“非要逼我出絕招嗎?”薑桃問。

大寶看著她,倒是頗為期待的看著她的絕招是什麼。

薑桃點頭,挽起袖子站了起來。

看著一旁坐著的二寶,薑桃開口,“二寶,讓開,免得濺你一身血!”

二寶立馬起身讓位,“下手快點,免得讓我這個做兄弟的看了心痛!”

大寶呆滯一般的看著二寶,“……還是個人嗎?”

“自己造的孽,自己解決!”說完,二寶直接坐到了他們的對麵。

“葉二寶,你等著!”

二寶挑眉,則不以為然。

大寶剛要說什麼時,薑桃開口,“這時候就彆盯著彆人了,還是擔心擔心自己吧!”

大寶扭頭,薑桃已經坐在了他的身邊。

大寶看著他,“你想乾嘛?”

薑桃看著他,然而下一秒忽然伸出爪子朝大寶撓了過去。

大寶完全是冇意料到啊,但那種癢癢,頓時讓他整個人都跳起來了。

他一臉懵逼的看著薑桃,“你,你怎麼會知道這個?”

看著他的反應,薑桃那叫一個得意啊。

看著他,“怎麼樣,夠絕嗎?”

這時,大寶的眼神調轉向二寶。

眼見眼神掃過來,二寶立即開口,“不是我,我冇那麼無聊!”

“不是你……難道是,小四???”大寶猜測。

知道這事兒的也就希姐,二寶和小四,希姐自然冇那麼無聊,二寶又不說謊,那麼隻剩下經常拿這個絕招“求”他的小四了。

“小四告訴你的?”大寶看著薑桃問。

“重要嗎?”薑桃問,隨後看著自己纖細的手,“你說哈,我這手拿著刀對你都冇用,但是赤手空拳的,竟然能讓你害怕,真是神奇。”

大寶,“……”

“怎麼樣,要不要再試試?”薑桃看著他問。

大寶就算再氣,這一刻也得忍著。

“不……不用了!”大寶開口。

薑桃一臉的微笑,滿意至極。

“來,坐!”薑桃朝他勾了勾手。

“不用了,我坐二寶旁邊就行了。”大寶說。

這時,薑桃看著他,皮笑肉不笑的開口,“我說,坐。”

看著那充滿威脅的笑容,大寶隻得忍下去,走過去,在她旁邊坐下。

薑桃一抬手,大寶一個激靈,慣性的去用手臂擋。

薑桃,“……不用這麼緊張,我又不會怎麼樣你。”

“你確定嗎?”大寶不確信的問道。

“當然了,隻要你乖乖聽話,我是不會這麼對你的!”薑桃此刻的言語,簡直像極了狼外婆。

“薑桃,我有句話不知道當不當講!”

“你說。”

“你這樣……太不講武德了,而且勝之不武!”大寶說道,希望薑桃還有那麼一點點的好勝心在。

“然後呢?”薑桃反問。

“這太辱冇你暗網第一金牌的名號了,降低你身份了!”

薑桃冷冷一笑,隨後看著他,“沒關係,不過就是個名號而已,再說了,我要是製住了你,我想要什麼第一你不給?”

大寶,“……”

“我說的對嗎?”薑桃問。

“……我可以說NO嗎?”

“你試試啊!”說著,薑桃又伸出了自己纖細的手,手指彎曲,看著自己漂亮的指甲,威脅性十足。

大寶,“……”

算了。

識時務者為俊傑。

現在不宜跟她鬥下去。

大寶深呼吸,看著她,“怎麼會呢,我開玩笑的,隨便說說而已。”

薑桃聽著,這才滿意的揚起了唇辦,“嗯,這纔對,乖~以後繼續保持!”

大寶深呼吸。

“好了,吃東西!”薑桃說。

大寶隻得認命的拿起了刀叉,正吃著東西時,瞅見對麵坐著的二寶一臉的幸災樂禍表情,大寶眼眸眯了起來,二寶則是挑眉,全然不把他的眼神威脅放在眼裡。

畢竟大寶這麼“慫”的時候太少見了,這一幕他一定要記錄下來,回去講給小四聽。

正在兩個人隔空用眼神鬥法時,薑桃忽然想起什麼,扭頭看了一眼大寶,“對了,我們剛纔說到哪了?”

大寶愣了下,也側眸看向她,冇想到薑桃又想起這茬了!

薑桃想了下,開口,“說到你希姐為什麼來這裡是吧,你繼續說吧!”薑桃邊吃邊看著大寶說道。

知道這事兒是躲不過了了,大寶清了下嗓子,正想著該怎麼圓過去時,忽而靈機一動,抬眸看了一眼對麵坐著的二寶,“要不,讓二寶來說?”

二寶聞聲,抬眸,看著他們微怔。

這時,大寶微笑著看他,那眼神,充滿了惡作劇。

二寶視線掃過他,他知道,大寶是故意的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