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二寶深知,要說下去要不暴露希姐的身份,勢必要胡編亂造,但薑桃又氣急了彆人騙她,雖然說已經屢次不跟他們計較了,但這麻煩,他纔不接呢。

想著,二寶目光從大寶的身上轉移到薑桃身上,他開口,“哥,我覺得薑桃是自己人,她都跟著我們這麼多事情都過來了,難道你還不信任她嗎,就彆想著瞞她了,直接說了吧!”

話一落音,大寶一副詫異的看著他。

薑桃也抬起了眸,視線看向大寶。

這話的意思,完全就是大寶利用了薑桃,還不信任她的意思啊!

“你……”大寶看著二寶,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。

“怎麼了,難道不是嗎?”二寶反問,表情無辜,但眼底卻充滿了得意和挑釁。

這麼多年了,被大寶設計的太多了,也怪他太信任他,可現在未必了,不是他設局,他就會往裡跳的!

這時,薑桃看向大寶,眯起了眸,“所以,原來是這樣?”

大寶扭頭,看著薑桃,眼神帶著驚恐,“冇有,絕對冇有!”

“那二寶的話是什麼意思?”薑桃問。

“那是他誤會了,我絕對冇有這個意思!”

“誤會?”薑桃嗬嗬冷笑。

“真的,我發誓,絕對冇有這個意思,我對你,是無條件信任的!”大寶說。

“那你覺得我信嗎?”薑桃問。

“額,你這麼聰明,漂亮,睿智,一定會相信的!”大寶說。

“你以為吹些彩虹屁我就信了?”薑桃問。

“當然不是了,你這麼睿智的人,怎麼會因為我說些好聽話就信的,你有頭腦,肯定會自己分辨的!”大寶微笑著說、

就他這麼張嘴啊,死的都能讓她說活了!

而且薑桃也知道,這完全就是他跟二寶兩個人在互鬥故意說的話而已,她也不過就是順著竿子上爬,趁機嚇唬嚇唬他,眼見如此,她還能說什麼,見好就收了。

“彆光吹彩虹屁,拿出點實際行動來!”大寶說。

見薑桃的氣冇上來,大寶立即笑著開口,“那當然,你就算不問,我也會說的!”

薑桃掃了他一眼,看著她安撫下來,大寶這才鬆了口氣,而後目光目光狠狠的瞪了一眼二寶,後者則是挑眉,全然不在意的樣子。

大寶知道,當務之急就是先把薑桃給安撫下來,而且,說的過程中,還不能有假話,不然假日時日薑桃知道後,又該生氣了。

想到這裡,大寶開口,“這事兒我一直冇提,是因為這事兒關乎到我希姐的**和傷痛!”

薑桃蹙眉,看著他。

“我希姐來這裡是為了外公的事情。”大寶說。

“外公?”

“就是我希姐的父親!”

“廢話,我當然知道是你希姐的父親了,隻是從來冇聽你提過還有外公!”

“因為他已經過世了!”大寶說。

薑桃愣了下,“過世了?”

大寶歎息,“是啊!”

“那過世了,還來這裡乾什麼?”

“因為我外公是非正常死亡!”大寶說。

薑桃愣了下,行走江湖這麼多年,依著她敏捷的嗅覺就知道,這事兒不簡單。

“你外公之前在這裡待過?”薑桃問。

“應該是,具體,我也不太清楚,希姐冇有跟我提過太多關於外公的事情,這些還是我從外曾祖父哪裡聽說了一點點,包括這次希姐來這裡,她都冇有跟我們留下隻字片語,還是我意外得知才知道的,不然也不會這樣悄悄跟過來。”大寶說。

薑桃聽著,隨後茫然點了點頭,“原來如此。”

“所以你希姐是過來這裡是找你外公的死亡真相?”

“應該是!”

“她是收到什麼訊息了嗎?”

大寶想了下,“你還記得上次我們舉辦生日的時候嗎?”大寶問。

說起這個,薑桃想到了當時她跟唐夜遇見的事情,眸光不由的垂下,“記得,怎麼了?”

“當時你走了,可能不知道,我希姐在酒店門口遇見了一些人,那些人身上的紋身跟外公身上的差不多,希姐就了過去。”

“這麼巧?”薑桃問。

“是啊,就這麼巧,其實這些年,希姐一直冇放棄查到真相,但一直冇訊息,那一次就那麼巧合的遇見了!”大寶說。

“那,那些是什麼人?”薑桃問。

大寶思忖了片刻,開口,“紅印基地的人!”

薑桃頓時一愣。

看著大寶,愣了許久。

這一刻,她好似明白了什麼。

之前的重重,包括去截他們的貨……

在這一刻,好像都清楚了。

可她扔抱著最後一絲不確信,看著大寶,“所以你是因為這個,你纔要去劫他們的貨?”

“嗯!”大寶也不否認。

薑桃,“……我說你怎麼好端端的去做這種事情!”

“這件事情我一開始本來打算告訴你的,薑桃,我對你真的不是利用,也不是不信任,隻是,這些是希姐的**,她從不對我們提起的……”大寶說,縱然知道剛纔薑桃也不過是假生氣,可這時候,他還是想強調一句。

“OK,我明白!”薑桃開口。

可仔細想了想,薑桃開口,“現在是確定你外公的死跟紅印基地有關係了嗎?”

“說真的,具體到哪一步了我也不清楚,希姐什麼都冇有交代,就這樣一個人來了,但我想,一定是有什麼訊息,不然希姐不會這樣做的。”大寶分析道。

薑桃沉默了片刻,隨後忍不住說道,“你希姐也真是夠硬核的,一個女人,縱然是會一點功夫,可在絕對的權勢麵前也根本難抵,可她就這樣單槍匹馬的來了……我都不知道該佩服還是該說她不懂世界黑暗了。”說著,薑桃也有些不放心,“她這樣很容易把自己置於危險之地的!”

“所以,這就是我為什麼要跟來,為什麼這麼擔心,為什麼想要找到她的原因!”大寶看著她薑桃一字一頓的說道。

薑桃明白了,看著大寶,想說些什麼,可話到嘴邊又不知道該怎麼安慰。

因為紅印基地是什麼人,什麼樣的做事風格,大寶一清二楚,不是她說兩句就可以開解的了的。

想到這裡,薑桃看著他,“或許,我可以去試試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