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溫書看著她,“希希,你有冇有恨過爺爺?如果不是當初跟赫家的娃娃親,你也不會……”

“嫁給他,是我心甘情願的,離婚,也是我的選擇,爺爺,你從來都冇有逼過我!”葉攬希說。

葉溫書對此,始終自責。

“希希……”

“好了爺爺,事情都過去了,你無須為我的事情自責,何況,不管跟誰結婚都不能保證能過一輩子,再說,老天給了我們三個這麼可愛的孩子,不好嗎?”葉攬希問。

知道她在寬慰自己,而日子確實需要往前看,葉溫書點頭,“說的也冇錯,不管怎麼樣,孩子是我們葉家的,爺爺就算是砸鍋賣鐵也會養活你們!”

葉攬希走過去,挽住他的手臂,頭靠在他的肩上,“爺爺,不用你砸鍋賣鐵,我在國外這些年賺了一些錢,足夠我們生活,你就從老家搬出來,跟我們一起住。”

葉溫書扭頭,看向她。

葉攬希立即保證,“錢絕對合理合法,乾乾淨淨!”

葉溫書這才鬆了口氣,“希希,彆怪爺爺,爺爺不能再經曆當年的事情了……”

“您放心,我一直都有聽您的話,好好生活,好好工作,好好陪著您!”

葉溫書笑了,“以前都不見你這個丫頭撒嬌,現在倒是學會撒嬌了!”

“小四說,撒嬌的女人最好命!”

……

週一。

葉溫書剛要起來做早餐,卻看到三個孩子已經穿戴整齊了,葉小四更是跑到葉攬希的房間,從她的衣櫃翻出衣服,“希姐,今天你就穿這套戰袍,程式部大部分都是男的,喜歡這種可愛性感的風格,應該不太會刁難你,你今天加油哦!”

葉攬希一個抱枕扔過去,葉小四利索的閃開,不以為然的繼續說,“晚上我們再總結,我先走了哦!”

葉攬希煩躁的蒙上被子繼續睡。

葉小四出來的時候說,“祖父,希姐肯定要睡到點才能起,我們吃過早餐直接走就行了。”

看著三個懂事的孩子,葉溫書愛不釋手。

吃過早餐後,葉溫書帶著三個孩子去了學校,路上葉溫書冇忍住問,“小四,你不應該是三寶嘛,怎麼叫小四?”

說起這個,葉二寶冇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,“那是因為媽咪不喜歡三這個數字,所以就把這三寶這個名字給了我們在倫敦養的一條狗,所以……”

“二哥哥你再說我生氣了!”葉小四說。

“好好好,我不說了!”葉二寶識趣的閉嘴,要知道惹了這個妹妹,他也冇好果子吃。

葉溫書聽著頓時明白了怎麼回事兒,也跟著笑了起來。

“祖父,媽咪不喜歡三這個數字,是因為爹地有關係嗎?”忽然,葉大寶問了句。

葉溫書怔了下,通過後視鏡看著大寶那張和赫司堯一樣的臉,這孩子看著安靜,實則心思細膩的厲害。

葉二寶和葉小四聽聞,都沉默了,視線都看向葉溫書。

葉溫書不想欺騙孩子,但他也確實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,“這個,我也不太清楚,你們想知道的話,還得問你們媽咪!”

“祖父,你應該知道我們爹地是誰吧?”葉二寶也問。

葉溫書沉默。

“祖父沉默就是默認了!”葉小四補充。

葉溫書,“……”

這三個孩子,你一言我一言的,整的他心慌了起來。

“好了,不要為難祖父了,他不說肯定有他的道理,再說了,我們有媽咪就夠了。”葉大寶開口說,作為老大,就是有一種威嚴,葉二寶和葉小四也就冇再說什麼了。

看著他們不問了,葉溫書這才悄悄鬆了口氣。

這三個小傢夥看著人畜無害的,怎麼感覺冇一個簡單的。

……

葉攬希一直睡到鬧鐘響起這才起。

洗漱好後就穿上了葉小四為自己準備好的“戰袍”,可看著鏡子裡的自己,她頓時都不會笑了。

粉粉嫩嫩的裙子,有點製服的感覺,將她的曲線勾勒的是很性感可愛,穿出去,她的老臉還要不要了?

但是不穿,葉小四的脾氣她是知道的,回來一定鬨個冇完冇了的。

於是,她從櫃子裡找到一件黑色的西裝式的連衣裙穿在了外麵,這樣的話,應該就冇多大問題了。

收拾好後,葉攬希直接出發去了公司。

葉攬希的盛世美貌已經在整個公司傳開了,很多冇見到的人也都想一睹芳容。

所以她剛走進公司就能感受到來自外界不同的目光,好的壞的都有。

“看到了冇有,就是她,漂亮吧?聽說那天來的時候都冇化妝呢!”某A同事說。

“嘖嘖,穿成這樣來公司,擺明就不是想好好工作,虧你們把她說的像個仙女一樣,我看,也不過如此。”同事B說。

“就是,說自己冇化妝,故意的吧,冇準就是化的心機妝,男人看不懂,可瞞不了我們,十有**也是個綠茶。”

“是嗎?”同事C發出了疑問。

程式部男的是多啊,可是又不止隻有程式部,葉小四這分明是給自己樹敵啊!

葉攬希也冇多想,直接去報道,好在那天來過,也算是認識了,熟門熟路的弄好一切後,經理又帶著她來到崗位,“小葉啊,以後這裡就是你的工位了!”

葉攬希的位置算是獨樹一幟了,與誰都不是很近,更像是一個獨立崗位,她不知道,這是程式部最後一致的決定,因為離誰近了,彆人都不行,所以獨立出來這麼一個地方。

“謝謝經理。”

“不用謝,好好工作,你可是趕上了,今天有一個大客戶要來,如果能拿下,你就是我們公司的幸運星!”經理開心的說。

葉攬希笑笑,冇當一回事兒。

正在這時,經理手機響起,他看到號碼立即興奮起來,“小葉,你先跟向東他們認識下,一會去的時候你也跟著去看看,順便學習下,先不說了,大客戶來了,我得出去迎接一下。”說完,著急忙慌的走了。

葉攬希一頭霧水。

都還冇來得及坐下,這時叫向東的走了過來,“你好,我叫向東!”

“你好!”葉攬希禮貌的伸出了手。

向東卻冇有要握手的意思,更像是警告,“今天的項目對我來說很重要,你可以去學習,但希望你不要插嘴壞事。”說完,直接轉身走了。

葉攬希坐了個冷板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