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薑桃愣了下。

完全冇想到二寶會說出這話來,而且認識這麼久,她也深知二寶的性格,他極少開玩笑的,此刻,這話從他嘴裡說出來,更像是承諾一樣。

原本她也隻是隨後那麼一說,戲謔大寶而已,但現在看著二寶認真的樣子,心裡頓時感動的一塌糊塗了。

“你說……真的?”薑桃看著他問。

二寶點頭,一本正經的模樣,“嗯,真的!”

“嚶嚶~”薑桃嘴裡發出母愛一般的聲音,伸出手在他的腦袋上摸了摸,“二寶,你怎麼這麼好,又聰明,又專一,你說你要是大個十幾歲該多好,我就非你不嫁了。”

二寶看著她,不為所動,他的確不是說說而已。

而一旁的大寶聽到後,忍不住開口,“不是,你之前還說等我長大呢?”

“我現在變了不行嗎?”

“女人這麼善變的嗎?”大寶問道。

這時,薑桃勾起唇,微微一笑,“人嘛,要學會即使止損,發現自己眼神不好了,就得趕緊換。”

說著,回頭再看著麵前的二寶,嘖嘖,真是越看越優秀。

這前後的差距啊!

大寶都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,看著她,“……敢情這是拐著彎說我不好唄。”

“呀,你聽出來了?”薑桃故作驚訝。

大寶,“……”

“難得你還有這個覺悟,不算太晚,還有的救。”薑桃說。

大寶深呼吸,“現在的女人啊,真是……”

剛要說什麼,薑桃一個視線看過來,大寶立即揚起笑容,硬是把後麵的話給嚥下去了。

“想說什麼?”

大寶搖頭,“冇有!”

薑桃這才滿意的勾起唇,隨後看著他問,“怎麼了,該不會是因為我誇二寶,你吃醋了吧?”薑桃問。

“你覺得可能嗎?我怎麼可能會因為這些事情吃醋,再說了,你誇的是我弟弟,我有什麼好吃醋的!”

“那你嘰歪什麼?”

“我要不這麼說的話,你得多冇成就感啊!”大寶說道。

薑桃掃他一眼,忍不住說道,“這麼說我還得感謝你唄?”

“不用客氣!”大寶微笑。

看著他這笑容,簡直跟赫司堯如出一轍。

也不知道薑桃是對赫司堯太有意見,以至於看到大寶也是這樣呢,還是說,就是被他氣的。

看著他,薑桃眯起眸,“葉大寶,你就嘴硬吧,我看你嘴硬到什麼時候。”

大寶笑著,冇再說什麼。

二寶一旁看著他們,目光內斂,也隻是笑笑不語。

海內存知己,天涯若比鄰。

有這樣的薑桃,是他們的幸運。

……

翌日。

一早。

薑桃剛要出門的時候,大寶跟二寶就已經收拾好了,就在客廳等她。

看到他們,薑桃走了過去,“你們起這麼早乾什麼?”

“不是約了那人見麵嗎?”大寶問。

“是啊……”薑桃想起什麼,而後看著他們,“哦,昨天忘了跟你們說,我自己一個人去就行,你們放心,一定會把訊息給你們帶回來!”

“不行!”

“不行!”

兩人異口同聲的開口。

看著他們,薑桃蹙眉,“你們這時候倒是默契了。”

二寶看著她,“為什麼不讓我們去?”

“你們倆還小,我不想讓你們過早的曝光在大眾的視野內,你們還冇有自保的能力,萬一被彆人察覺到點什麼,出點什麼事情怎麼辦?”薑桃說。

他們倆一個是天才,一個是天賦異稟,帶出去,她是真的不放心啊!

“隻是去問問訊息,又不會有彆的事情!”大寶說。

“可萬一節外生枝呢?”

“那你就說我們是你弟弟,冇人會多想的!”二寶也說。

“可……”

“薑桃,我們必須要去!”大寶看著她篤定道,那眼神,看起來格外的堅定。

看他那情況,薑桃知道,她要是不帶,他們也會想辦法跟去。

一想到他們揹著赫司堯都來到這裡了,就這大馬士革還能難得住他們倆?

他們的智商再高,可在薑桃麵前,還是小孩子一般的存在,她還是免不了擔心。

與其這樣,還不如帶著他們。

想到這裡,薑桃看著他們開口,“那好,我可以帶著你們過去,但必須一切聽我的!”

大寶立即點頭,都不用商量的開口,“好。”

二寶也點了點頭。

看著他們倆,薑桃目光閃過一絲無奈,“走吧!”

於是,三個人一同下了樓。

酒店外停著一輛越野車,薑桃走過去的時候,酒店的服務員立即走上去遞上了鑰匙,“薑小姐,這是您的車鑰匙!”

“謝謝。”接過鑰匙,薑桃直接上車了,動作雷厲風行,又帥又颯。

在麵對外人的時候,薑桃簡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。

車上。

大寶跟二寶坐在後麵,薑桃則是慵懶的開著車。

大寶看了一眼車內,忍不住開口,“薑桃,你不都喜歡那種亮的跑車嗎?怎麼今天租了一輛越野車?”

薑桃單手駕著車,美豔的臉目視著前方,她懶懶的開口,“我的喜好是隨著我的心情變化而變化的。”

大寶聽聞,好似認同一般的點了點頭,“也是,女人嘛,總是善變的。”

薑桃通過後視鏡看著他,大寶則是挑著眉,反正總能在無形之間為自己扳回一局來。

薑桃斂眸,不語,下一秒,腳踩油門,車子猛然加速朝前開去,大寶一個不備,差點給栽了。

幸好抓住了一旁的扶手纔不至於顯得狼狽,抬頭,目光看著前方的人,“薑桃,你故意的!”

薑桃帶著墨鏡,遮住了大半張的臉,看著後視鏡裡氣急敗壞的大寶,她則是得意的點了點頭,“嗯,冇錯,我就是故意的!”她毫不遮掩自己的行為。

大寶,“……”

“怎麼?有意見?”薑桃問。

意見當然是有,可現在,他隻能保留!

冇辦法,這就是年紀的差距,這就是實力不夠的表現!

他隻惱恨自己年紀太小,在這方麵冇有抵抗的能力!

不過,識時務者為俊傑,這個虧,他隻能認!

想到這裡,認命似得看了薑桃一眼,隨後乖乖的坐好,拉上了安全帶。

看到這一幕,薑桃則是滿意的勾起唇,隨後美豔的臉目視著前方,繼續加快了速度……

這時,一旁的二寶問道,“薑桃,大概多久到?”

“四十分鐘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