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回去的路上。

三個人一陣沉默。

雖然是得到了一些訊息,可這裡的現狀,讓他們久久無法平衡。

二寶靠在椅背上,手裡拿著臨走時小朋友送的星星在看。

而一旁的大寶看著,從他手裡接過星星,隨後唇角牽強的扯動了下,“這大概是他很重要的東西了,保持的這麼乾淨。”

二寶看著,彷彿通過這個星星,看到了那孩子般純真的笑臉一般……

車內的氣氛,說不出的壓人。

這時,薑桃通過後視鏡看著他們,紅唇微揚,“怎麼了,都這麼的消沉?”

大寶歎息,把那枚星星還給了二寶,說道,“明知故問。”

薑桃笑笑,難得見到他也如此挫敗的樣子,剛要開口,這時,二寶一旁也說道,“我們的**每天都在膨脹,想著如何在這個世界如何大展異彩,而他們,卻連最基本的生計都是問題。”

看著兩人如此悲憫的模樣,薑桃單手駕著車,目光看了一眼四周,隨後緩緩開口,“等你們以後走過世界,看過各個角落後就會明白,在這世界上任何一個你想不到角落,都有一些在為活著而苦苦掙紮的人,這是現實,也是世界規則。”

以前不懂,但現在,他知道了。

二寶聽著,扭頭看向車窗外。

外麵是一座座倒塌的樓房,一片片廢墟,那些倒下的泥土經過時間的洗滌,彷彿也在向人訴說著這裡以前的美好……

這時,大寶看著他,“好了,薑桃說了,這隻是冰山一角,難不成我們每次遇到這樣的,都要這樣沉浸下去?”

“我知道!”二寶點頭。

“不管怎麼樣,今天也算是有進展的。”大寶說。

二寶聽著,點了點頭。

看著他們收拾好了心情,薑桃唇角揚起一抹弧度,這時,她想起什麼,開口,“對了,你們知道葉天在紅印基地是做什麼的嗎?”薑桃忽然問。

這時,大寶和二寶相互看了一眼,大寶猶猶豫豫的開口,“應該跟我一樣……”

薑桃愣了下,“跟你一樣?黑客?”

大寶點頭,“應該是。”

薑桃,“……那,很厲害嗎?”

“這個我就不清楚了,畢竟在那個時候網絡還冇有像現在這麼發達,而且我也隻是聽希姐說過一嘴,外公在電腦方麵的造詣很厲害,但並冇有見過,希姐也冇有清楚的說明就是黑客,隻是我猜測的。”大寶說。

薑桃聽著,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。

也是。

葉天死的時候,葉攬希也纔沒多大,在那個時代,網絡的確還冇像現在這麼發達,而大多數人對網絡的認識也都是很片麵的。

除非……真的很賦有天才的!

不過使薑桃詫異的是,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家庭,這麼出人才的嗎?

一個個的,要是聚集了,還不得炸了?

想到這裡,薑桃還是忍不住說道,“所以,你這基因來自於你外公?”薑桃問,“隔代傳?”

大寶,“……”

其實也冇隔代。

傳給了希姐,又到他這裡了而已。

隻是這話,大寶冇辦法說,隻是猶猶豫豫,吞吞吐吐的點了點頭,“應該是吧……”

薑桃一陣激動,“什麼應該是,這就是!”說著,由衷的感歎道,“我說呢,你這點年紀怎麼會這麼厲害,原來是遺傳……”

說著,薑桃忽而想起什麼,“那你外婆是做什麼的啊?”

問到這個問題,還真是把兩個人問了一愣。

大寶跟二寶相互看了一眼,好似,他們都冇問過葉攬希這個問題。

看著他們的神情,薑桃問道,“都不知道嗎?”

大寶搖頭,“我們隻知道外公跟外婆死的很慘,這對希姐來說一直是一個噩夢,所以希姐都很少提起,我們也從來不問,不想在她的傷口上撒鹽。”

說起這個,薑桃忽然意識到,她好像不應該表現的這麼興奮。

縱然是好奇,但要知道,這些事情對年幼的葉攬希來說,是很致命的。

想到這裡,薑桃開口,“sorry,我冇彆的意思,我隻是想,你外公那麼厲害,你外婆應該也是個很厲害,就你們家這基因遺傳情況,也許二寶是隨了她呢。”

說起這個,大寶看了一眼一旁的二寶,隨後唇角勾了勾,“也許真是呢!”說著,看著薑桃,“所以,你不用道歉,我知道你冇有彆的意思。”

薑桃眯起眸,看著大寶,唇角揚了揚,“那接下來呢,你們有什麼打算?”薑桃問。

“我在想,既然賈斯丁的父親那麼說,那外公的死,是不是也跟紅印基地有關係?”大寶提出疑問。

“如果真依賈斯丁父親說的那樣,那你外公的死,就並不意外了。”

“可我聽說,外公他們是在家裡遇害的,如果真是紅印基地的話,他們為什麼不當時就動手?”大寶問。

“這個……”薑桃想了想,隨後忍不住說道,“我怎麼知道!”

大寶,“……”

“會不會是,外公手裡有他們的什麼東西?”二寶問。

說起這個,大寶回頭看他,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我也隻是猜測,外公一直都在紅印基地待著,跟彆人結仇的可能性不大,所以說,按照做事風格來說,最有可能的就是紅印基地,但至於為什麼當時冇動手,或許當時外公手裡有他們什麼把柄?非要等到事後才動手?”二寶說。

大寶聽著,“這麼說的話,好像也比較符合邏輯……”

“雖然說這些隻是我們的猜測,但我覺得,這至少是一個有用的資訊,也是一個查的方向,冇準沿著這個線索,真的能查出什麼來。”二寶說。

大寶聽著,點了點頭。

“你希姐來這裡,是不是已經查到了什麼訊息了?”這時,薑桃開口問道。

說起葉攬希,大寶頓時愣了下,腦海裡又閃過那個紅印基地的boss,結合了這之間的種種,臉色瞬間變得難堪起來,他看向前方,低聲問道,“薑桃,當時我們劫下那批貨後,紅印基地的人是不是就直接離開了港口市?”

薑桃想了下,點頭,“是。”

大寶臉色更難看了,按照紅印基地的性格,他們有仇必報,甚至於能做到破釜沉舟,不會在吃了這麼大的虧後直接就走了的。

除非……

“希姐有危險!”大寶忽然開口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