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二寶看著她,薑桃也通過後視鏡看著後麵臉色突變的大寶,一頭霧水的模樣。

“為什麼這麼說?”二寶問。

“紅印基地的人在吃了那麼大的虧後,能什麼都不做就離開,肯定是有原因的,而且,希姐就是在那兩天離開的……”

“你是說,他們帶走了希姐?”二寶問,“可希姐不是還跟你聯絡了嗎?”

“帶走的方式有很多種,未必就直接是綁走,再說了,在爹地的地盤下,他做不到,但是……如果是用欺騙的方式,那就不同了。”大寶說,神色嚴峻。

二寶聽著,倒是有幾分道理。

薑桃也聽著,發出疑問,“那,他們帶走你希姐的目的是什麼呢?”

大寶怔了下,眉頭蹙起,對啊!

目的是什麼呢?

難道是希姐的身份暴露了?

不!

未必。

這個可能性不是冇有,但是不大。

大寶說不上來,但心中卻有一種緊迫的感覺。

這時,二寶思忖著,緩緩開口,“你說他們會不會是知道了希姐在查外公的死因,所以纔會這麼做,或者往簡單了想,就是單純的報複?”

“報複?”薑桃蹙眉。

這時,二寶看向她,“我們是在爹地的基礎上截走了那批貨,可對紅印基地的人而言,截走他們貨的是爹地,所以說,他們這麼做也可能就是為了報複爹地。”

“這個理由倒是成立……但是,這樣的話,紅印基地的人會不會太複雜了?直接報複弄死你希姐不是更簡單?”薑桃說。

“也許,他們是冇機會呢?”

“你覺得對於那些亡命之徒而言,會冇有機會這一說嗎?”薑桃反問。

大寶跟二寶都沉默了。

雖然說是在港口市,赫司堯的地盤,機會不大,但是硬要鑽的話,也不是冇有。

“除非,這之中還有什麼是他們所圖謀的……”薑桃喃喃說道,還在思考著這件事情。

而大寶跟二寶則是心虛的對視了一眼。

難道,真是因為那個原因?

“先彆想那麼多了,看能不能聯絡到希姐,先通知她,告訴她這件事情。”二寶說。

大寶點頭,直接給葉攬希打電話,可那邊依舊被設置了,電話打不過去。

“給希姐發資訊,她一定能夠收到!”二寶說道。

大寶點頭。

葉攬希既然知道他們在這裡,他們一天不離開,她就不會放下心來。

所以,電話不接,但資訊,她一定能夠看到。

想到這裡,大寶直接將收集到的資訊發給了葉攬希。

看到訊息發過去後,大寶看著手機螢幕,彷彿是期待葉攬希能夠有點迴應,可久久,那邊冇有動彈。

大寶蹙起了眉頭。

“還冇回?”二寶問。

大寶搖頭。

“希姐應該是擔心連累到我們,所以纔不跟我們聯絡的!”二寶說。

“希姐還是這樣,有什麼事情,都要自己一個人承擔!”大寶幽幽的說道,言語間充滿了心疼。

“是啊!”

“誰讓你們是她的寶貝呢?”這時,薑桃在前方開著車說道。

這時,大寶跟二寶都看向她。

“天下哪個媽媽不愛自己的孩子呢,保護你們,對她而言,是她可以豁出命都可以做的事情!”薑桃幽幽的說,屆時,她的腦海裡閃過一個畫麵。

血泊裡,一個長相極為漂亮的女子用著帶著血的手捂住了她的眼睛,“桃桃,一定要活下去,記住,媽媽是最愛你的,永遠愛你……媽媽隻是以後不能在你身邊保護你了,但媽媽會換一種方式守護著你,所以你一定要堅強的活下去……”

記憶好的痛點在於,不會隨著時間越來越模糊,反而會隨著歲月越來越深刻,越來越明白當時的情景是多麼的無奈,不由的,薑桃的目光有些濕潤。

隨後抄起一旁放著的墨鏡戴上了。

坐在後麵的大寶跟二寶,也冇察覺到薑桃的異樣。

而是認認真真的思考了一會,這纔開口說道,“希姐能為我們做的,我們也可以為她做!”

薑桃聽著,嘴角微微揚了起來,“所以啊,你們要快點長大,要變強,變得更厲害,這樣到時候才能夠言行合一,能夠真正的保護她!”

第一次,大寶冇有反駁她,而是重重的點了點頭。

想要變強這件事情,在他的腦海,愈發的根深蒂固。

車子在路上疾馳。

很快,他們到了酒店。

車子剛停好,二寶看著薑桃開口,“薑桃,我有件事情想請你幫忙!”

薑桃回頭,墨鏡下半張臉,愈發的絕色,“什麼事情?”

“我想捐點錢和食物給賈斯丁那個鎮上的人!”二寶說。

薑桃愣了下,將墨鏡摘掉,看著二寶,“你確定?”

二寶點頭。

薑桃看著他,想了想說道,“二寶,我必須告訴你一聲,在這裡,像他們這樣的人和群體,不在少數,你要是想憑著自己一己之力改變他們的生活,怕是很難的。”

二寶闔了闔眸,“我知道,我看不到也就算了,但是既然看到了,能力範圍之內,我就要做。”

薑桃看著,眼神頓時變得溫柔起來,她笑笑,“好,既然你要做,那就由我出麵去安排。”

“算上我一份!”這時,大寶也開口說道。

兩人都看向他。

“二寶不說,我也打算回來找個公益組織給他們捐錢,但是還是二寶想的周到,這些錢真捐出去,什麼時候到他們手裡都尚未可知,能到多少更不清楚,一層一層,流到那裡都不清楚,所以最簡單直接的就是由人出麵,直接送過去,這是最有效率的。”大寶說。

看著他們倆,薑桃美眸微微眯了起來。

那種神情是打從內心裡喜歡。

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樣的孩子呢。

他們生活的得天獨厚,具有天賦,本該是驕縱的,可這些壞習性在他們身上絲毫冇有,反而還心懷悲憫。

看著他們,薑桃忍不住說道,“葉攬希真是把你們三個教育好好……”

聽到這話,大寶看向她,“怎麼,羨慕?”

“嗯,羨慕。”薑桃點頭,毫不否認,“能有你們三個這麼聰明的孩子,還要什麼男人,一輩子都值得了!”-